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字體

疫情期間,寫字已成佔時最久的自娛活動。

成本低,佔地少,無須玩伴,隨時可停。每寫好一個字有小小的開心,寫好一篇字有較大的開心。

從無奢望做書法家,臨老學吹打,太遲了。也不會參加書畫展覽,難登大雅之堂。

因此我的練字屬懶人習字法,我捨棄必經之路:臨帖。我怕悶也怕模仿,於是我抄唐詩,抄宋詞,寫字的同時欣賞了文學,有雙重趣味、雙重得著。

我的書寫有兩體,一種類似宋體字,橫細直粗。中文報章常用的字體。但容易失之呆板。要從規範中輸進活潑,加點蒼勁,看上去是書法而非印刷品。由於它近乎美術字體,還可以加上大小、疏密等變化。它的好處是具備特色,自成一家。這是許多書法家追求而不得的事。當然我走的是旁門左道,不足為法。

另一類字體是普通楷書,除注意筆畫位置適當,長短合宜外,也要避免它的一般和沉悶,加進一點行書的秀媚和自然流露的書卷味。

我兩體各舉一例,想知道您喜歡哪一體?有緣相聯係的話請告知。

(11月17日見報)

share to wechat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