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国077】六月的梦

【专栏】这个月注定是多梦的月份。有些梦曾经真实发生在三维的世界;有些梦没有发生过,但那情绪、感受却比现实来得更真实。

那夜,我梦见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礼堂,突然有一个人突然地倒下了,头上一个大窟窿,血红色的液体从那小黑洞中潺潺流出,我忽然了解到﹕噢,有人用消音枪射杀他们的目标。

人群没有因而变得混乱,只是交头接耳起来。我感觉枪手正在寻找着特别的目标,而不是随机杀人,但谁又知道自己会否成为下一个目标呢?在梦中,我看着不远处的母亲,心想着她正正站在保安人员的身边,我评估一下情况,心想她应该可以安然无恙,便果断地推着轮椅离开这个危险之地。对,梦中的我并没有双腿,我也搞不清楚我的双腿是从不存在,还是后来才失去的。

离开礼堂后,我的双腿徐徐地长出来,但我却失去自己的嗓音。我不能言语,不能把礼堂的事告诉外面的人,外面的世界依然和谐平静,没有人知道礼堂内正在发生着如此奇幻、戏剧性的事情。

再后来,我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说着礼堂内有人正在随机杀人,我没有预料到事态竟然会恶化至如斯田地,也感到难以置信,于是便转身,想要回到礼堂内验证那人的说话真确与否,却一个踉跄跌倒了,而我也因为过于着急,便从梦中醒过来。

或许是那跌倒、向下坠的感觉过于真实,连带梦的所有感受都变得真实起来——对那血腥的画面,感到心有余疚;记起看向母亲的最后一眼,感到强烈的负罪感,虽然梦中我没有答案,不知道礼堂内的实际情况,但何以我那一刻会放心自行逃生?

正值清晨四时,我坐在床上,怔怔地看着前方,依然失去我的嗓音。

文:叶珮泓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省府扩大2市长权力法案 如获通过11月新市议会实施

加国公开赛男单三强下马 女单安德里斯古晋十六强

LG百吋巨型OLED面板 植入电影级音响系统

杜丽贞宣布参选卑诗新民主党党领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