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加國雪車選手轟缺財政支援 參加冬奧要靠眾籌度日

[星島綜合報道]瑪拉藍莉華(Mirela Rahneva)在北京冬奧鋼架雪車項目造出加拿大最好的成績,可是當中代價非常高昂。

這位33歲來自渥太華的運動員,上星期在延慶國家雪車雪橇中心,雖然無緣站上頒獎台,但就四次試滑的第一滑,造出最快的時間,最終獲得第五名。

藍莉華估計,她今季參賽費用接近3萬加元。周五,她在社交媒體上質問國家隊的撥款到了去了哪裡。她還說,運動員在參加世界盃比賽時,從行程到食住,以至租車甚至參賽費用,都要自掏腰包。

她在Twitter 貼文說:「在這重要的一年,我們看不到有一分錢支持」。

藍莉華接受加通社電話訪問時表示,「很多加拿大運動員在掙扎中,不僅是財政方面,更是精神上參加競賽的困難」。

這位生於保加利亞的運動員,一年從加拿大聯邦政府運動員補助計劃獲得14000加元。但是今季她的開支是26585元。

她說,「這是信用卡簽賬、是儲蓄、這是這裡那裡來的捐款。基本上,是家人和朋友資助我」。她說,「我還有一個GoFundMe眾籌網頁」。

據加拿大一些運動員表示,運動員補助計劃欠缺支持,在去年10月於北京舉行的測試賽可說令人刺眼:加拿大沒有教練與會。

瑪拉藍莉華(Mirela Rahneva)


伊莉沙白維吉爾(
Elisabeth Vathje)是那次比賽加拿大表現最好的運動員,成績是第13名。她自拍了一張瘀傷甚重的手臂照片。

她寫道,「10月那次行程,沒有教練下的損傷。我們只是瘀傷已是很好運氣」。

這位來自卡加利的27歲運動員說:「沒有教練幫忙視察賽道,最大的瘀傷是在賽道重複撞擊同一位置的結果」。

「作為運動員,我們是這樣看賽道,嗯,不如嘗試這一條線或另一條或這樣那樣。作為運動員,所以我們要一個團隊來工作。可是我們在屢次試滑沒有得到回應」。

「試想我們要與20人團隊的德國比拼,這是瘋了」。

另一名因為害怕報復而不願具名受訪的加拿大運動員,說在測試比賽沒有教練是極大挑戰。

這名運動員說:「肯定要學習熟悉一條新的賽道⋯⋯而且你必須努力解決問題,這絕對是艱難的。這絕對讓我們作為一個團隊變得更強大,它讓我成為了一個更好的運動員。」

這名運動員又說,「另一方面,當你看到其他團隊有6名支援人員出現時,他們能夠在一天之內處理好問題,而我們需要兩星期時間才可以。你站在那裡在想:我們究竟在幹什麼?」

這位運動員說,他們在這個賽季還自掏腰包支付了機票、住宿、租車和訓練費用。

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我決定停止跟下去。因為這有點痛苦,但絕對是多到不得了」。

17 歲的珍妮查奈爾(Jane Channell)為自己訂製了一個全新的奧運頭盔——這是在艱難的賽季送給自己的禮物。

這位來自卑詩省溫哥華的運動員說:「幾乎就像我要戴上我的個人小獎盃一樣。今個賽季我花了很多錢,因為我們都是自籌資金。」

「教練到租車再到機票住宿食物,一切一切都由我們自己埋單。所以這是我給自己的聖誕禮物」。

 

 

 

 

伊莉沙白維吉爾(Elisabeth Vathje

社交媒體上本星期出現的一片憤怒和沮喪,源於加拿大廣播公司(CBC)一份報告,四年一度的所有體育組織中,國家鋼架雪車計劃獲得了最大比重的資金支持,還說自從2018 年以來,資金增加了一倍多。

Own the Podium行政總裁安妮米基林格(Anne Merklinger)建議每項運動獲得多少聯邦資金,她稱,該項目的撥款大幅減少之後增加撥款。

安妮米基林格說,鋼架雪車這個項目獲得35萬元撥款,20萬用於目標高級團隊運動員,15萬用於運動員的NextGen計劃。

加拿大雪橇鋼架雪車總裁莎拉斯托里(Sarah Storey)對社交媒體上的一種說法:即撥款是轉去其他範疇而非運動員之說表示不滿。

她周六接受長篇訪問時說,「我們沒有任何員工。這是一個人員能夠最單薄的組織。就是這樣真的回事」。

「這並不是說我們從運動員那裡拿錢,而不是花在他們身上。20 萬元不足以做太多事情」。

斯托里說,北京的測試賽開支不少,僅機票就要幾千元。

她說,加拿大雪橇鋼架雪車總會承擔了費用,但運動員可能會被要求繳付一部分費用。她說,希望能收回大部分成本,這樣運動員就不必這樣做。

斯托里說,沒派教練參加北京的測試賽,因此總會可以再派兩名運動員代替。

加拿大雪橇鋼架雪車總會在2018年平昌冬奧後經歷了巨大震盪,兩度冬奧雪車冠軍堪富利絲(Kaillie Humphries)離隊,指其總教練希斯騷擾。

總會推行的文化轉變行動,據斯托里說,「我們出盡力量改善總會的文化。但當只是有限資源時會有少許困難。資源有限便會有氣餒的一種感覺,這種感覺是希望,這是正面的」,「我們也會氣餒。你想做比自己能夠做更多的事。制度是不完美」,「我們極其希望,我們資金伙伴的對NextGen的投資,能夠令它建立起來」。

堪富利絲在北京冬奧為美國贏得了單人雪車金牌。

與此同時,加拿大的一些鋼架雪車運動員表示,文化轉變還遠遠不夠。

維吉爾說,「我會告訴運動員為加拿大雪橇鋼架雪車總會比賽嗎?問一百次的答案都是『不』」說。

維吉爾去年11月在威士拿舉行的一場過選拔賽,失去了她在奧運代表隊的位置。

選拔過程引起了運動員的批評,他們是到了10月下旬才獲知選拔標準。 113日的選拔賽,對於曾經參加北京測試賽的運動員來說,是一個窄窄的急轉彎。維吉爾說,她拒絕了代表奧地利或烏克蘭參加比賽的提議,但發誓再也不會參加這項運動。

「我可能會喜歡做另一項運動,但在鋼架雪車領域,那艘船已經航行了。鋼架雪車已經完成了。我非常喜歡這項運動。」

藍莉華很想在 2026 年米蘭冬季奧運代表加拿大參賽,「如果我沒有被列入黑名單並被踢出該計劃的話」。

儘管付出了金錢成本,但她說這是值得的。

「人家孩子在給我大量的支持、片段和照片。我覺得,孩子們在奧運看到這種表現形式是如此美好和純潔,我永遠不會放棄」,「我會用5萬元再做一次」。

「我寧願不知道這個項目有錢,而我卻白白花了 5 萬美元。」

圖片:Getty Images、美聯社

T09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cloud.marketing.ccue.ca/singtao_subscribe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決戰卡塔爾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加拿大火車脫軌爆炸 濃煙高揚緊急封路

世界盃2022|麥亞里士打艾華利斯IG齊晒同框照

世界盃2022|專欄: 籃球人投注通勝

男子先派糖後毆打 士嘉堡6歲童遇襲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