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轰省府讲大话 暗地推医疗私营化

■梅赫拉说,私营化的弊端可从白内障手术病人,被医生游说支付大笔额外费用可见一斑。
视频截图 ■梅赫拉说,私营化的弊端可从白内障手术病人,被医生游说支付大笔额外费用可见一斑。 视频截图

安省医疗联盟(OHA)指责省政府的医疗私营化,只会令人手短缺的情况恶化,对解决医疗危机无补于事,并要求省政府开诚报公,披露计画和已经商讨的医疗服务私营化项目。

联盟行政总监梅赫拉(Natalie Mehra)昨天在视频记者会上表示,联盟在省选前已经一再指出,省府有意扩大私营化医疗,但卫生厅却予以否认。保守党政府在施政报告和卫生厅长随后的言论,均直指要扩大医疗服务的私营化,甚至是医院私营化。省长去年便加速长期护理院的私营化,向4间经营老人院的公司发出30年牌照,包括在疫情期间发生大量院友死亡以及院舍环境差劣的公司。

安省医疗体系正面对严重人手不足之际,省政府的私营化政策无疑是火上加油。她说,私营化并不是一个新的观念,安省1973年立法禁设私家医院。多个省份在90年代引进私营化的结果均惨不忍睹。卑诗省最近便有病人因为在私家医院做手术,要支付数千元费用,把政府告上法庭。因此,卫生厅长辩称医院业权私营化后,民众仍然可以如常由医疗保险(OHIP)支付费用是不切实际。

料私营化后省民需付高昂费用

梅赫拉说,联盟与《环球邮报》合作的调查报道,揭发私营医疗机构游说病人支付2至5倍的OHIP费用以获得治疗,严重违反联邦和省医疗法例。

传染病专科医生兼皇后大学荣誉教授祖特曼(Dick Zoutman)说,安省的医疗服务除了面对人手严重短缺的危机外,私营化是一个更大的危机。

全民医疗令加拿大人感到自豪和基本价值观。很多人误以为安省医院的效率低,但事实上,病人的人均费用是全国最低,住院时间最短;但安省的人均病床数量,是经合组织之中最低。安省的医疗问题的解决方案不是私营化,而是增加床位。

公立医院更是疫情期间的中流砥柱,私家医院以盈利为目的,一旦发生疫情将难以收拾。他说,私营化将有大量医护人员流向私家医院,令短缺的情况更严重。况且,疫情期间私营长期护理院院友死亡人数,大幅高于公营和非牟利的护理院,已经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美国的洗肾服务显示,私营洗肾中心的死亡率偏高,原因是为了提高利润降低成本,而缩短洗肾时间。

即使政府声称病人不必自付费用,但政府却完全无法监管拨款的流向。他说,不希望看到病人求诊时,要先出示信用卡而不是OHIP卡的情况。

 

■祖特曼说,安省医疗问题解决方案不是私营化,而是增加床位。视频截图 ■祖特曼说,安省医疗问题解决方案不是私营化,而是增加床位。视频截图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