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陈炳安│马略卡命不该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