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道屋 ‧ 之一】巷道單位解決城市住屋荒 載滿溫馨三代情

【巷道屋】對一個住屋短缺的城市來說,巷道單位(laneway suites)有很大的意義。幾十年來,它們一直是市政府的一個非啓動項目:太複雜,太昂貴,太令人頭痛。但現在他們終於將政策落實執行,成為合法的住屋選擇。

據《多倫多生活》報導,長久以來,巷道都是城市的另一面,它們最初是馬車房和馬廄、馬匹、鐵匠和蹄鐵匠的所在地,以及馬夫和其他工人的住房。後來,它們成為運送煤炭、木材和煤渣的服務路線。然後,在戰後時代,它們被重建為車房,也成為一條只有車房門,陰森荒涼的走廊,至90年代,巷道更成為城市塗鴉勝地。

直至2020年代,多倫多的住屋問題嚴峻,更多的人以單車通勤,又或甚至不用通勤。在市中心的巷道社區,只有不到一半的家庭擁有一輛汽車。在樓價飆升速度超過了人們收入的時候,住房需求如此之高,城市土地如此寶貴,巷道單位就成為其中一種解決方案。

多年來,多倫多市政府沒有好好正視80年代末期建築師提出巷道單位立法的問題,擱置了約30年後,直至2018年終於通過了一項法規,允許在巷道裏建造房屋,就這樣,每個人都成為開發商。

自附例生效以來,已有50間巷道單位(不是「住宅」,附例堅持認為,因為它們被認為是該地段主要住宅的延伸)建成,另有131間正在建設中,另有58項申請正在通過審批程序。除此之外,還有為數不少的申請者正在咨詢建築師和建築商。

建造一個套房的費用從30萬元到60萬元不等,這取決於業主的預算、品味和心目中的結構功能。巷道單位被市場看好,因為不愁沒有租務市場;夾心一代需要一個新的長期護理方法;年青家庭已厭倦了家居擠迫的感覺; 上了年紀的「直升機父母」希望他們的孩子離開家。但又不會走得太遠。

巷道單位可以回應社會的需求,並產生許多社會效益:可持續性、不太擠迫的居住密度和支援網絡。巷道單位將令城市再出現一番新氣象,在社區裏會再次衍生出另一個社區來。

【巷道屋/之一】巷道屋  溫馨三代情

費雷拉(Nuno Ferreira,上圖右二)和父母、兄弟、祖父母和兩個阿姨在Trinity Bellwoods Park附近的一棟房子裡長大。這個家族從大西洋中央的亞速爾群島(Azores)移民過來,他們保留了許多傳統。

費雷拉回憶道:「每個星期天,祖母會早早起床,為我們做一頓大餐。」當中會有海鮮飯,或烤沙丁魚,或葡萄牙紅燒豬肉,還有蛋撻做甜點。春天的時候,一家人會以祖父用煤渣磚搭成的煙筒自製香腸。甚至當他的父母法蒂瑪(Fatima)和路易斯(Luis)在2000年搬進自己的房子時,他們住得仍然離他的祖父母很近。

在2017年當費雷拉的妻子懷孕時,他們也在考慮是否要搬回他父母住的房子裡。費雷拉說:「我們想,如果能讓我們的孩子擁有我曾經擁有的童年,那該有多好。」

碰巧,費雷拉的父母擁有一個獨特的房產。主屋被劃為住宅單位,但後面的車房空間,以前是屠宰場所在地,則被劃為商業用地。通常情況下,巷道住宅不能超過兩層樓高;然而,由於車房原則上屬於商業區的獨立地段,費雷拉懷疑樓層限制並不適用。

2017年,他委託建築公司提出一項計劃。在與市政府進行了一輪艱苦的談判後,終獲當局在車房頂部加建第二層和第三層,作為費雷拉的新家園。

費雷拉夫婦和兩歲的小女兒,以及8個月大的兒子終於在2021年3月搬入了他們的新家。費雷拉的母親現在負責周日的盛宴,這個家庭也恢復了製作香腸的古老傳統,他們還使用了升級版的煙薰爐。費雷拉強調這是一個全天的活動。

這一切都是他們所希望的,基里奧說:「每當我的女兒想去看她的祖父母,她可以下樓,他們每天都在一起玩。他們的關係很好,就像我和父母一樣。基本上,我的孩子不知道我們有獨立的房子。他們認為自己住在兩間房子裡。」

費雷拉的巷道單位,客廳在二樓,視野是不受干擾的,它比附近的每一棟房子都要高。

這個單位是超級絕緣的。這對夫婦還在屋頂上鋪設了管道,以讓他們將來安裝太陽能電池板

兩扇天窗將陽光引入住宅的主要樓層和上層。他們眺望遠方,穿過Little Portugal,可以看到Liberty Village和湖邊。

這是主人房


這是兩歲小女兒的房間

這是8個月大兒子的房間

定造的肉類煙薰爐還配備了一個燒烤爐和比薩餅烤箱。費雷拉說:「它非常熱,達800度,比薩餅在90秒內就能烤熟」。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無懼疫情 上個月逾74萬加拿大人出國旅行

加拿大運動員不杯葛北京冬奧 將參與賽事

57歲的士司機被殺 31歲疑兇落網控2級謀殺

北京冬奧2586相關入境者 確診72例不涉運動員職員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