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國105】對與錯

【專欄】最近看了一套名為《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的台灣迷你劇集,講述一對女同性戀戀人跨越十多年的感情。這對戀人在相對保守的亞洲社會備受壓力,故此違心地扮演着社會期望她們的角色,以致於到了最後,她們在各有異性伴侶的情況下出軌了。出軌這行為無可置疑地錯了,但因為對她們的同情,我無法怪責她們。

可是我卻突然十分害怕,這又是否代表我姑息別人出軌呢?我的價值觀是否被動搖呢?

以往,人們認為同性戀是違反自然。現在,大家普遍認同性向是自由、選擇。加拿大早於十多年前,已於全國推行同性婚姻合法化,那應該沒有人認為這是錯事吧?可是,有些人因為文化、信仰的緣故,認為同性戀是不恰當的,甚至是錯,他們未必有歧視的行為,但不鼓吹,也歡迎人們「改過」或「回復正常」。可問題來了,如果教義上同性戀是錯事,人類社會防止別人做錯事的手段往往都是加以懲罰,或予以否定。宗教組織若有相關教義,理應否定有同性傾向的教徒,可這樣又是不是歧視呢?如果這些宗教組織接受這些教徒,那是否等於不堅守教義的價值觀呢?

回到我最初叩問的問題,其實戲中情況相當簡單,因為出軌是不可置疑的「錯」,所以很容易了解到自己只是同情。可日常生活中,許多事界線模糊,很難去作定義。即使在政治的層面,昔日好友由公僕、警察,突然站到巿民的對立面,當下他們或許出於衝動,作為朋友我理解他們,但若然內心不夠澄明,很可能不自覺地姑息、接受他們的錯,漸漸地動搖了自己的價值觀。或許這是一種subtle的程度差別,但我總怕自己不夠警覺,有一天,今天的我會鄙視將來的我。

文:葉珮泓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埃利亞西米超多失誤 加國公開賽八強止步

【消費情報】本周各大華人超市最新優惠出爐(8月12日起)

騎自行車者過匝道時被汽車撞 危殆急送醫院

買14年彩票終中獎 安省幸運兒計劃去菲律賓探母親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