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洪倡改革普通法制度

  (星島日報報道)最近撰寫了新書《清夜捫心》回顧往事的香港著名資深大律師、「金牙大狀」清洪,昨午在港大法律學院校園舉辦新書講座,發言認為二〇四七年命運是一個實用主義問題,普通法內在本質是可以靈活地適應不斷變化的社會環境,《國家安全法》實施肯定有利於長期維持香港的政治和經濟穩定,而穩定則是二〇四七年後維持普通法制度最重要前提之一,本港必須證明自己不是一個「顛覆基地」,以至於已故領導人鄧小平所設想的普通法制度五十年後也不需要改變。

  清洪大膽提出幾項建議改革普通法制度,適應香港不斷變化的環境,包括合併大律師及律師行業、廢除陪審團審訊、改革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及廢除戴假髮殖民傳統。清洪認為香港普通法能否挺過二〇四七年,屆時是希望的春天還是絕望的冬天,將取決於本地法律體系未來領導人、法律系學生能否成功改革法律制度。

  清洪發言開首引用英國經典作家查爾斯·狄更斯的《雙城記》開篇「希望的春天和絕望的冬天」,提到香港的前景最近經歷動盪,前年騷亂和隨後通過的《國家安全法》等出乎意料的情況導致這座城市和人民翻天覆地,清洪希望探討二〇四七年前途問題和本港普通法制度未來。清洪又引述鄧小平講話「這個想法最初是作為解決台灣和香港問題的一種手段而提出的,大陸十億人口的社會主義制度永遠不會改變……(而香港一國兩制)頭五十年無法改變,五十年後也不會改變。」

  清洪舉新加坡普通法制度為例,指新加坡一如大多數普通法國家,廢除了陪審團審判制度,甚至授予行政權力,執行預防性拘留,足證普通法的靈活性毋庸置疑,即使是在像新加坡這樣的普通法法律體系中,也可以免除陪審團、人身保護令和司法覆核。清洪認為關鍵在香港法律可以刪除哪些普通法特徵以使該系統在二〇四七年後繼續運行。在可預見的未來內地不會從根本上改變其社會主義法制,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制度註定會發生衝突嗎?一國兩制會成功並繼續嗎?清洪的答案是時間會證明一切。

  清洪最後提出幾項建議,指出除英國外沒有任何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區分律師和大律師,合併兩者有利公益;同樣除了美英之外,幾乎所有普通法司法管轄區都廢除了陪審團審判,現在愈來愈多人一致認為被告有權確切地知道裁決理由屬基本人權。清洪又建議廢除殖民地戴假髮傳統並改革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使得可以透過公平公開競爭選出法官,選賢與能。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國家隊訪港|新華社:體育精神激發家國情懷 為港注入強大正能量

蘇炳添心中「蘇神」是蘇樺偉

簡慧敏冀促進深港「規則銜接 機制對接」

社論|務實監督施政 增港式民主自信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