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国059】又一个不眠夜

【专栏】香港和多伦多的时差足有十二小时,正当这一边晴空万里,香港漫长旳黑夜才刚要开始。

为了和香港亲友通电话,往往都要算准时间,利用行程间的夹缝才可以谈上话,例如香港的晚上七或八时,正是这边出门上班的时分,只好在上班路上于巴士快速讲个电话。不过,比起面对面的陪伴和交流,这可远远不够。

本来我是一个喜欢打电话,用三言两句交代要事便挂线的性格,完全不喜欢传讯息。来到加拿大后,若一时想起什么,正要拿起电话,赫然想起香港正值深夜,只能改为传讯息。渐渐地,我少了讲电话,多了用短信交流。久而久之,在香港的白天、多伦多的深夜,我往往抱着电话不肯放下,和朋友你一言我一句的用短信谈天,聊着聊着就天亮了。

又或者,处理着香港的琐事,不知不觉就天亮。

以往,我一向替家人处理各种杂事,小至网上购物,到电话偶尔故障和缴交各类账单,无所不包。如今隔着电话,吱吱喳喳的说个半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这样,交一下电话费,重设一下母亲故障的手机,帮父亲看一看银行的信件,就天亮了。

不过有时,只是睁着眼就到天亮。也许我人虽离开了香港,但心仍未离开,无论在这里认识多少朋友,心依然和香港的亲友紧紧联系,因而让身体误会了真实所处的时区。

科技让人可以相隔千里仍可一键通话,但无形间让我跟随了香港的时间,也不知是好还是坏事。不过,话说回来,若然我在数十年前只身前来,即使没有电话也许仍会在深夜失眠。试想像那满腔的思绪,若未能及时倾诉,多么让人难以入眠。

文:叶珮泓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临时医生和病人缺家庭医生问题 困扰卑诗省医疗系统

越来越多加拿大国民死于常见食品防腐剂 医生呼吁采取行动

受美国通胀数据刺激 北美股市造好

食得多肉易放臭屁 教你3大改善方法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