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於說不的華埠富商陳才

最窄商廈「三記號大樓」今昔對照。 最窄商廈「三記號大樓」今昔對照。

華裔作家兼歷史學者余兆昌(Paul Yee)指出,研究本地華裔歷史的學者,主要分兩類:第一類是研究早期華人受到歧視的根源與鼓吹者;第二類就研究早期僑社與堂所,但他們忽略了華裔商人在早期溫哥華社會扮演的角式,余兆昌認為透過研究華裔商人和他們的商業活動,可以了解華人踏足北美洲後如何作出轉變,並且處身一個歧視性社會裡,仍然能夠創出一番成就。

一:功夫擊倒白人受尊崇
早期華裔富商都有一些共同點:勤奮、聰明、擅於交際,以及重視子女教育;另外,又入鄉隨俗,除學習英文外,很多時都以西裝示人。但在溫哥華華埠,卻有一個華裔富商,堅持穿唐裝,不講英文,保留著華人的形象,不過這無阻他建立人脈關係,從而建立一個跨地域的商業王國,更留下一項至今仍未打破的健力士世界紀錄。還有,遇上不公平之事,他敢於說不,給人印象是有勇有謀。
這位富商是陳才(Chang Toy),又名陳道之和陳長僅,有人稱呼他做「三記」,因為他是華埠著名公司「三記號」(Sam Kee)的大股東。陳才目光炯炯有神,相貌威嚴,給人感覺是不怒而威。
不少人將陳才與溫哥華華埠另一名富商葉生比較,兩人身處同一時代,不少葉生參與的事,如創立溫哥華大清保皇會及溫哥華中華會館,1907年華埠騷亂賠償等,陳才也有份;在商場上,他與葉生都是勞工合約商,由中國招聘工人到加拿大,兩個也代理溫哥華到中國的船票,以及出口鹹魚到中國,雙方有合作也有競爭。
事實上,葉生與陳才是旗鼓相當,不過陳才很多時以「三記號」出面,令人對他有點陌生。例如溫哥華華埠現存的一幢世界最窄商業樓宇,裡面最窄之處只有4呎11吋,剛好是一個人伸開兩手,這項記錄在百多年之後,仍然是健力士紀錄,很多人只知這幢大樓叫「三記號大樓」(Sam Kee Building),卻不知道決策人陳才。
陳才1857年在中國廣番禺昌平村出生,祖籍客家,父母是農民,但在村中有一定地位。三歲時,陳才父親去世,但他家境不差,仍可以接受三年教育,年幼時,家中為他安排婚事,他妻子是一名童養媳,負責照顧陳才母親。
父親去世後,陳才由兄長撫養成人,他的一個兄長教他打功夫,功夫令陳才創養出自信心,這對他日後的人生與事意有很大裨益。
1874年,他以合約工人身分來到加拿大卑詩省,初時他答應在一間罐頭魚廠工作一季,抵償他的旅費。但由於風向改變,他坐的船遲了到達,陳才僅在罐頭魚廠工作一個半月,之後,他到了維多利亞,在當地永祥號工作。永祥號東主徐全禮與陳才是客家鄉里,對他特別照顧。徐全禮本身在維多利亞很有名望,也是維多利亞中華會館創辦人之一。徐全禮與陳才一見如故,後來還成為生意伙伴,徐全禮為陳才安排第二段婚姻,陳才總共有5位妻子,其中兩個妻子為他生下6子2女。
1876年,陳才在二埠一間鋸木廠工作。工作期間,他受到一名白人工人不斷挑釁,陳才忍無可忍,在得到管工默許,施展出他在鄉下學到的功夫,將白人工人擊倒,贏得其他工人的尊敬。
二:三記號是華埠四大公司之一
1877年,陳才到了溫哥華,當時溫哥華仍未正式成為市,還叫固蘭湖鎮,陳才入股當地一間洗衣店。該洗衣店除洗衫外,還售賣中式雜貨。後來,其他股東將股份出讓給陳才,陳才成為洗衣雜貨店的大股東。他又和徐全禮的永祥號簽下合約,永祥號成為陳才的批發供應商,陳才的雜貨店成為溫哥華客家人和番禺鄉親的聚腳及找工之處。陳才之後更成為勞工合約商,供應華工開闢荒地,以及為罐頭魚廠以及造糖廠工作。
開闢荒地時,工人很多時都會用火燒,產生木炭,陳才於是兼營木炭生意,他有三個製木炭爐,燒成的木炭出售給加拿大太平洋鐵路以及本地消費者。1886年溫哥華大火後,陳才的洗衣雜貨店也被焚毀,他轉到列治文史蒂夫斯頓(Steveston),在當地開設一間雜貨店,繼續做勞工合約商,為當地罐頭魚廠提供勞工。
具有商業頭腦的陳才涉足於不同生意,他本人堅持穿著唐裝,也很少說英文,有人問他為何不學,他說太忙。不過這無阻他在商場建立人脈網絡,除了華人之外,陳才和不少歐裔人士合作做生意,也與他們有深厚交情。1907年溫哥華華埠被暴徒破壞時,陳才將兩名兒子送到當地著名歐裔人士Ewan Wainwright McLean和John Joseph Banfield家中暫避,直至暴亂結束。
陳才很快由列治文返回溫哥華,1890年初與其他人創辦三記號,他是大股東。三記號主要是從事出入口生意,其中一樣生意是批發中國大米給溫哥華的華商以及歐裔商人,同時出口卑詩省鹹魚到日本和中國。他又為罐頭魚廠提供資金、補給、土地以及設備。1901年,三記號入口超過350種中國貨品到加拿大,包括米、醃製果類、鹹貨、海味、豆、醬、油、中藥和酒,另外進口不同貨品像線、毛筆、火柴和毛巾仔等,貨品齊全。
20世紀初期,溫哥華華人受到政府政策歧視以及不公平對待,相比下,華商反可以在較公平的環境下營運,三記號的生意也愈做愈大。1907年即華埠暴亂那一年,三記號的利潤達到15至18萬加元(相等於現時400萬元),成為溫哥華華埠四大賺錢公司之一。他也擁有不少地產物業,在華埠就有十幅土地,在溫哥華其它地區及濱海區(Waterfront)也有土地,在溫哥華島那乃磨(Nanaimo)則擁有物業。1910年,三記號在溫哥華有五間住宅式酒店,同時營運兩間由德國人投資的酒店,這些酒店都聘用歐裔人士作雜役。
三記號生意愈做愈大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它與外地商家建立了信貸關係,好像它與香港的新同昌公司就有一個信貸系統。1902年,三記號向新同昌購買了6180加元貨品,五年之後,增加至17960加元,而三記號也利用新同昌給它的信貸,在1907年,總共欠新同昌7358元。而三記號又藉著同新同昌的聯繫,發展加中匯款服務,在卑詩省全省建立一個匯款網絡,協助華人將錢匯返中國。
陳才與葉生是生意上的競爭者,兩人都將本地製造的鹹魚出口到中國,1904至1905年,三記號出口到中國的鹽醃鯡魚(或者叫小沙丁魚 ,Salt Herring)共573噸,到1914年,已升了兩倍達1544噸。
陳才與葉生在船票代理上也有競爭。葉生在1889年取得加拿大太平洋鐵路(CPR)往中國船票的華埠代理權,一直是獨市生意,至1905年,陳才透過本地Dodwell and Company,取得英國藍煙通(囪)船公司及日本郵輪公司的溫哥華華埠代理權,與葉生開展一場來往中國船票的商戰。
三:買船票華洋一視同仁
當時CPR的優勢是由東部來搭船的乘客,可以以折扣價買到加拿大太平洋鐵路來到溫哥華的火車票,即提供一條龍服務。為打破CPR這個優勢,陳才與藍煙通向乘客承諾,以CPR相等價錢買到來溫哥華的火車票;又答應他們在東部的分銷商,如果分銷商能夠令顧客同時購買藍煙通船票以及CPR火車票,又令CPR不知情,他們可以得到額外兩元的佣金。
陳才更有一招撒手鐧。當時搭郵輪時,華人與白人分開艙,白人坐頭號,華人最多只能坐二等艙,變相是種族隔離。陳才宣傳藍煙通船票時,標明不分頭等或二等艙,指華人可以在整艘船自由走動,這個做法在當時是十分前衛。另外,陳才又向貧窮華人提供船票折扣,並表示會由三記號職員核實乘客的經濟情況。
陳才也喜歡投資一些較高風險生意。1893年,他入股合利字花兩成半股分,又進口鴉片煙。在1914年,陳才在華埠哥倫比亞街興建一間戲院,叫做昇平戲院,由1915至1918年,陳才由香港引進戲班在昇平戲院演出,不過這生意一直虧本。
20世紀初期,溫哥華華埠華人人口眾多,又遭受隔離,令華人的娛樂需求很大,溫哥華也成為海外粵劇其中一個最興旺的地方。1920至1925年期間,先後有五個粵劇戲班包括昇平、樂萬年、國豐年、祝民安和國中興到溫哥華演出,戲班其中一個主要演出地點是昇平戲院,另外是上海巷的僑醒戲院,以及緬街的Imperial Theatre。
陳才具有俠義精神,遇上不公平事件敢於反抗。在1899年,他聯同23間華資公司包括利源號及協德隆,要求溫哥華市府夏季每日在杜邦街灑水兩次,並且維修後巷;另外,他聯同華商向市府抗議溫市警察無理突擊檢查華埠。
1903年,他買下片打街夾卡路街角落的一塊30呎寬土地,但1912年,溫哥華市政府以擴闊卡打街路面為由,要徵用陳才部分土地。陳才交涉無效,最後雖然得到賠償,但本來30英呎寬的地,削減了24呎,剩下只有6呎。很多人指地皮這樣窄,甚麼樓也蓋不到,陳才卻不服氣,他聘請當時最著名的建築師布朗與吉接姆(Brown and Gillam)替他劃則,1913年興建了一幢全球最窄的商業樓宇--三記號大樓,至今這幢大樓仍然屹立溫哥華華埠,更成為溫哥華地標之一。
陳才反抗不公還有不少例子,如之前提過的1907年溫哥華華埠暴亂,白人暴徒闖入華埠大肆破壞,很多華人躲在家中不敢外出。陳才卻聯同拍檔溫哥華中華會館理事長沈滿,到溫哥華著名商店McLennan and McFeely,買下該公司所有手槍,分發給其它商人,以防暴徒再來搗亂。幸而暴徒未有再衝擊華埠,否則有可能爆發流血衝突,事件也引起溫哥華白人社會的憂慮。
除了溫哥華,陳才在香港也有影響力。1911年辛亥革命後,他的一艘木材船在運送期間被扣留,陳才要求香港英國政府向中國廣州政府施加壓力,最後木材船獲得放行。
與葉生一樣,陳才重視教育,1905年,他將三記號大樓三樓闢為大清保皇會中文學校,並且聘請教師教授華裔兒童中文。1908年,清朝計劃在溫哥華派駐領事,本來邀請陳才出任首任領事,但陳才以自己英文不佳婉拒,繼續在商場馳騁,直至1921年去世,享年64歲。
綜觀一生,陳才善用他的商業眼光、勤奮、族裔和家庭關係,以至人脈關係,成功開拓出他的商業王國,更以合法方式,向歧視和不公平說不,向其它人展示華人的尊嚴。他的商業成就,證明卑詩省當時存在不少歧視華人的政策同法例,但在商場上,華裔商人在法治的環境下,可以公平地與歐裔商人競爭,並且累積自己的財富。

陳才(前排右)與友人坐馬車遊史丹利公園的空心樹。
陳才(前排右)與友人坐馬車遊史丹利公園的空心樹。 20世紀初位於華埠卡路街的三記號。 20世紀初位於華埠卡路街的三記號。 敢於說不的陳才。 敢於說不的陳才。 身穿唐裝的陳才(右),1910年與不知名歐裔人士及男童合照。 溫哥華檔案館 身穿唐裝的陳才(右),1910年與不知名歐裔人士及男童合照。 溫哥華檔案館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小杜長子14歲生日 母吻賀兼爆尷尬事

治安簡訊

多市公布兩建商伙伴 打造兩千可負擔住房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