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內見證兩名米高獲釋 駐華大使鮑達民辭職年底離任

今年9月,鮑達民(左一)陪同康明凱(左二)和斯帕弗(左三)回國,抵達卡加利國際機場。 聯邦政府 今年9月,鮑達民(左一)陪同康明凱(左二)和斯帕弗(左三)回國,抵達卡加利國際機場。 聯邦政府

 

【星島綜合報道】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鮑達民(Dominic Barton)宣布辭職,將於年底離任。總理杜魯多讚揚他,在任內促成兩名米高獲釋回國,但有前聯邦對華政策顧問批評,鮑對在貿易以外的加中關係,缺乏認識和興趣。

杜魯多周一上午發聲明,公布鮑達民即將離任的消息。「我帶著感謝和尊重,接受了鮑大使決定在年底離職的決定。過去兩年來,當加中兩國關係面臨困難的時期,達民以決心、正直和同情心,領導我們駐中國的團隊。」

今年9月,在中國被指干犯了間諜罪的本國公民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凱(Michael Kovrig)獲釋回國,與此同時,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在溫哥華的引渡聆訊中止,返回中國。

杜魯多表示:「作為人權和法治的捍衛者,他總是以確保在中國被任意拘押了兩年半的康明凱和斯帕弗獲釋,為首要任務,他孜孜不倦地完成了這項重要任務。」

鮑達民在聲明中稱:「今天,康明凱和斯帕弗回到了加國,政府現在處於更佳的位置,來實現與中國的其他外交優先事項。」

然而,過去曾在與華關係密切的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 and Co.),擔任執行董事近10年的鮑達民,被指在處理對華政策時,有利益衝突之嫌。

曾任聯邦政府對華政策高級顧問的麥克唐納-勞里埃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學者伯頓(Charles Burton)認為,鮑在推動中國釋放兩名米高,以及為兩人爭取領事探訪方面的工作,不大有效;對在貿易以外的加中關係,更顯得缺乏認識和興趣。

鮑達民在接受《星報》專訪時強調,他的離任純屬「個人決定」,與政府在華為5G網絡、北京冬奧、貿易和人權問題上的決策,毫不相干。

鮑達民表示,對關於他的批評感到沮喪,他指自己當初獲邀出任駐華大使,正是因為他在中國生活過很長時間,「懂得事情怎樣做可行,怎樣做不可行」。他表示,2019年獲任命時,主要任務就是促使兩名米高獲釋,以及重建與中國的溝通和關係,任務現在已經完成。他說:「我不是為了終身當外交官而做這份工的。」

前駐華大使趙樸(Guy Saint-Jacques)認為,鮑達民的繼任人,應該是一位以外交官作為終身事業的人,並且懂得以堅定的外交手腕,跟中方打交道。「加中關係將有好一段日子陷於困境,我們需要一位懂得政治,以及能夠堅守立場的人才。唯有表現堅定,才能受到中國尊重。」

 

V20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持械辱罵襲擊猶太學校師生 21歲男子受指控

【四港青在加國060】第一次停電

投影機鏡頭覆蓋所有角度 30吋距離投出100吋畫面

卑詩部分商店暫時實施嬰兒配方奶粉限購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