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首個華裔省督林思齊

卑詩省首位華裔省督林思齊。 卑詩省首位華裔省督林思齊。

他給人印象是不拘小節,平易近人,和藹可親,具備遠大眼光,做事有獨特見地,移民加拿大21年,深受社會各方面接受,有人指他是企業家,有人說是慈善家或哲學家--加拿大首個華裔省督林思齊就是一個多樣化的人。

一:經歷豐富險被魚雷炸死
林思齊一生經歷豐富,橫跨多個地域。他祖籍廣東汕頭揭陽市,潮州人,祖父林紹勳和父親林子豐是虔誠基督徒,林紹勳更是牧師,後來到了香港。林思齊1923年在香港出生,當年正是加拿大實施《排華法》,林思齊在香港培正小學讀書,中學入讀廣州培正中學,到中三,他返回香港,入讀民生書院,成績名列前茅。
中學畢業後,他考入香港大學,但他不喜歡當時香港大學浮誇風氣,進入中式大學嶺南大學,二戰期間,他一度輟學經商,最後重返校園,取得經濟學學士學位。他試過流落荒島,乘坐的輪船又被魚雷擊沉,可以說是險死還生。
二戰結束後,林思齊到美國留學,在費城丹浦大學(Temple University)取得碩士學位,學成後留在美國工作,最後返回香港,在父親林子豐做主席的嘉華銀行工作,一做就做了17年,成為銀行總經理,也是銀行的開荒牛。期間他與陳坤儀結婚,又認識了不少商界名人,包括也是潮州人的地產大亨李嘉誠。1967年,香港暴動那年,林思齊移民溫哥華,成功建立一個地產王國。但到1980年代,他急流勇退,離開地產界,專心宗教及慈善事業,最後成為卑詩省督。
林思齊的成功,主要歸功他的性格和努力,能夠洞悉時局,更憑著胸襟和眼光,把握機遇,另外是他的基督教信仰,以及客觀環境幫助。他的經歷反映出香港移民移居加拿大,有別於百多年前華裔先輩到達加拿大,一方面加拿大對華人的態度已經改變;再者,這一代移民不再是百年前由鄉村出來,未受過教育的華工,他們由香港或者中國大陸累積大量人脈和商業經驗,也認識到中國及中國文化的精神,並將這些東西移植到北美洲。
林思齊曾經稱:「我很喜歡中國,但更喜歡洋人做事負責及守法的精神,而公德心尤為華人所不及。不過,有些洋人私德則不敢恭維,在家中關起門來喝酒,喝醉後打人,跟在外面表現完全兩回事;相反,有些華人公德心雖差,但私德還幾好,華人的態度,第一是先照顧自己,其次是家人,然後推展到親戚,再擴展到朋友、同學、同事……洋人則不同,他們愛國,要國家強盛,抗拒外國侵略,而且也會侵略外國。」
本身是虔誠基督教徒的林思齊,客觀地比較基督教文化與中國儒家文化。他說,基督教告訴教徒,要到天下去傳福音,為萬民祈福音。基督徒去到外國後,非常勤儉,積累佷多財富。基督教培養出資本家,他們有錢,但也有發展成帝國主義的危險;但中國文化不同,孔子沒有讓我們去傳教,因為孔子是哲學家,不是傳教家,儒家主張以修身齊家為主,以忠恕為本,一日三省,獨善其身,注重個人修養,完全是內向;至於治國平天下,則是少數人的事。
林思齊認為中國人曾以為中國為世界中心,也是世界文化中心,但自從清末帝國主義入侵後,徹底摧毀了中國的自尊與自大,中國人由自大變成自卑。他以自己為例,「記得在香港讀書時,中國歷史總誇耀中國偉大,以為自己是超級民族……但出門之後,見到洋警察就驚,見到印度警察也驚,做生意鬥不過外商洋行,與洋人打交道,總會自悲自嘆,感到不及人,形成自卑與自大的矛盾感覺。」

二:不滿大家庭傳統作風
林思齊出身於一個大家庭,但對大家庭一些傳統不完全贊同,好像家庭的決定權,由少數人話事,女性沒有發言權,林思齊認為這不是真正平等,他渴望改變環境。
1961年,他與太太環遊世界,由美國乘火車到溫哥華探望一位美國的舊同學,同學帶他夫婦遊覽溫哥華史丹利公園和英吉利灣,林思齊被溫哥華美景吸引,決定選擇溫哥華為安居之地。
6年後,林思齊夫婦與三名女兒,帶著6萬多加元到了溫哥華,當時他想過進入他最熟悉的銀行業工作,但聘請他的人希望派他返回香港工作,林思齊婉拒了,因為他不想返香港。剛好香港地產名人,也是林思齊好友的馮景禧到了溫哥華,他向林思齊說:「今後香港人將會陸續來到溫哥華,最好的行業將是地產。」
被馮景禧一言提醒,44歲的林思齊決定放棄銀行工作,改行做地產。為了吸收經驗,他加入渥列治夾西41街一間小地產公司,同時考取地產經紀執照。做了半年,才與人合作做成一單交易,買家就是馮景禧。那次林思齊只有430元佣金,但他很高興,與家人和朋友食牛扒慶祝,這也是來到溫哥華後第一次吃牛扒。
林思齊花了5年時間,除取得地產經紀牌照外,還進修有關地產行業的課程,最後考取了物業評估文憑(Diploma in Real Estate Appraisal),成為物業估價師。
熟悉地產行業後,有豐富銀行經驗的林思齊,發現除買賣賺佣金外,還可以投資,他聯同工作的地產公司老板一同購入高貴林南邊6間舊屋,拆建後改建成小型購物中心,賣出之後賺到不少錢。其後他與陳俊合作,成立新利華地產發展公司,進行地產買賣;另外,他又與香港地產名人包括郭德勝、李兆基、馮景禧等成立新時地產公司。林思齊先後成立了20-30間公司,生意愈做愈大。
由1973開始,林思齊的地產事業擴張到美國以及加拿大其它省份,在加州三藩市和洛杉磯、亞利桑那州的土桑(Tucson)、華盛頓州西雅圖,甚至亞省的卡加利同愛民頓都有他的物業。其後10年,林思齊建立起自己的地產王國。
做生意時,林思齊給人的感覺是點石成金,凡經他購入的地產都是賺錢,不過他堅持一個原則,就是不能賺盡,要留給別人一些「甜點」,否則以後很難再有交易,他形容這是經營地產的中庸之道。
1983年,林思齊的地產王國踏入全盛時期,他決定急流勇退,將餘下時間奉獻給他的信仰,他決定變賣所有物業。當時最大宗買賣是三藩市保險交易大廈,林思齊買時只花了500萬元,而且資金都是借回來,但賣出時,賣了2300萬元。交易後,林思齊夫婦拿著一張2300萬元支票返家,林思齊本來想召的士,但太太陳坤儀認為平常都是坐巴士,還是坐巴士,兩人上了巴士,誰料上錯了巴士,遲了一個小時才回到家,令在家中等候的經理和會計師十分焦急,擔心出了甚麼事。
林思齊將交易得到的錢,捐了25%給他創立的太平洋和諧基金會,由1983年至1994年間,他總共捐了2200萬給基金會。基金會的主要工作,是從事「橋」以及服務工作,也是林思齊最想做的事。
退出地產業後,林思齊專心注宗教及慈善事業,分別捐錢給卑詩省三間大學,也出任不少公職。為籌備1986年溫哥華舉行世界博覽會(Expo 86),聯邦自由黨老杜魯多任總理時,委任林思齊為加拿大館的建築委員。後來保守黨穆朗尼上台,要林思齊辭職,但很快再委任他為亞太區事務發展委員。穆朗尼是想利用林思齊的人脈和經驗,加強加拿大與亞太區的聯繫,為卑詩省經濟帶來更多繁榮。林思齊不負所托,與黃光遠等人大力推動溫哥華國際龍舟賽,十分成功,促進了中西文化交流,並且增進不同族裔之間的溝通。
1988年,卑詩省第24任省督羅傑爾(Robert Gordon Rogers)卸任後,穆朗尼認為卑詩省也應該有一個有色人種的省督,他從當時卑詩省長溫德心(Bill Van Der Zalm)提交三個提名人中,挑選林思齊為卑詩第25任省督。
溫德心早在1988年年初,已經致電給林思齊,表示選了他作為省督提名人,但林思齊回應說:「我並不適合,我的英文不好,我對公眾演講也缺經驗,你找錯了人。」不過,溫德心未有死心,向林思齊說:「你再考慮一下。」
過了幾日,溫德心再致電林思齊,林再次拒絕,這次講電話時,他太太和女兒在場,聽到他拒絕,大家都高興,不過林妻卻講:「你有一日可能會後悔。」
林思齊其後到教會禱告,牧師向他講:「你的生命,上帝已為你計劃好,很多事是不能推卻。」林妻也說:「如果你想做省督,去為人們服務,就去做吧!」
一星期後,溫德心再致電林思齊,林思齊向他說:「好吧,失去的機會既然再來,上天冥冥中或已注定要我做省督,為民服務。」

三:成為省督自比為橋
1988年9月9日,林思齊在維多利亞省督府宣誓為新任省督,成為加拿大歷史上首位華裔省督。
上任後,他被邀請到卑詩華人退伍軍人協會年會作演講嘉賓,當天剛巧是林思齊夫婦結婚周年,他本來想與妻子慶祝,但想到自己作為省督的使命後,改變了主意,答應出席。
他在年會上表示:「我本來不想參加這次年會,但是因為你們是一個很特殊的團體,因而改變了我的心意。你們曾為保衛加拿大而願意犧牲自己,但加拿大當時不承認你們是加拿大公民,雖有部分人被承認是加拿大公民,但也不能享受公民的全部權利,還遭受歧視。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仍願為保衛加拿大的自由而死亡,可見其心胸是何等寬廣和偉大,所以我願與你們共同度過今晚。」
林思齊的演講感動了在場每一個退体軍人,其中一位軍人站起身說:「剛才省督見到我們在哭,我為甚麼會哭?因為我太高興太受感動,是高興的哭。在以往,我們受到白人壓迫,我們盡力希望華人的社會地位可以提高,但是從末想到會有一位黃面孔的人成為省督。本以為在我有生之年不會見到這個場面,但想不到在死前就見到。」
很多人認為林思齊對「橋」這個字情有獨鍾,像他由香港移民加拿大後,以「過河燒橋」勸喻移民要有向前看的決心。就任省督之後,他也形容自己是一座橋,是各族裔之間的橋,新舊華裔移民之間的橋,中西文化交流的橋,也是為民眾服務的橋。
省督雖然是一個非政治職位,但職能上也要解決一些政治事件。在林思齊任內,提名他的卑詩省省長溫德心涉及利益衝突,林思齊召集了一批法律專家,討論事件中省督的角色,他們一致認為,如果溫德心不自動辭職,或者政府內閣不逼他辭職,最後要採取行動的就是省督,迫使溫德心辭職。在林思齊表態後,溫德心提出自動辭職。
林思齊由1988年9月9日開始擔任卑詩省督,任期本來到1993年9月8日,但到期後延長了一年,負責接待到訪的英女皇,期間英女皇更授予他CVO勳銜。他的最後任期到1995年3月31日結束,共6年零6個月。前卑詩大學校長史特蘭(David Strangway)表示,林思齊不僅是華人的典範,也是社區典範,他在省督任期內的建樹,無人能及,減少了社區種族緊張,並且促進種族和諧。
卸任省督後,林思齊專注宗教及公益活動。2005年,林思齊被證實患上前列腺癌,但他堅持參與慈善事業,2007年出資修復史丹利公園,又出資為2010年溫哥華冬奧興建速滑館,並且在館旁種植櫻花樹。2009年,林思齊病情惡化,同年,他當選為傑出華裔創業家,但無法親自到多倫多領獎。2010年11月22日,林思齊在溫哥華家中病逝,終年87歲。
他去世消息傳出後,當時的加拿大總理哈珀、卑詩省省督波因特(Steven Point)、省長金寶爾(Gordon Campbell)以及溫哥華市長羅品信(Gregor Robertson)分別發聲明致悼,省內多處學府也下半旗致哀。林思齊喪禮11月27日在列治文舉行,遺體火化後,骨灰與他亡妻一樣,撒落到他最喜愛的溫哥華英吉列灣。

林思齊夫婦接待到訪的女皇伊利沙白二世伉儷。 林思齊夫婦接待到訪的女皇伊利沙白二世伉儷。 林思齊(前排左5)小時與祖父林紹勳(中排右3)及父親林子豐(後排右3)等家人合照。 林思齊(前排左5)小時與祖父林紹勳(中排右3)及父親林子豐(後排右3)等家人合照。 90年代初,林思齊夫婦(左1及左2)與成龍(左3)參加中僑百萬行。 90年代初,林思齊夫婦(左1及左2)與成龍(左3)參加中僑百萬行。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多種因素推高屋價 專家強調沒泡沫化

下議院財委會今質詢 審議74億元抗疫方案

橫山油管重啟運作 卑詩限油令未放寬

渥京必須領導解決濫藥危機 各城市無法單獨解決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