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斷機制

「熔斷機制」是疫情新詞之一。之前常見於經濟範疇,今後將有更廣泛使用。

「熔斷機制」包括「先設」和「自動」兩部分,機制先設後,一到達規定的死線,自動嗚呼。

其實生活的某些方面,雖無預先設定,卻一樣有自動熔斷功能,朋友關係是其中之一。

試打開親友通訊錄看看,經常保持聯絡的可能不及十分一,其他處熔斷或半熔斷狀態。

對我來說,熔斷的關係包括下面一些:

對政治投入太深而且極度偏見者。每一次來訊,都是政治議題,其他一切都沒興趣。對政敵咬牙切齒如殺父仇人。對方所做沒有一件是對的,全部都是陰謀。敵人有小小的倒霉事,立即開香檳慶祝,說是上天懲罰,幼稚到可笑程度。你只要有少許不同意,就會被他辱罵,而且窮追猛打。

在你面前說許多恭維甚至過譽的話,背著你卻苛刻地批評,偏偏這些話從不同途徑傳入你耳中,你不想跟雙面人做朋友,斷!

他以不同藉口向你借錢,但從未還過。有同樣遭遇的人告訴你:他是病態賭徒。

大家政見不同不要緊,如果還可以談文論藝,風花雪月,熔斷的只是政治那一瓣,就像心血管塞了一條,其他仍有溝通途徑。大家心照, 互相尊重避而不談即可。如果自以為真理在他手,盛氣凌人,有他講不許你開口,那就道不同不相為謀了。

我也有一些本來相熟的朋友,忽然失了聯絡,去電也不覆。不知原因地被熔斷了關係,雖覺可惜,也就算了。

(11月16日見報)

share to wechat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