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国050】不学不学还须学

【专栏】小时候曾扬言一辈子都不要学打麻雀,总觉得这会使人沉迷得失控。即使长大后明白问题在于人不懂节制,也去除不了我根深蒂固的坏印象。

那坏印象又是何来?

以前,住对面家的女主人几乎每天都打麻雀,朋友来来往往的,好不热闹。而我则隔着自家木门、踮着脚地从防盗眼“八卦”着这一切。

日子久了,我发现女主人真的一刻钟也离不开麻雀枱,几乎每餐都是外食,而且是由小孩代接,甚至出门跑腿代买。有时孩子们会大吵大闹,似乎想引起女主人注意,但为了继续牌局,她会把小孩赶出门口罚站。

看着对面小孩的面部表情,我总是不能理解那抿着嘴、眼里噙泪的表情,到底代表着何种情绪。

后来,母亲不知怎地把不愿练琴的我也赶出去罚站。那一刻,我心中感到强烈的羞耻感和屈辱感,很想找个洞钻进去。同时想起对面的小孩几乎每几天都会被罚站,不期然感到共鸣,也留深刻感悟:麻雀真不是个好东西,为了打牌,女主人竟狠心忽视孩子们,让他们忍受这等负面感觉。我长大后可不要成为这样的大人。

不过最近,我也终于学会打牌。或许是电动麻雀枱太新奇;或许是因为没有那勾起回忆的洗牌声,我在朋友力劝下终于答应加入。

学习的过程说来惹笑,由于我的朋友都是CBC,除了某些术语会用广东话,大多数时间都以英语解说。具体来说就是﹕“When you can form a triplets, you can 碰。”四个人说着英语在打牌,真是说不出的违和,也让麻雀在我脑海的印象变得搞笑起来。

对于性格固执,认定了就不改想法的我,这究竟是另类地变得open-minded了,还是我终于渐渐变成“大人”呢?

文:叶珮泓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机场混乱令温市夫妇出国庆生之旅成噩梦

加拿大人的藏毒记录有机会在两年内撤销

北约克1周内发生10宗入屋爆窃案

加籍华裔商人肖建华案在中国开审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