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國117】人在外 無常的危機感

【專欄】從小到大,不時會有股莫名的危機感向我襲來。尤其小時候,很早就被母親趕上床睡覺,腦海裏就會開始止不住胡思亂想,想得最多就是父母會不會在我睡着的時候死去?我一個人處理得了嗎?弟弟怎麼辦?以後就只有我和弟弟相依為命嗎?當時我大約只有8歲,受連續劇和漫畫影響,我望着天花板不斷思考這些問題,想像自己是悲劇的主角,對自己身世感到委屈,沉溺在幻想當中,眼淚不自覺地在眼眶打轉。而現實是,我的雙親還健在,雖然家庭偶有糾紛,但尚算美滿。

後來我才察覺,這股危機感,更似是「無常」。

上星期先後有兩個朋友跟我傳達他們有親人近日離世的壞消息。我這兩位朋友,一個在香港陪伴到最後,一個在加拿大獨自消化這突如其來的噩耗。

記得爺爺去世時是2003年,香港正被沙士摧殘,當天父親與親戚通了一個很長的電話,然後跟母親在房間竊竊私語,我沒有察覺任何異樣。父親從來不會跟我和弟弟說他鄉下的任何消息,包括死生大事,我是後來從母親口中得知爺爺死訊的。

幾天後晚上,我在客廳看連續劇正看得入神,沒留意父親走進我的房間。直至房間傳來嘎嘎吱吱的聲響,我探頭望向房間,才發現父親坐在我的大班椅上,那聲響是他輕輕向後靠時從大班椅傳出的。我只看到他的背影,他就這樣坐着,沒有開燈,微微仰首,凝望窗外遠處。我不識相地走進去問父親「搞咩?」父親轉過身來,微笑向我搖頭示意無事。

那是我唯一一次見到父親的眼淚。當時我還不知道爺爺的噩耗,客廳的燈光透進來,我看到眼淚在父親的眼眶打轉,我知道他絕不是像我一樣沉浸在奇怪的幻想中,我後來的反應、說話都不記得了,只有那坐在大班椅的身影一直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因為沙士,他沒有回鄉奔喪,見不到自己父親的最後一面,我在那雙紅眼睛看到「無常」。

我那兩位朋友都是堅強的人,跟他們相比,我沒有經歷過感情深厚的親人離世,只是在腦裏不時預演。我知道這一天終究會到來,可能在很多年以後,也可能是下一秒,那時我會如何面對?可是,萬一是我先走一步呢?父母怎麼辦?

文:二香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2022安省市選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安省料見10年最凍感恩節長周末 東北部或降濕雪

安省7個粟米迷宮 穿越蜿蜒小路探索秋季奇觀

北約克一學校被噴納粹黨徽 警介入調查

【世界盃】伊朗被控訴殘害國內女性 婦女組織籲褫奪世盃席位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