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青在加国019】回家的路(一)

【专栏】幼稚园的时候,家住北角,学校则在炮台山附近。每天放学,母亲会和我乘坐电车,一路听着“叮、叮、叮;轰、轰、轰”的声音回家。我最爱上层车头附近的位置,因为平常不论在地面走着,或是挤地铁时,都只能看到大人们的脚,也生怕他们会踢到我,只有坐在电车上层,矮小的我才可以如愿地“一夜长大”,变得高大起来,其余所有人则变得小小的,像模型一般。

后来我搬到黄埔,却仍在炮台山上幼稚园。放学时,母亲会推着婴儿车,带着刚出生的弟弟和我坐渡轮回家。那是最难受的一年,因为北角至黄埔航线是由新渡轮公司营运,他们的船不但没有天星小轮的船来得漂亮,半密封的船舱设计,令难闻的机油味笼罩着整个客舱,我本不会晕船,也被熏得头昏脑胀、呕心想吐,渐渐抗拒乘坐渡轮。妈妈为了哄我,总会在北角码头买鱼肉烧卖“利诱”我上船。那是我吃过最美味的鱼肉烧卖,口感柔韧有嚼劲,中间夹着数颗鱼肉粒,味道鲜美而没有丝毫腥味或雪藏味。直至疫情前,我偶尔还会为了烧卖特地重游北角,緃然历经了快二十载光景,那味道也没有改变,只是不知道那小店能否挺过疫情的考验。

升上小学后,学校就在我家旁边,中间只隔着个停车场入口。我住一楼,只要跑楼梯,大约三分钟就可抵校,于是母亲不再接送我上下课。好处是可以多睡一会儿,坏处则是路程实在是太短了,为了不想那么快回家做功课和练钢琴,我生生把三分钟的路走成二十分钟,逐个阶砖走,每走一步都要停下来和同学聊两句,气得母亲跑下楼抓人。

文:叶珮泓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涉温市奥运村华妇命案 华裔男被控二级谋杀

女士健康|美妇科医生教正确小便姿势 用错方法或致尿道炎

ArriveCan应用程式耽误时间 海关与入境人员工会称 海关人员无时间去做核心工作

【有片】91岁老妇约克区小巷内遭性侵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