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人物】被俘傳奇女軍醫隨身攝錄視頻 掲馬里烏波爾恐怖景況

【星島綜合報道】一位著名的烏克蘭醫生記錄了她在馬里烏波爾的經歷,並存於一張比指甲小的記憶卡內,再夾進衛生棉條內偷偷運出該地,流傳到世界。現在她正被俄羅斯俘軍虜,而此時馬里烏波爾亦正處於失守邊緣。

Yuliia Paievska 在烏克蘭被稱為 Taira,這個綽號來自她在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電腦戲中的暱稱。她使用隨身攝錄儀拍下她的團隊和自己在兩週內如何把人們從死亡邊緣帶回來,影片儲存容量達256 GB。她把這些令人痛心的片段交給美聯社,他們是烏克蘭馬里烏波爾內最後一批國際記者,其中一人把記憶卡夾在衛生棉條內,然後逃出該城巿。

Tiara現在是俄羅斯人的囚犯,是數百名被綁架或俘虜的著名烏克蘭人之一,其中包括當地官員、記者、社會活動家和人權捍衛者。

聯合國烏克蘭人權監測團記錄了204宗強迫失踪案件,據說一些受害者可能受到了酷刑,後來更發現五人死亡。烏克蘭監察員辦公室表示,截至 4 月底,已收到數千人失踪的報告,其中528人可能已被抓獲。

儘管《日內瓦公約》列明「在任何情況下」都將軍事和平民醫務人員列為保護對象,但俄羅斯人依然把目標對準醫務人員和醫院。自戰爭開始以來,世界衛生組織已經證實多達100多宗針對醫療場所的襲擊事件,而且這數字可能還會上升。

最近,俄羅斯士兵於 5 月 8 日將一名婦女從馬里烏波爾的車隊中拉下,指控她是一名軍醫,並強迫她作選擇﹕讓 4 歲女兒陪伴她被俘而身陷險境,還是讓女兒被單獨送到俄軍控制烏克蘭的領土。聯合國官員說,這對母女最終分離,小女孩獨自來到了烏克蘭被俄軍控制的紮波羅熱州(Zaporizhzhia)。

於2014 年自願加入Tiara團隊的醫務人員Oleksandra Chudna,加入了要求釋放Tiara的運動,她說 ﹕「這不是為了拯救一個、或某個特定的女人,Taira 代表那些走在前線的醫務人員和女性。」

隨着馬里烏波爾最後的守軍撤離被俘到俄羅斯領土,Tiara情勢有了新的意義,俄羅斯稱之為大規模投降,烏克蘭稱之為任務完成。俄羅斯表示,本周有 1,700 多名烏克蘭武裝分子在馬里烏波爾投降,這讓人關注囚犯待遇。烏克蘭曾表示,希望以交換戰俘,但一名俄羅斯官員在沒有公開身份的情況下表示,不應交換戰俘,戰俘應接受審判。

烏克蘭政府曾表示,幾周前曾試圖將Tiara的名字加到戰俘交換名單上。可是,儘管Tiara出現在烏克蘭分離主義的頓涅茨克州地區的電視網絡和俄羅斯 NTV 網絡上,俄羅斯仍否認捉拿了她。在片段中,她戴着手銬,臉上有瘀傷。當美聯社記者提問時,烏克蘭政府拒絕談論此案。

53 歲的Tiara在烏克蘭以明星運動員和訓練該國志願醫療隊而聞名,從她的視頻和朋友的描述中可以看出,她是一個體格強健、精力充沛的人,善於面對鏡頭,更是那種陶醉於與海豚游泳的人。

這段被帶出的視頻攝於 2 月 6 日至 3 月 10 日,是針對一座被俄軍圍困城市的絕密記錄,而這座城市現已在全球成為俄羅斯入侵和烏克蘭抵抗的象徵。在視頻中,Taira 是魄力和悲傷交織的旋風,記錄了一個孩子的死亡和雙方受傷士兵的治療。

2 月 24 日,戰爭的第一天,Taira 記錄了為一名烏克蘭士兵頭部開放性傷口包紮的過程。

那天深夜,兩個兄妹在檢查站的槍戰中受了重傷,他們的父母已經死了。黎明升起之前,儘管Taira 懇求小男孩「留下來,小傢伙」,仍是回天乏術。Taira轉身離開小男孩失去氣色的身體,哭了起來。 「我討厭(這樣)。」她説着,便閉上他的眼睛。

Taira一邊抽煙,一邊在黑暗中與某人交談,她說:「男孩走了。男孩已經死了。他們仍在對另一個女孩進行心肺復蘇術。也許她會活下來。」

3 月 15 日,一名警察將這張小型記憶卡交給了美聯社記者團隊,他們一直在記錄馬里烏波爾的俄軍暴行,包括俄羅斯對一家婦產醫院的空襲。辦公室通過對講機聯繫了Tiara,她要求記者將這張卡安全地帶出城外。這張卡片被藏在衛生棉條內,跟隨着記者穿州過省,經過了15個俄羅斯檢查站,才終於到達烏克蘭控制的領土。

第二天,Taira 和她的司機 Serhiy 一起消失了。同一天,俄羅斯的一次空襲摧毀了馬里烏波爾劇院,造成近 600 人死亡。

在 3 月 21 日,俄羅斯新聞廣播中的一段影片宣布Tiara被捕,指責她試圖通過喬裝來逃出該巿。 Taira 看着鏡頭下方的一份聲明,呼籲結束戰鬥,看上去十分憔悴。當她說話時,畫外音嘲笑她的同事是納粹分子,和俄羅斯本周描術馬里烏波爾戰士的用語一致。

該次廣播是Tiara最後一次露面。

儘管國際人道法將這種做法描述為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但俄羅斯和烏克蘭政府都公開了對戰俘的採訪。

Taira 的丈夫 Vadim Puzanov 說,自從他的妻子失踪後,他幾乎沒有收到任何關於她的消息。他謹慎地選擇了措辭,表達他對俄羅斯描繪他妻子形象一事中,感到擔憂和憤怒。他說:「指責一名志願醫生犯下所有致命的罪行,包括販賣器官,這已經是一種令人髮指的政治,這些宣傳我甚至不知道這是針對誰的。」

敘利亞人道救援組織「白頭盔」(White Helmet)Raed Saleh將Tiara的情況與他組織內的志願者作比較,並表示他們的組織在敍利亞甚至被指控販賣器官和與恐怖組織打交道。Saleh 說﹕「明天,他們可能會要求她發表聲明,並迫使她說些什麼。」

由於她的名聲,Tiara在烏克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她主職教授合氣道武術,副業為擔任軍醫。

2013 年,她加入了急救志願者的行列,參加了烏克蘭的 Euromaidan 抗議活動,該抗議活動成功趕走由俄羅斯支持的政府。 2014年,俄羅斯從烏克蘭手中奪取了克里米亞半島。

Tiara前往東頓巴斯(Donbas)地區,那時莫斯科支持的分離主義分子正在那裡與烏克蘭軍隊作戰。她抵達後在此教授戰術醫學,並創辦了一個名為 Taira’s Angels的醫務團隊。她還在前線城鎮擔任軍民之間的聯絡人,那裏很少有醫生和醫院敢於運作。 2019 年,她前往馬里烏波爾地區,她的醫療單位駐紮在那裡。

Taira 是烏克蘭退伍軍人Ukraine Invictus Games(烏克蘭勇士不敗運動會)的成員,並曾參加射箭和游泳比賽。 Invictus 說,她在 2018 年至 2020 年期間是一名軍醫,隨後退役。

2021 年,她收到了隨身相機,為 Netflix 紀錄片系列拍攝,該系列紀錄片由英國哈里王子製作,主要記錄鼓舞人心的人物,哈里王子亦是Invictus Games(勇士不敗運動會)的創辦人,這是一個為全球傷殘軍人舉辦的運動會。當俄羅斯軍隊入侵時,她便使用這部相機來拍攝受傷的平民和士兵。

隨着馬里烏波爾瀕臨崩潰,這段視頻現在尤其令人心酸。 在 Tiara 最後一段影片攝於3月9日,當時她坐在與她一同消失的司機旁邊。

影片內,她平靜地說﹕「兩周的戰爭。 圍攻馬里烏波爾」,然後她詛咒了一句,並沒有針對任何人,然後屏幕變暗了。

(圖片:美聯社) T01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香港回歸中國25周年】 逃離香港:側記三港青出走加拿大

美國離奇爆李斯特菌疫情 1死22人住院 大部分到過佛羅里達

G牌路試考生繼續不需考緊急停車3手軚掉頭與S泊位

華裔高中生6科全取100分 畢業時拋下一句話 ......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