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泽:须清理与《基本法》牴触法律

徐泽认为,必须清理与《基本法》规定相牴触的法律。 徐泽认为,必须清理与《基本法》规定相牴触的法律。

(星岛日报报道)原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徐泽接受本报访问,认为香港社会缺乏共识的最大政治法律问题,就是对国家的认同和特区宪政秩序的理解还不到位,存在认识上的偏差。要解决这一问题,关键在清理与《基本法》规定相牴触的法律,包括回归前高等法院以人权法案条例为依据形成的终审判例。他指出,诚心诚意爱国者,可以入列管治者队伍,只是半心半意的人,也应当团结他们,“允许他们观望”。

徐泽从事港澳工作长达四十年,今年四月刚刚卸任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香港回归祖国二十五周年前夕,他接受本报书面访问,围绕“一国两制”的落实,尤其是如何在重大政治法律形成共识阐述看法。

  拥护祖国对港行使主权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庆典的讲话中指出,香港社会要在重大的政治法律问题上取得共识,否则难免落入泛政治化的漩涡。在徐泽眼中,香港缺乏共识的最大政治法律问题,那就是对国家的认同和对特别行政区制度,也可说是特区宪制秩序的理解还不到位,存在认识上的偏差。“在国家认同上有缺失,就不可能全面准确理解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这个问题不解决好,路难免跑偏,就难以从泛政治化的漩涡里走出来。”

徐泽指出,国家认同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就香港而言,就是要诚心诚意拥护祖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要达到这个标准,首先要站在我国政府对香港一贯拥有主权,不承认三个不平等条约的立场上。这是爱国者应有的基本立场,不止是感情问题,更是一个大是大非问题。他说,解决国家认同问题是关系“一国两制”不变形,行稳致远的大问题,必须有制度和法律加以规范。这就是要在宪法和《基本法》确立的特区宪制基础上站稳立场,明辨是非,全面准确地落实《基本法》规定的特别行政区制度的各项要求。这是爱国者的试金石。而不是用这个派那个派来划,相反,按派来划,只会导致社会撕裂。

“在爱国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做到诚心诚意,就可以入列管治者队伍。只是半心半意的人,也应当团结他们,听取他们的意见,允许他们观望。但如果站到对立面去,就绝不能让他有机会、有条件去破坏香港的政治生态,误导他人的行为。”徐泽说。

诚心诚意爱国可列管治队伍

如何解决在重大政治法律问题上缺乏共识的问题?徐泽认为,关键在清理与《基本法》规定相牴触的法律,完善落实《基本法》的制度、体制、机制。

《基本法》规定,香港原有法律,除与《基本法》牴触或经特区立法机关修改者外,予以保留。徐泽说,回归前,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门作出处理原有法律决定,列出被废除的法例和部分条款。该决定还规定,采用为特区法律的原有法律在以后发现与《基本法》相牴触者,可修改或停止生效。

他说,事实证明,这项清理原有法律的工作远没有结束。比如,在整个过渡时期,特别是《基本法》颁布后,香港进入后过渡期,英方推行“还政于民”的撤退部署,修改了宪制性法律,引入人权法案条例,并以该法律为依据,修改了大量与社会管理、政府运作有关的法律,这就使《基本法》定义的原有法律出现了很大变化。

 哪些是“雷”哪里有“坑”

“这些变化究竟符不符合《基本法》,或许在当时难以判断,但经过二十多年的实践,香港的管治由于这些法律的修改,遇到什么障碍,哪些是‘雷’,哪里有‘坑’,应该不难发现,是不是应该认真予以清理呢?” 

此外,还有判例的问题。徐泽说,回归前香港高等法院以人权法案条例为依据形成的终审判例,对回归后特区法院审理案件,作出终审判决,有没有产生不是以《基本法》为依据,而是以人权法案条例为依据的错误呢?恐怕不是没有。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now独家播世杯 ViuTV免费睇19场

警员在按摩院认出蔡展鹏 指对方冷静没大叫或感愤怒

长者幼童入院个案增 医管局担忧

重案通宵检取天花板装置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