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國077】六月的夢

【專欄】這個月注定是多夢的月份。有些夢曾經真實發生在三維的世界;有些夢沒有發生過,但那情緒、感受卻比現實來得更真實。

那夜,我夢見自己身處在一個巨大的禮堂,突然有一個人突然地倒下了,頭上一個大窟窿,血紅色的液體從那小黑洞中潺潺流出,我忽然了解到﹕噢,有人用消音槍射殺他們的目標。

人群沒有因而變得混亂,只是交頭接耳起來。我感覺槍手正在尋找着特別的目標,而不是隨機殺人,但誰又知道自己會否成為下一個目標呢?在夢中,我看着不遠處的母親,心想着她正正站在保安人員的身邊,我評估一下情況,心想她應該可以安然無恙,便果斷地推着輪椅離開這個危險之地。對,夢中的我並沒有雙腿,我也搞不清楚我的雙腿是從不存在,還是後來才失去的。

離開禮堂後,我的雙腿徐徐地長出來,但我卻失去自己的嗓音。我不能言語,不能把禮堂的事告訴外面的人,外面的世界依然和諧平靜,沒有人知道禮堂內正在發生着如此奇幻、戲劇性的事情。

再後來,我聽見有人在竊竊私語,說着禮堂內有人正在隨機殺人,我沒有預料到事態竟然會惡化至如斯田地,也感到難以置信,於是便轉身,想要回到禮堂內驗證那人的說話真確與否,卻一個踉蹌跌倒了,而我也因為過於着急,便從夢中醒過來。

或許是那跌倒、向下墜的感覺過於真實,連帶夢的所有感受都變得真實起來——對那血腥的畫面,感到心有餘疚;記起看向母親的最後一眼,感到強烈的負罪感,雖然夢中我沒有答案,不知道禮堂內的實際情況,但何以我那一刻會放心自行逃生?

正值清晨四時,我坐在床上,怔怔地看着前方,依然失去我的嗓音。

文:葉珮泓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多倫多1周發出2975張不安全駕駛告票

入油要等一等 安省周六汽油價格降回2元以下

溫市中心散步遭性侵 女子反抗終擊退40歲淫賊

卑詩省研究發現種族主義對懷孕和分娩護理的影響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