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Track助金融科企吸客户

梁瀚璟认为,不少金融科技初创集中研发,反而吸客户的努力不足。 梁瀚璟认为,不少金融科技初创集中研发,反而吸客户的努力不足。

(星岛日报报道)租金高企,人力成本不菲,大型企业竞争激烈,在香港做初创似乎是一条艰难道路。尽管如此,投资推广署2021年的初创企业调查显示,本港初创总数于去年再创新高,达3755家,按年增12%。究竟是什么吸引众多创业者落地香港,又是哪些因素左右着数千家初创公司发展?投资推广署就对创科领域现况分享其观点。

香港数千家初创所诞生的独角兽(泛指估值逾10亿美元的未上市企业)不过十余家,早前更有报道指出,B轮融资之后的创科融资存在很大缺口,这意味着不少初创的业务或止步于发展的前期阶段。以从事金融科技的初创为例,投资推广署金融科技主管梁瀚璟接受访问时指,近几年该领域的初创数目约维持在500至600家,并因旧公司的淘汰、新公司的创立有所波动。

初创集中研发 吸客不足

对于这类公司被淘汰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梁瀚璟的答案为:“客户”。这显示出,缺少客户是此类初创最大的“痛点”。以金融科技企业为例,若有大型银行等作为客户,夺得其定单在面对投资者时自然也有底气。他认为,不少金融科技类的初创,将大部分精力放在解决方案的研发,获取客户方面的努力稍显不足,长此以往,便会影响公司营收。至于客户从何而来,他提到一个关键词:“连接”。

投资推广署曾于今年6月宣布推出全球Fast Track计画2022,主要通过商业配对平台、商业计画推介比赛等,帮助合资格公司和亚洲企业、投资者建立联系。这一计画并非首年实施,去年亦吸引300余家金融科技公司报名。谈及该计画的“连接”效果,梁瀚璟表示,从参与计画、多方洽谈,到签署合同、产品落地,是一个较长的过程,但透露目前已有几家公司“跑完流程”,料其产品或业务能在今年内推出市场。这几家公司所处的细分领域则包括财富科技、合规科技等。

金融科技行业在香港的发展已有一段时间,梁瀚璟形容,若此时(初创)只是“随随便便做一个汇款App”,可能很难有竞争力。但他观察到,近两年不少机构将资源投放至KYC领域(Know your customer,了解你的客户)。KYC常见于反洗钱筛查和监测流程,属于合规科技的重要环节。

不少机构将资源投放KYC

毕马威在《2022年香港银行业展望》中预计,2022年银行将会更加关注行为操守和消费者保护领域,其中许多银行已经开始在市场上试用一些技术方案。“(合规科技)可能是之后一个新的风向或发力点”,梁瀚璟表示。此外,绿色金融也是市场关注的重点。

面对屡次被初创提起的“人才”问题,梁瀚璟认为,公司管理层应当有国际视野,因为“人才是全世界的”。尤其在疫情影响下,如何在非下的环境去开发、管理来自各地的人才,需要初创公司的管理层具有一定经验。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2022安省市选
share to wechat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