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西方不能再度“不战而屈俄罗斯之兵”

■西方现已不能再度“不战而屈俄罗斯之兵”。 星报资料图片 ■西方现已不能再度“不战而屈俄罗斯之兵”。 星报资料图片

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边境继续集结导致局部战争乌云密布,以至于美国总统拜登都感叹“入侵”这件事必将发生,美国正在拟定制裁的措施。至于北约各国包括加拿大正在推动的支持乌克兰行动,除了象征意义外,根本无法阻止事态恶化。其实,征结在于乌克兰无法走回“苏联的老路”,也无法抹去过去历史的悲惨记忆,但从克里米亚到乌东顿巴斯地区,以俄裔居民和亲俄势力为主的分离主义力量,也不愿意接受“西方化”的结果,以至于俄罗斯一直有介入的借口。
本来,通过俄罗斯与美国以及北约国家的谈判,莫斯科想达成阻止北约东扩、在法律上杜绝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可能,但这又与乌克兰的愿景和北约组织的原则相违背,以至于谈判无法达成有效的结果。而乌克兰现任总统泽连斯基担心超级大国私下决定“小国命运”,反复要求北约、尤其是欧盟有所行动,来帮助乌克兰避免遭遇之前克里米亚的命运。面对这样一个死结,一个大概的“未来景象”出现在人们面前:随着俄罗斯继续大规模调集俄乌边境的大军,并开始为其武装力量准备提供大规模行动所需的支持和后勤配备,使得莫斯科的调兵行为超越了威吓的象征性意义,不断具备实施大规模军事行动的真实感觉,大有通过突然袭击,把乌东顿巴斯地区变成第二个克里米亚,甚至把乌克兰变成第二个白俄罗斯,以完成普京“中兴俄罗斯帝国”的梦想,让其成为“当代沙皇”。
在加拿大也出现了两个角度的争论:一是认为加拿大加入美国“用行动支持乌克兰”,可能会刺激普京真的发起“侵略行动”;另一个角度认为,不但因为加拿大有乌克兰、俄罗斯之外最大的乌克兰社区,加拿大责无旁贷要支持乌克兰,更因为如果对莫斯科采取“绥靖政策”,那乌克兰不是普京的最终目标,莫斯科的野心是“反攻东欧诸国”,最终将所有已经加入北约的东欧国家都重新置于莫斯科的掌控之中。
这些争论颇有三十年代二战前期欧美对德国崛起时发生的争论。但冷酷的现实是,拜登已经明确表明,美国不会跟俄罗斯进行战争,而是用更严峻的经济、包括金融制裁,来迫使莫斯科付出“入侵乌克兰”的沉重代价。
加国行动难起作用
因此,加拿大的一亿两千万元贷款和两百名军人在乌克兰培训,对基辅阻挡莫斯科的军事行动毫无实际意义。
其实,加拿大的英文媒体应该提出更为有深度的质疑:为何当年美国和北约可以“不战而屈苏联之兵”,让苏联打输冷战,并让苏联帝国瓦解?如今,美国和北约对在经济上一直是二流国家的俄罗斯的军事行动,只能有软弱的“道义表态”,却根本产生不了实际的制约?从福山高喊的“历史的终结”,到今天俄罗斯、中国成了“最大的威胁”,难道美国和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北约组织不应该做深度的反省?说得远一些,到了疫情中,美国和加拿大竟然出现了严重的种族歧视风潮,包括对亚裔的暴力攻击,这不是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制度反省的迫切性?要知道,亚裔也是当年对抗法西斯德国和日本的重要力量。
巧合的是,去年的12月25日正是当年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辞职、苏联帝国解体和冷战结束的30周年纪念日。90岁的戈尔巴乔夫接受俄罗斯新闻社访问的时候明确指出,“(苏联解体)这件事让美国人傲慢、自我满足。他们宣称自己是冷战胜利者,而实际上是我们一起将世界从对抗中拯救出来。”
戈尔巴乔夫质疑,在美国自诩为胜利者的情况下,“我们怎么能希望与美国、与西方建立公平的关系?”戈尔巴乔夫认为,西方阵营想“建立一个新的帝国,这就是北约扩大的想法诞生的原因”。
被西方视为“英雄”的戈尔巴乔夫,仍然期待华盛顿和莫斯科通过对话解决矛盾,管控危机。尽管我并非全然赞成戈氏的意见,但至少这也是我们在乌克兰危机时需要看到的一个角度。撰文:丁果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