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煤滯留中國港口近一年 貿易商盼盡快通關

去年11月以來,中國停止進口澳洲煤。圖為大連港進行煤炭卸運。中央社資料圖片 去年11月以來,中國停止進口澳洲煤。圖為大連港進行煤炭卸運。中央社資料圖片

中國媒體報道,沿海港口仍有滯留的澳洲煤還未獲通關。相關進口貿易商從去年11月至今付出高昂的船隻使用費和碼頭堆場費,希望能趁著現在煤價高完成進口,彌補因官方禁令造成的損失。中國因與澳洲關係不佳,去年停止進口澳洲煤炭作為「懲罰」,結果今年9月多地爆發限電,需煤孔急。
經濟觀察網報道,去年10月中、下旬,兩艘裝滿數十萬噸澳洲動力煤的巨大貨輪,先後從澳洲港口出發,目標是中國東部沿海某港口。途中,在中國的貨主接到通知,自2020年11月6日起停止進口澳洲煤,這兩艘船幾天後才抵達,不得不在港口等待靠岸。
煤一天卸不下來,該貿易商就要給船東支付一天的船隻使用費。兩艘船在海上飄了近半年之後,今年春天,該貿易商的煤炭被允許上岸,但因禁令尚未解除,這批煤不得不在碼頭的堆場內繼續等待,貿易商又得支付昂貴的碼頭堆場費。這名貿易商說,這種情況在中國北方的港口不在少數,他估算,所有港口滯留動力煤可能達到500萬噸,焦煤則可能更多。
根據此前的統計資料,2020年前8月,中國從澳洲進口煤炭7043萬噸,平均每個月進口880萬噸。
當前,供需矛盾讓煤炭價格持續飆升。報道指出,10月11日,動力煤期貨大漲8%;同日,動力煤現貨報價更是達到每噸人民幣2200元,刷新了歷史紀錄。對前述這名貿易商來說,儘快通關能夠趕上較好的價格,以抵消此前滯留海上和碼頭近一年的昂貴成本。
報道說,過去11個月來,一些面臨同樣情況的貿易商按耐不住,不得不將煤炭轉向其他國家進行銷售。轉口的貿易商中,以國有企業居多,而民企則傾向於繼續等待。轉口目的地包括印度、韓國、日本、越南等。按照前述貿易商的說法,9月底時中國北方的煤價在每噸1600元左右,轉口海外賣出去的只有每噸700多元,相差一倍多。這名貿易商仍在爭取通關,目前海關總署尚未下達放行政策。
美國之音撰文稱,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費國,近來一直面對日益加劇的能源危機以及創紀錄的燃料價格。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安省添328疫例4病歿 完全接種新患者逾3成

全國增2202染疫39死 魁省明年初撤緊急令

歐洲疫情升溫 英國單日死亡人數創新高

逾半學生在校園內 目睹族裔霸凌惡行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