【四港青在加国142】事头婆与妈咪面

【专栏】最近有一个大家都熟悉的老婆婆离世,每个人仿佛都在歇力回想女皇于自己的意义,为自己想出一个合理的悼念理由。对于在九七前两年出生的我来说,小时候对事头婆的认知就是一个在电视机内“行行企企”的pink lady,到处都看到她的头像,只知道她是女皇,但不知道她做了什么,有什么功绩,不过她倒是给了我一个深刻的教训。

父亲有储钱币的习惯,只要他收到英女皇头像的便会存起来,久而久之他存了一袋什么面值都有的女皇头。我是很不情愿收到这些硬币,有时候帮父母做跑腿买东西,找续的零头都归我,当我看到硬币上的事头婆都会皱起眉头,拿回去跟父亲换成洋紫荆。因为这些硬币在我的世界不流通,每次踏入室内游乐场,都会看见游戏机身上醒目的事头婆,像通缉令贴在当眼位置,旁边写着“不可用”。夹公仔机不收、扭蛋机不收,抽卡机也不收,到底这些女皇头硬币有什么用?

后来念小学,学校有一个邪恶的部门,叫小食部。那时候小食部有几款零食很受欢迎,其中一款是把方便面饼掐碎,然后把调味粉倒进去摇匀的“妈咪面”,约5元一包。当时对小朋友来说是“贵族食物”,而且调味粉香味强烈,很容易会引来一众羡慕的目光,最重要是可以用来笼络同学,总之有妈咪面就有话事权。

从小已被权力冲昏头脑的我,终于有一天忍不住向父亲那袋女皇头下手,心想少了几个应该不会被发现。就这样我把事头婆交到小食部阿姨手中,作为交换她给我一包妈咪面,这是一个权力交换的过程,事头婆和妈咪面都是权力的象征,当时的我觉得这宗交易非常化算,也觉得我把这些硬币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但我的皇朝持续不了多久就倒塌了,父亲很快就发现我拿了他的硬币,我少不免挨了一顿“藤条焖猪肉”。事头婆给我上了一课,权力熏心,怪不得她不过多干涉政事。

早几天,我收到母亲的短信,说家里有很多英女皇头像的硬币,但年分不值钱。我不免有点心虚,可能值钱的都被我换成妈咪面了。

文:二香

订阅星岛网singtao.ca电邮快讯,每天可收到最快新闻资讯: https://cloud.marketing.ccue.ca/singtao_subscribe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决战卡塔尔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好去处】大温便宜又美味的餐厅 这七家别错过!

【置业无望】安省人须全职工作27年才能负担首期

【更新】杜鲁多会面新卑诗省长尹大卫 宣布省内孩子托儿费减半

温市华埠拟开设美沙酮诊所 当地不少居民反对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