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论坛|楢山的边陲

特区政府换届之际,很多人近日又再老调重弹,打郊野公园边陲土地的主意,说要建安老院舍,这使笔者想起深沢七郎在一九五七年发表的短编小说《楢山节考》。即使到了现在,不少日本论者仍然会把老人送进安老院比谕为参加“楢山祭”。

《楢山节考》出自日本“姥舍山”的传说,虽然是虚构,但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反思。故事发生在信州一个贫困的山村,由于粮食缺乏,村中老人到了七十岁便会参加“楢山祭”,被送到山中任其自生自灭。现代先进社会粮食很少会缺乏到舍弃老年人,但当他们成为经济或时间的负担,把他们送到安老院舍和放在山上,只是程度的差异,在本质上是一样的。笔者并没有非难把亲人送到老人院的意思;当社会上只有少数人在金钱或时间上没有能力供养父母,那是他个人的问题,但当大部分人也遇到相同的境况,那便和政策及制度有关。政府近年推动长者社区支援服务,又设立了地区康健中心,目的均是希望老人能在自己熟悉的社区安享晚年,大方向是正确的。把老年人发配到边陲,根本和政府近年的社会福利政策背道而驰。

边陲论者要把缺口打开

当然,说穿了,安老院舍可能只是一个幌子,最终兴建什么根本不重要,管它是老人院、居屋还是大学,边陲论者可能一心只想把开发土地的缺口打开,如果他们真心关注本港的教育和福利政策,便不会把眼点放在硬件上。

说回这幅边陲论者垂涎的土地,生态价值不比从前,但这全是大型基建所造成。在三号干线和西铁兴建前,锦田本为膏腴之地,有多个鹭鸟林,彩鹬在田间繁衍,数量比塱原还要多。大榄郊野公园的边陲地和过去比较,栖息生物的数量和种类自然大不如前。但这幅地在计画兴建西铁的时候,曾被提议为非原地缓解(off-site mitigation)的地点。根据《西铁西九龙至屯门市中心的环境影响评估最终初步评估报告》,该处除了可以作补偿湿地外,由于山坡较多,适合补偿因西铁工程而消失的林木。报告更指出,从锦田损失的生态功能考虑,只有落马洲的河套可以合理代替,但由于当时深圳和香港仍未就河套的地权有决定,因此不宜以该地作补偿。

可惜的是政府不接受非原地缓解的建议,而改在铁路高架桥下再造湿地,成效不彰。受西铁工程收地影响而消失的农地高达六十公顷,占整个锦田河洪泛平原农地的三成,而在收费广场附近的鹭鸟林也告消失。

基建毁土地生态价值

《楢山节考》的女主角设定为六十九岁,但仍有健康的牙齿,她认为在粮食不足的村中,虽然年老但牙齿整齐是羞耻的事,因此用石头打碎了自己的牙齿。在资源匮乏的大义之下,每个人都被扯到最底线,被教育成必须接受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同样在声称土地不足的名义之下,我们的乡郊要被送上祭坛,不容许香港留下美丽的事物,和小说一样,是出悲剧。

李少文  

长春社高级公共事务经理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科大广州9月开校明年招生

葵涌道夺命车祸 九巴车长涉危驾

会展高铁站科学园重点布防

城大东莞进度快 料明年开办课程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