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国020】回家的路(二)

 

【专栏】终于升中了,学校就在尖沙咀,在交通畅通的情况下,只消十五分钟小巴车程,就可以到校。只要不用排队,我都十分喜欢坐小巴,所以每天我都早早出门,避开繁忙时间的长龙,满心欢喜地坐在头一排,看着司机“风驰电掣”,觉得莫名地有趣。

我的少女时代不像电影,没有徐太宇(图),只有变着花样的课外活动,没有活动的日子,就借着找参考书之名躲进辰冲、Page One等书店闲逛。也托赖尖沙咀区的繁忙,可以借口塞车,实际偷偷跑到海港城天台停车场看海,这全因叛逆期不黏家,总想在外溜达,不知不觉整个青春就这样溜达走了。

后来我又搬了,住在元朗村屋,车程长了,但对比多伦多的公共交通,还是便捷得多。反正手机上上网,时间嗖一声就过去了,目的地就在眼前。反观加国,地大,车程自然长,更要命是地铁内没有网络,如回到中学没有无限网络的日子,总要预先下载歌曲、电子书甚至剧集,否则只有呆坐的份。

随年月过去,回家的起点、终点、路线一直改变,不变的是母亲依然会不依不挠地询问我的去向,投诉我整天不着家;不变的还有无论何时回家,雪柜内都有一盘剥好皮、切成粒的水果。不过在过去这一年,也都改变了。

物理学有个名为能量守恒的概念,大概是指某些力量在拉扯游移的循环间,却不增不减。来到加拿大后,那些在我生命循环中的绝对,那些围绕我身边如“能量守恒”的人、事、物,全都离我很远很远。回家的路上不会再收到催促的电话,只有冬天白得跃眼的积雪、初春的绿草、盛夏里散步的加拿大肥鹅、及秋日忙于储粮的小松鼠。

文:叶珮泓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杜鲁多责成跨部会特别工作组 解决护照审理移民申请延误

75岁爷爷赢百万乐透大奖 还以为机器坏了

早期仇同言论曝光 多伦多新任命市议员辞职

华裔长者妇女素里失踪 警方吁公众协助寻找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