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拍乌蝇 丫鬟宫女前路茫茫

横店拥有数十座古今大型实景拍摄场。 横店拥有数十座古今大型实景拍摄场。

(星岛日报报道)疫情反复加上影视资本退潮,全世界最大的影视基地浙江横店一片冷清,大批群众演员(即港称临时演员或“临记”)面临失业。有群演坦言,四月疫情升温以来,他接的戏从一个月二三十场,锐减到四五场,“(收入)根本不够吃饭。”另有群演说,横店的流浪汉正肉眼可见地增多,今年更是“每个桥洞都住满”。横店常驻群演数量正断崖式下降,有群演回老家,有人转行去工厂或送外卖,也有人尝试做自媒体拍短视频,“只是基本没有收入。” 

“现在抢戏就跟‘双十一’抢货一样,要拼手速和网速”,内地《三联生活周刊》引述三十二岁的普通群演王兵说,今年是疫情以来,横店受影响最大的一年,虽然他有四五十个“抢戏”的微信群,每个群一二百人,但“有的一整天没动静,有也只要个位数,就得靠抢。”

微信群“抢戏” 拼手速网速

横店影视城位于浙江省金华市东阳市横店镇。因为白昼时间长,光线好,夏天本是横店的剧组拍摄高峰期。然而,如今拥有逾五万亩影视剧拍摄场景的横店,却一片冷清。今年四月,浙江金华爆发疫情,当地启动疫情Ⅱ级应急响应,电影院、酒吧、图书馆等室内密闭场所一律暂时关停。疫情过后,横店被指很难看到大型剧组,常驻群演数量断崖式下降。

王兵表示,如今院线不景气,影视剧开机率下降,横店又有防疫政策,禁止多人聚集,所以现在横店的剧组都是小网剧。横店普通群演的标准薪水是十小时一百零八元(人民币,下同),大部分群演接不到活后,只能转行。

防疫禁聚 剧组皆是小网剧

三十三岁的演员文子,开始自己制作短视频,希望能把自媒体当主业,“只是基本还没什么收入。”他称,以前一个月能跑二十五场戏,横店疫情后,两个月一共拍了不到十场。去年这个时候,横店有近一百个剧组在拍戏,今年却没几个。

特约演员苏苏今年二十三岁,虽然日工资可以达到三百到八百元,但每个月接戏时间只有十天左右。苏苏常常饰演丫鬟、宫女、侍女的角色。她直言,自己对未来很迷茫。

交不起房租被房东赶走

王兵回忆,他二○一七来到横店时,参加的第一场戏是部“抗日神剧”,他拿到日本兵、国民党军和八路军三个角色的衣服,来回穿脱十几次。那时觉得表演很“新鲜”。疫情前,他每天都有戏可跑,最多一天接三场,从头天凌晨三四时,忙到第二天凌晨一两时。

他指,如今大批群演正面临失业,有些人只能住桥洞,今年附近几个桥洞都已住满,当中有人有正规演员证,但长期接不到戏,交不起房租被房东赶走。有人平时就靠捡瓶子生活,“我都看到有人在垃圾桶里找吃的。”疫情反复以及各地防控措施不断升级,将影院生意拖入泥潭。今年三月底时,全国营业影院总数从近一万两千家降至不到六千家,超过一半关停,全国营业率不到一半。

订阅星岛网singtao.ca电邮快讯,每天可收到最快新闻资讯: https://cloud.marketing.ccue.ca/singtao_subscribe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决战卡塔尔
share to wechat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