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国072】深夜食堂

【专栏】以前在香港,有时候睡不着或熬夜等球赛开始,假如弟弟还没睡就会利诱他跟我去吃宵夜,因为请客的是我,所以他总是很乐意。我住在深水埗,宵夜选择非常多,单单是串烧一街之隔已经有数间选择,茶餐厅、车仔面、肠粉、盅饭,全在五分钟步程内。

在外头吃宵夜总是会较放肆,酒水少不了,串烧放满整张枱,除了满足食欲,也为宝贵的晚上干杯。吃过早餐便要上班,午餐在上班途中,辛劳一天后拖着疲倦的身躯吃晚餐,只有吃宵夜的时候才能完全放松。但这种快乐是很短暂的,会随着用餐时间递减,乐极就会生悲,最悲莫过于结账时。

来到加拿大,外出吃宵夜的次数屈指可数,一来是地点不方便;二来是价钱高昂;三来是选择少,除了酒吧、俱乐部和一些快餐店,很少餐厅会营业至深宵。安省规定,只有早上九点至凌晨两点才可供应酒类,因此大多数酒吧也只营业至凌晨两点,两点后的宵夜选择又更加少了。

其中一次非酒吧宵夜经验,是在多伦多市中心唐人街吃点心,那间酒楼营业至凌晨两点,价钱比一般酒楼贵,味道也不是特别出众,还要坐一小时TTC巴士回家,如非顺道应该不会再去。

另一次是在家附近的一间24小时营业的韩国餐厅,半分钟路程,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可是价钱更贵,一碟饺子两支韩国烧酒,三人埋单每人二十多元,这个价钱在香港已足够开怀大吃畅饮。

基于数次不甚愉快的经验,也因为自己财力有限,难以支撑恒常宵夜支出,就改为在家里解决。所幸室友有渌方便面作宵夜的习惯,只须听到开炉声时下单:“渌多个!”就可以了。

文:二香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加拿大严缺家庭医生 有民众推特发文求助苦寻

二埠男子持斧头社区游荡并威胁警员

【CCTV片段】宾顿市三名手持斧头砍刀疑凶对一名男子施袭

越来越多加拿大国民死于常见食品防腐剂 医生呼吁采取行动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