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聲訪問】馬仲儀醫生 談移居英國後所思所想所念......

【星島報道】因應近年出現的移民潮,香港社會對於移民出現兩極化的言論,選擇離開的人,會否對留下來的人感到愧疚和自責?面對移居的新環境,又如何更正面、樂觀地生活?星島A1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馮凱欣訪問了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會長馬仲儀醫生,述說離開香港前後的心情起伏。

 

點擊可收聽 【馬仲儀醫生訪問聲頻】

問:星島A1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 馮凱欣

答: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會長 馬仲儀醫生

馬仲儀醫生這兩天趁周末到英國諾定咸城旅遊,將迎向移居英國後首個農曆新年。(被訪者提供)

 

問:在之前的訪問,你提到最內疚係走嘅時候無同病人好好道別,當時想離開香港,有沒有一種很內疚的感覺或者掙扎?

答:有,我覺得香港的情況和變化,令到香港人想離開、在外呼吸一下。這想法都不是兩三個月的事,其實已經發生了一年多,由2020年中開始,社會出現很大變化,我與很多香港市民一樣都感覺到生活很窒息。但自己也有很多掙扎,一來在香港有公職,二來覺得自己是公立醫院醫生的身分,有很多病人。當然,我有香港人這個身分,覺得香港也堅持了那麼久,想爭取一些心目中的理念,現在離開就像拋棄同路人,我跟很多香港市民也有這樣的掙扎。而且在公立醫院工作了很長時間,我自己工作的醫院也是數一數二,是比較基層、窮困的社區,很多病人其實都體弱多病,除了在這裡就醫外,不會有其他選擇。再加上我的工作主要是長者、長期病患,有很多病人的病情都會反覆,也跟進了好幾年,所以與他們的家人有深厚的感情。但沒有辦法,作為一個在公立醫院工作的醫生,始終病人不會一直跟着一個醫生,整個團隊都會有機會照顧病人,所以不想讓個人的事情會影響病人,即使有一些病人是我長期照顧的。有時提起香港,或者看到英國的病人,便會想起在香港的病人,是有一點掛念,但不會很擔心他們,始終在香港的同事都很好、很優秀,相信我的病人也會得到很好的照顧。不過真的會有點牽掛,因為與一些病人和他們的家人有着多年的感情。

問:去到英國後是否特別掛念在香港的家人或朋友?

答:當然會掛念,譬如以往大家都有很多聚會,來到英國生活就偏向簡單,以工作為主。適逢現在正值新冠肺炎,所以工作也很繁忙。其實現在比起以往來留學時,已經變得很不一樣,在英國現在身邊也多了很多香港朋友,大家都會有聯繫,以往很多週末也會探望不同朋友。但獨自時,在內心深處有一點,因為最想看到的光景、人都在香港,雖然這裡有很多香港人可以聯繫,不過自己年輕時也有到外國留學,這些感覺其實似曾相識。現在科技發達,感覺便比以往好很多,所以我覺得也不是太難受。

 

問:你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提到在香港看到公民社會解體,導致你決心離開香港到英國生活,當時有沒有覺得因為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所以才很想離開?

答:我想人身安全……如果大家演繹為感覺會否被補、出入不安全、身體受攻擊的話,坦白說從來沒有遇到這些情況,我一直以來也奉公守法,雖然在某些事情上我的政治理念與政府不同,但我沒有犯法,就不覺得有被補的風險。當然在「新香港」之下,你對於守法的準則和政府對於守法的準則又可能不一樣,所以never say never。但我感覺到如果再在香港生活下去,可能會未能達到自己對於社會的期望,也怕會對社會質素感到日益失望,加上對醫學前途、自己的專業進修、工作上有多大進展都抱有疑問。

 

問:去到英國多月,有沒有發生一些特別、意外的事令你感到開心?

答:應該這樣說,很奇怪地,以往大家移民時會打鑼打鼓告訴別人,有一系列的慶祝活動。因為最近幾個月社會的氣氛,自己又是半個公眾人物,其實朋友就一直知道我會離開,亦會有小型的聚會。朋友也很合作地沒有在社交媒體透露,甚至乎離開前,有記者朋友知道我離開醫管局,對我的去向的猜測也略知一二。大家都很好為我守住這個秘密,令我離開前也沒有怎樣打草驚蛇,因為都知道今時今日,社會的言論都十分兩極,我也不想影響到現在香港的同事,或者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的成員。來到英國就「紙包不住火」了,自己也覺得要對公眾有一個交代,始終自己在業界有公職,也是半個公眾人物,所以有想過作一個正式交代,但因為離開比預期早,所以有些訪問便比較慢報道。其實本來自己也很擔心會否帶來很多負面的抨擊,例如說我離棄了大家。但很感恩地,我看到無論身邊的朋友、同事、親人,甚至乎社會上很多市民的言論,對我的關顧遠多於攻擊和批評。其實我自己也會回看市民對於不同報道的留言,有些很窩心,有些甚至有點過譽的情況,我也感到很溫暖。這可能是我這一年感受到最溫暖的事。是有趣也好,是諷刺也好,我又不是一個政治人物,一直以來我可能有些言論說出來,有一些人會不喜歡,雖然那些事情和政治無關,只是覺得該說便說,但換來的是大家香港人對我的關心。其實深入思考,香港人對我的擔心,亦都代表着香港人對自己的擔心。大家都會覺得,其實說幾句話,討論一些在自己知識範疇裡關於政府政策上的問題,都會令大家擔心自己的安危,可想而知,就算選擇留在香港的人是否都有一點創傷後遺症,或者心裡都會有一份陰霾呢?所以我覺得當大家表達對我的擔心和關顧時,其實某程度上也反映你也很擔心自己。

問:我也看到報道說你的同事也擔心你不會離開……

答:對啊,我也覺得我自己離開是離棄同事,工作那麼繁忙,有些是自己特別負責的工作,又有些同事是比較年輕、羽翼慢慢成長,若我離開了,他們能否繼續成長、是否已經準備好?或者我旗下的護士同工,團隊是否足夠穩固?會有很多擔憂。但想不到我離開的時候,大家會說「我已經擔心你很久了,現在你想通了便好」,我真的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另一件事也很感恩的,是這兩三年作為半個公眾人物,有時會有很多媒體報道,其實都是一些與協會有關的話題,我知道外間有一些不同看法,可以有很苛刻的言論。但坦白而言,無論是我每天回家,抑或回到工作環境,甚至乎病人,我知道病人也有很多不同背景,但真的從來沒有令我感到壓力、不舒服的情況發生。外界的說法是另一回事,但同事、病人也很愛惜我,就像其他香港人,這是最近兩年感到很窩心的。我覺得大家這兩三年對我的擔心,但見我沒有說甚麼,大家平日便不會提起,到我說要離開時才說出來,感覺也有一點揪着。

我其實在加拿大也有些朋友,也知道愈來愈多香港人開始去加拿大,包括醫護。很多97年前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現在也有第二、三代。加拿大香港人的社會十分有活力,我也經常留意大家的情況,希望疫情快點過去,大家會更容易探望朋友,我也可以到加拿大探望大家和朋友!

(訪問二之二 ‧ 完)

重溫訪問二之一:《馬仲儀醫生 談移居英國前後對香港的那腔義憤......》

 

(圖:被訪者提供、資料圖片 )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cloud.marketing.ccue.ca/singtao_subscribe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決戰卡塔爾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涉多市槍殺案28歲男子落網 面臨二級謀殺指控

上水斬人血案│勝和「鼻屎康」捱4刀手圍斬 疑涉新義安「波波承」江湖廝殺

世界盃2022|昔日冠軍擺後備 山度士:我同C朗無唔妥

大圍站有人墮路軌 東鐵綫九龍塘至沙田站暫停服務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