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湾过关返内地 名额炒至3000元

不少旅客带着至少两大件行李过关。 不少旅客带着至少两大件行李过关。

 

(星岛日报报道)入境内地“七加三”隔离政策实施一周,深圳湾口岸涌现过关潮。港妈顾女士和家人上周六冒着台风天过关,历时八个钟才入住酒店,但无碍回乡的兴奋。现时过关名额一票难求,最高峰时逾一万七千人抢一千五百个位,黄牛价炒至最多三千元(人民币,下同)。不少海外华人和内地留学生更花费数万元,从欧美、非洲等地经香港中转回国,更增加了过关的人流,以及抢名额的难度。

“驿站预约瞬间就没有了,你稍微手慢一点都抢不到!”踏入七月,在港定居多年的顾女士打算和儿子、老公回广州过暑假,她从六月二十日开始抢票,无奈预约太火爆,连续三天都抢不到。

市民由香港经深圳湾口岸入境时,必须提前在深圳政府设立的“健康驿站房间网上预约系统”预约。在入境内地时间由“十四天集中隔离加七天居家监测”缩短至“七天集中隔离加三天居家监测”后,每天“健康驿站”名额由原定的八百个增至一千三百个。香港医务卫生局局长卢宠茂昨天更宣布,与深圳政府沟通后,名额增至二千个。另外,香港至珠海的过关巴士也从每天六班增至八班。但这些数字远远少于抢票人数,深圳驿站系统显示,最高峰时有一万七千人在线抢票。

不少市民无奈投靠“黄牛”,本报记者以旅客身分询问得知,目前单个深圳驿站名额的黄牛价从一千到三千元不等。由于预约火爆,黄牛也不能“包中”,成功率仅在五成左右。

港妇赶回乡:人龙足足逾百米

顾女士一家三口以一千二百元的价格抢到上周六(二日)过关的名额,抢票时“其实已经做好‘十四加七’的准备,宣布‘七加三’那天正好还是我的生日,真是意外惊喜!”但没想到,过关前一天突遇八号风球,担心无法回乡。

第二天早上找不到的士,顾女士临急临忙加价叫网约车,九点多到达深圳湾口岸时,门前已经有两百多人排队,“人龙足足有一百多米”。市民须在口岸现场进行核酸检测并等候结果,顾女士一家在十一时多收到阴性结果,领取了一条绿手环才能离开香港口岸,到下午四点多才入住东莞隔离酒店。

同日过关的港人周小姐十点多到达深圳湾口岸,当时已经排了五百多人,两个小时才轮到核酸检测,入住深圳罗湖的一家酒店时已是下午六点多,整整折腾了八个小时。

周小姐发现,过关的大部分是国外留学生,“他们的行李特别多”。“我排队的时候听别人聊天,说大部分都是国外回来的。排在我后面的一个小男生也是,他找黄牛花了几万块钱来到香港隔离,再回内地。”

华侨留学生赴港隔离再回国

疫情爆发后,内地留学生回国可谓“一难接一难”:上万的高价机票、长达二十一天的隔离,航班大减甚至临时熔断……自五月一日起,港府放宽非本地居民从海外入境香港,如今“七加三”政策无疑是喜上加喜,不少海外华人与内地留学生借道香港回国。

根据入境事务处数据,五月份有将近九千位内地访客乘飞机抵达香港,六月份更激增逾三万人,而从前年三月到今年四月,两年累计勉强超过六千人。

在爱尔兰留学的内地生安安称,她从去年十一月起筹备回国,然而经历了多次航班熔断、核酸检测假阳性等波折,她一直到六月才成功抢到从土耳其飞香港的机票,“买到票才是痛苦的开端,每天门都不敢出,觉都睡不好,飞香港十五个小时全程都没有吃东西,担心路上会出差错。”她现在于香港一家酒店进行隔离,最近也忙着抢深圳湾口岸过关的名额。

与海外华人与留学生不同,“港漂”似乎没有打算近期回内地。周小姐说,她的朋友们觉得,“即使缩短很多,你回来也得隔离十天,在香港工作的不可能放那么久。”而且顾虑往返两地的“不可控的因素”。“前段时间深圳福田全区都封了,我家住罗湖的也被封了十天,前几天才解封。他们担心内地疫情严重的话,回香港又会很难。”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李家超迟交选举广告获豁免刑罚

30人涉“三跑”贪污 包括4短期约高层

自成一派|幼童接种 刻不容缓

汇丰渣打H按加息 2.75厘封顶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