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房东卷款失踪 200港漂恐“双失”

邓同学慨叹,没想过交齐租金仍可能“有家归不得”,日后会向商誉良好的地产公司租房。 邓同学慨叹,没想过交齐租金仍可能“有家归不得”,日后会向商誉良好的地产公司租房。

(星岛日报报道)近年来港入读大学的内地学生人数大增,部分人为节省开支合租单位居住,因而造就新商机,当中一家向“港漂”提供租房服务的公司向多名业主租下住宅后,转租房间予至少二百名内地生,并预先收取一年租金,涉款逾千万元,惟公司负责人早前欠租兼失去联络,业主纷纷诉诸法律打算收回物业,一众“港漂”面临“财屋两失”困境,有租客于是报警求助,警方以涉嫌诈骗立案调查,亦有租客循司法程序反对业主收回单位,双方目前陷入拉锯局面。

愈来愈多内地青年来港入读大学,部分人会合租一个单位居住,节省租金之余亦互有照应,部分公司觑见商机为“港漂”提供租楼服务,有公司更向多名业主租下物业,再转租给内地生,甚至私下将单位分间为“㓥房”增加收益,但近月有一家“二房东”公司欠租,逼使业主采取法律程序准备收回物业,过百名内地生随时“有屋归不得”。

每人预缴年租10万

来自东莞的二十四岁邓同学为其中一名受害人。他忆述,去年决定来港修读硕士课程,由于涉事“二房东”公司在内地的宣传工作做得不俗,而且标榜提供傢俬和电器,又协助安排多名“港漂”合租单位,于是委托对方租赁居所,来港后和四名不相识的内地生合租大围名城二期一个单位,其中他和一名室友租住房间编号“B”、约一百八十平方呎、连带独立浴室的双人房,去年八月底入住前已缴付一年租金、两个月按金和管理费共约九万五千元,其余三人则各自租住单人房,每人缴交十万零一千八百元,五人共支付接近五十万元租金及按金。

邓续称,本年二月,上门清洁服务突然暂停,一个月后“二房东”失去联络,到了本年五月,由于业主委托新创富国际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新创富”)上门张贴收楼文件,五人始知“二房东”欠交租金和水电等费用,单位随时断水断电,对此甚感无奈,“没想到交齐租,都可能无家可归。”

内地生:追回损失机会微

租楼疑遇骗事件逐渐传遍“港漂圈”后,有内地生发现原来事件只属冰山一角,原来该“二房东”同时向其他业主租用多个住宅再转租,估计至少涉及二百名租客,绝大部分人预缴一年租金,估计款项过千万元。邓表示,相信取回损失的机会渺茫,亦明白业主收回物业的理据充分,因此倾向迁出,正考虑寻找室友转租其他单位,或投靠在港亲戚等方案,又坦言“见过鬼都怕黑”,日后会向商誉良好的地产公司租房。

“新创富”业务发展总监吴先生表示,涉事单位由一名移民到新加坡的港人持有,去年八月将单位租给一名黄姓(音译)人士,月租二万六千元,随后发现多人申请屋苑住户证,加上很多“港漂”出入单位,因而揭发黄将单位转租,双方经商讨后,允许对方继续担任“二房东”,但必须以公司名义租下单位,月租增至二万七千八百元,每半年收租一次,并先收取四个月按金,新租约去年九月生效,为期两年,但今年三月,黄的公司开始欠下所有业主租金,未几失去联络,各业主分别呈请土地审裁处收回物业,一众租客变相“财屋两失”,有“港漂”不甘受骗报警求助,并根据法律程序反对业主收回物业,双方正在拉锯中。

记者访办公室人去楼空

本报翻查涉事公司网站,发现除了大围名城,还提供全港多个屋苑大厦供“港漂”租住,因而获得相关服务奖项,记者日前走访其位于观塘开源道的办公室,发现人去楼空,电话无人接听。

警方回复本报查询时表示,西区警署本月十五日接获一名内地女子报案,指她与另外三名女子去年八月经一家中介公司租住薄扶林道一个单位,并缴付两个月按金,其后每月依时缴租予中介公司,报案人指本月十四日得知中介公司自今年二月起没有缴交租金予业主,于是报警,案件暂列作“以欺骗手段取得财产”,交由西区警区刑事调查队第五队跟进,暂未有人被捕。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习近平今抵港 官媒挺一国两制

国务院港澳办原副主任徐泽接受《星岛日报》书面采访全文

葵涌道夺命车祸 九巴车长涉危驾

“落实全面管治权” 解释欠到位须正本清源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