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业伤感倪匡离世 阿浓赞誉留下多巨著

■陈伟业指倪匡一生反映香港辉煌时代。资料图片 ■陈伟业指倪匡一生反映香港辉煌时代。资料图片

著名科幻小说作家倪匡逝世,终年87岁。他生前作品,包括家传户晓,最广为人知的《卫斯理系列》,其他经典著作中也包含着许多暗指反对共产党的文句,政治立场一向鲜明。目前定居温哥华的香港前立法会议员陈伟业,对于倪匡逝世,感到非常伤感。《星岛日报》专栏作家阿浓,对于倪匡的离世感到非常可惜,但认为他留下很多巨著,也拥有一班忠实读者,相信他这一生过得很开心。

谈到敏感的政治议题,倪匡向来不避讳。他在作品中亦曾写下很多与政治相关、对抗强权的金句。倪匡也曾经在节目上坦言,自己从不相信“一国两制”。正正因为他的言论,倪匡被视为“反共作家”,于近年的访问中亦提及他对香港前景感到悲观。

倪匡于1983年的报章连载小说《追龙》中写道:“你要摧毁一个大城市,不必摧毁建筑物,也不用杀人,只要令这个城市原来的优点消失,就可以令它毁灭死亡。”

他当时在一个节目中承认,书中就暗指的城市是香港,并认为“自由”就是香港的优点。如果言论自由逐渐消失,便会走向毁灭。对照今天的香港,他的说话就像是预言一样,让人感到无奈和唏嘘。

一生经历反映香港辉煌时代

他也在《闯祸》写道:“有的民族,由于历史上奴性的包袱压得他们的腰都软了,所以敢于反抗的人比较少,甚至很多人认为关在笼子里,吃得饱就足够了。”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陈伟业,对于倪匡逝世,感到非常伤感。因为他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香港作家,也是一个传奇。同时他认为倪匡一生的经历,跟香港的成长发展很有联系,他最成功的时段,也就是香港最蓬勃的时期。

陈伟业表示,倪匡当年从内地来香港,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迈向成功。最终获得香港以及亚洲各界的欣赏和认同,无论在娱乐演艺、文学、政治方面都有一定的影响和贡献。

倪匡的成功和发展,正正反映当时的香港充满机会,只要有才华和勤奋就能够获得成功。他​​之后去到晚年写毕《只限老友》就封笔,至今与世长辞。而同一时间香港也渐渐出现政治上问题,令到社会有极大分歧,发展好像一步一步的后退。

因此陈伟业觉得,倪匡的一生跟香港的起起跌跌有着密切的关系。

对于倪匡强调的自由,陈伟业认为即使在港英时代,自由也有一定的局限,但是完善的法治就可以保护到创作人,令他们可以完全发挥自己的创意而不受限制。这种自由和法治,在以后的香港能否仍然可以看见,才是大家担忧的问题。

真性情及非常敢言

移民温哥华多年的《星岛日报》专栏作家阿浓(原名朱溥生)表示,对于倪匡的离世感到非常可惜,但认为他留下很多巨著,也拥有一班忠实读者,相信他这一生过得很开心。

阿浓说:“倪匡是一位很会说故事、而且想像力丰富的通俗小说作家,是这方面的天才。”他又认为,倪匡是一个真性情的人,非常敢言,一直都依据自己的认知去做人,对于名利不会考虑太多,也从来不会扮演道德高尚的人。

阿浓指出,他曾为香港《明报》写专栏,但一直没有机会与创办人金庸见面。倪匡曾是香港作家协会主席,有一年协会晚宴,倪匡主动把他介绍给金庸。阿浓很欣赏、也很感激倪匡的这个举动,认为他是一个很江湖义气的主席。

另外,他也提到非常尊重倪匡对政治的取态。阿浓认为倪匡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是现今世人应该学习的对象。他在书中表达的每一句,或者在访问上说过的,都是根据良知地说真话,并不是为了名利,因此是一个非常值得尊重的人。

 

■阿浓赞誉倪匡留下很多巨著。  ■阿浓赞誉倪匡留下很多巨著。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安省3县招“品牌大使” 月收1500元唱好小镇情

通胀下住房支出暴增 130万国民捉襟见肘

逾半奥密患者不知已中招

安省过去7天染疫死 降近42%至56人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