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棟撞暈池內博之 好內疚

家棟在《智齒》中的表現獲睇好能角逐影帝,但他認為獎項其次,拍出好作品更重要。 家棟在《智齒》中的表現獲睇好能角逐影帝,但他認為獎項其次,拍出好作品更重要。

  (星島日報報道)林家棟在新戲《智齒》中有不少動作場面,除了要痛打弱質女流劉雅瑟,與池內博之的一場對打戲更是非常精采,家棟形容那是一場「自由博擊」,皆因導演鄭保瑞只告訴他們對打的範圍和「武器」所在,完全讓他們自由發揮,笑言自己在戲中的痛苦表情是真的,池內博之被他打到頭暈都是真的,但即使很痛,只要導演一日不叫cut,他們都唯有繼續演下去。

  林家棟在鄭保瑞新戲《智齒》演出備受讚賞,有望再奪影帝殊榮,不過他指獎項只是錦上添花,最重要是讓觀眾看到一部好作品,《智齒》也不負所望,在多個外地影展中取得好成績。

  家棟首次與劉雅瑟及李淳合作,大讚他們都是出色的演員,尤其是劉雅瑟的表現令他很意外,「我一直對劉雅瑟有仇恨,因為是她令我的妻子流產,成為植物人,所以再次重遇後,我處處針對她,要對她報復,每次見面便追打,以泄心頭之恨。」

  其中一場在殮房外的戲分,家棟連環起腳踢劉雅瑟,狠心到令人不忍細看!「我都不想個女仔被打太多次,所以想一take過,但這場就拍了兩次,因為其中一take的電話出了機位外,事前我們無傾點去打,我落手前都會擔心。如果相對起她被沈震軒包圍那一場,她當時有武器保護自己,又可以大叫求救,但殮房就無得求救,只能求我,但我是她的仇家,她又因為慚愧不敢還手,所以她只能硬食,我亦唯有放肆去打,壓力會比較大。(事前有溝通點打?)無,但我知她那個位置有做保護措施,我有睇住來打的,導演只告訴我們打的範圍,不出界就可盡情走位,打到幾多就打,自由發揮。我都幾suprise雅瑟的反應,她的反應好真實,我最擔心是她覺得痛,痛就會甩,甩咗又要再來過,但她沒有,覺得幾痛都是在角色入面,跌了電話都是照執照演,無停過,好專業。(有沒有不忍心?)當然都會有少少,但為了演好角色都無得選擇,只能NG少一點,不要拍太多,盡快打完。」

  另一場與池內博之的對手戲是重頭戲之一,家棟與池內曾在《葉問》合作,今次重遇默契十足,不過家棟認為對方今次拍得比較辛苦,「《葉問》有招式可以跟,但今次就無,我們是free fight,導演只是告訴我們打的範圍和附近有甚麼武器,我們自己想辦法去攞。於是我們事前先確認道具場景穩不穩陣,OK就去馬,大家都是有經驗的演員,沒有太大問題,唯一我覺得不好意思的是,他一來就扯我去垃圾桶打,他一扯我,我本能就向後撞,就真的撞到他暈,所以他是真的暈,但導演又不叫cut,他搖搖下都繼續行出來,我真的撞到他很痛,所以他都幾辛苦。」

 

與池內博之再度合作,家棟表示彼此之間更有默契。 與池內博之再度合作,家棟表示彼此之間更有默契。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陳凱歌與陳紅牽手散步

王丹妮:起初擔心粉絲唔接受我

軒仔獨鬥4鏡仔爭男歌手獎

宋祖兒吐男演員一臉口水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