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大選】投票前最後衝刺 四大政黨侯選議員談對華政策

【星島綜合報道】距聯邦大選尚餘一周之際,政黨黨領連日來馬不停蹄陳述其政綱及執政藍圖。而各個主要黨派的聯邦議員候選人亦征騎四出,為本身政黨的政蹟及政綱做選前最後衝剌宣傳。華人以致全國選民關心的選後新政府對華政策,亦成為大選的焦點議題,星島A1中文電台《A1出擊》邀請了來自聯邦保守黨國會議員候選人趙錦榮、聯邦自由黨候選人董晗鵬、聯邦新民主黨候選人郭旼修和聯邦綠黨候選人李肖君,分別闡述自己政黨派的對華政策。以下為訪問摘錄:

記:星島A1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馮凱欣

趙:聯邦保守黨國會議員候選人趙錦榮 (Kenny Chiu)

記:有些不太滿意奧圖爾的人會覺得,他是不是學特朗普啊,要針對中國來拿選票。你們會不會擔心這次的黨領和以往的黨領有些不同,反而會為你們帶來一些危機?

郭:在中加關係議題上,我們需要知道比如今年2月,我投票關於新疆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議案,自由黨沒有人投反對票,所有人都投讚成票,包括了新民主黨、綠黨,這個是加拿大國會所要表達的一個意念,而不是一個政黨那麼簡單。

21世紀中國壯大了,加拿大仍然是用20世紀70年代的那套國策與中國交往,這是個不健康的做法,無論是對中國也好對加拿大也好。面對一個壯大了的中國,一個在世界上去爭取影響力的中國,在加拿大的情報機關也告訴我們,俄羅斯、伊朗和中國都是嘗試影響加拿大。奧圖爾覺得要修正我們的中國政策,這不代表是絕對的強硬鷹派,不是特朗普那個做法。

第一樣我們看到的是,在奧圖爾還是保守黨的外交評論員的領導下,加拿大國會建立了加拿大中國特別委員會,這就是說我們在21世紀面對一個壯大的中國,怎麼樣正面的和中國繼續交往、合作,怎麼幫中國在國際關係上,和世界其他社區接軌。

尤其是在加拿大國家的立場上,我們要怎麼保障加拿大的安全,所以我想我們的中國政策就是個非常務實的中國政策。這一方面,無論是保守黨,自由黨,新民主黨,無論是國會議員或國民都很清楚,中國在21世紀會是個很強大的國家,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繼續和中國相處,需要重新建立政策。

所以奧圖爾想啟動,或是希望的是怎麼建立這個關係。比如說,加拿大根據引渡條約,逮捕了孟晚舟,而中國馬上就逮捕了兩名人士。又好像在2014年,我們溫哥華的Garratt夫婦,他們兩個被逮捕,是因為列治文市有個中國人,Su Bin給人抓了,並說他犯了間諜罪,黑客進入美國。

就因為這樣,我們的加拿人也同樣的受到拘控。這種人質外交,在21世紀的外交領域上已經是不能接受。這個不是北韓,這個是21世紀的中國。那所以如果我們保守黨政府要得到加拿大國民信任的話,就會去開出一條新路。怎樣正面和中國交往,也繼續幫助中國人民,中國政府看到世界的方向,開放透明,也從負責任的角度去看,不是那種橫蠻無理,用人質外交解決問題的做法。

 

記:星島A1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馮凱欣

董:聯邦自由黨候選人董晗鵬 (Han Dong)

記:我們兩個Michael還在中國,而自由黨也做不了什麼救回這兩個人。那你覺得再選自由黨,是不是在對外方面仍然會是軟弱呢?

董:對我來說,作為一個華裔委員,每一次我和外交官打交道,比如通電話參加會議,我都會提醒他們兩個Michael和其他兩個加拿大人都還在中國,而且他們都不是一個很正常的法律程序去處理這些事。我都會提到人權方面的顧慮,但我覺得中加關係是需要繼續溝通解決,而不是站在一個非常激進的立場,去指責一個世界大國,加拿大作為一個中等國家,通過這個方式對加拿大是不利的,不會有好結果。而且保守黨方面,有些人的看法和黨魁看法不一樣,黨跟黨領沒有一致性。我覺得自由黨在國際方面,對其他國家,中國或中東,都是多邊化和同盟國一起解決這個問題,這樣比較有建設性,我覺得激進是沒什麼好效果的。

 

記:擔不擔心杜魯多帶領的政府曾經涉及的醜聞,比如WE Charity,或者是國家實驗室有(華裔)科學家被辭退,政府文件又不願意公開,這些事件會影響你們的選情?

董:純粹從技術上來講,獨立的專員出了(判決)結果,澄清了總理有關WE Charity利益衝突的事件,他是完全沒問題。我知道做為反對黨,他們是應該講這些所謂的醜聞。但我覺得加拿大國民現在最關心的是疫情和經濟,在(家訪)拍門時很少人去追究陳年舊賬,要求解釋最後的結果和背景。他們的優先選擇是穩定復甦經濟,不是各個黨之間的鬥爭。黨之間的問題說不清,哈柏政府的時候也出了中飽私囊醜聞,有些人拿了好處,比如有些參議員。我們看回過去兩年這所有的醜聞,沒有人中飽私囊,最後專員做了這方面的調查,看了調查的結果可以知道,特魯多總理是完全做得對的,沒犯錯。

 

記:你言下之意是選民最關心的是經濟和荷包,政黨的誠信或者他們做事方式是不是光明磊落,去投票時選民都會忘記或者一筆勾銷?

董:我覺得選民應該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現在我(家訪)拍門後,我覺得氣候變化是很重要。這個對自由黨是個很大的優先,除了經濟復甦, 還有老人家的長期護理 ...... 第三點呢,我覺得選民和我講,他們對將來年輕人的就業很擔心,他們房屋方面也很擔心。

 

記:星島A1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馮凱欣

郭:聯邦新民主黨候選人郭旼修 (Kingsley Kwok)

記:加拿大現在有兩個Michael還在中國,每次在新聞中總理都是說,不能接受這個任意拘留,但兩個Miachael都還是在中國大陸。那你們新民主黨對於兩個Michael,或對華政策會是怎樣的呢?

郭:我們新民主黨的政綱裡是有對外關係。如果新民主黨組織了政府,我們是針對捍衛加拿大利益來看,我們會有強而有力,連串的戰略和盟友合作。我們能看到中國對法制,和我們加拿大對法制是有分歧的。我們要和盟友一起,對這個問題有所反應,特別是要捍衛加拿大的利益。如果我們有加拿大國民這樣被拘捕坐牢,我們是很重視國民的未來,我們對法制有很大的關注。中國的法制如果是和加拿大有分歧,我們都是會表達我們的立場。香港方面,我們對於捍衛加拿大的利益,我們很多加拿大國民在香港逗留,返工或在香港度假。我們很重視加拿大國民在香港的保障,我們很重視這點,所以我們會用捍衛加拿大的利益的方面來看。

加拿大一開始就是聯合國一份子,一直都有參與國際法,對人權很重視。香港也好,加拿大國民利益也好,所以針對這一方面的系統,我們會保護加拿大國民。如果有哪一個國家,中國也好,哪一個國家也好,侵犯加拿大的利益或國民的安全,我們全部都是重視的。我們也會重視哪個國家對加拿大的企業有侵犯,我們也會捍衛加拿大的利益。從始至終,我們新民主黨都是會說捍衛加拿大的利益,來做我們的出發點,如果在貿易方面,企業方面,有某個國家對我們有侵犯,我們都會重視。我不想在這個時段說我們會以牙還牙,這些都是口法,我們現在是在做訪問。但是在外交方面,是國家對國家,國家專員對專員私下會談的事情,所以我不想在訪問的場合說我們會怎麼做。但我們的新民主黨,出發點就是要捍衛加拿大的利益,我們加拿大國民的安全。加拿大是個有法治的國家,我們有很多自由和人權,所以我們也想保障加拿大人的利益。

 

記:星島A1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馮凱欣

李:聯邦綠黨候選人李肖君 (Mimi Lee)

記:你拉票的時候,有些選民說綠黨都是陪跑的,那為什麼陪跑也要跑呢,價值在哪兒?

李:所有的政黨都有小的時候,NDP都不是一次過有12個議席。我會做好我自己,我盡量去做我想做的事情。結果是怎樣誰也不知道,因為誰都沒有水晶球,沒人能預知未來。有些東西大家不知道,我一直和大家說,綠黨的議員去到國會裡頭,是完全可以根據他選區的選民的意願投票,而不是跟黨的綱領去投票。這就是綠黨和其他三個黨最不同的地方,也是其中一個選擇綠黨的主要原因。因為綠黨本身是個由下而上的黨派,我們每一個黨員都可以建議一些完全不同的政策擺入policy book裡面。

我自己本身,我入黨剛剛一年多,這一年裡我就和另兩個黨員建議了一份對華政策。我們的政策已經通過了,但由於現在突然說大選,很多東西都往後推了。我們的那條政策所以還未能正式入冊,但我們知道我們的政策已經被納入了。

說到對華政策,你要理解,因為擺入那個政策冊裡頭,我們不能寫得很細節。但只要看文字就知道,我們是在說大陸和專制國家的政策。政策裡我們是說,我們要把加拿大的貿易,同那些很明顯不尊重人權的國家,不可以有太多的貿易往來。剛剛出的2021年的綠黨政綱,也都有說,我們應該對所有這些專制政權的國家,不再和他們發展得太多。同時要增強與其他民主國家的合作,從而改變現在這個畸形的現狀。當然我們也會推動政府和中國周旋,看看怎麼能救回我們的兩位Michael。話說回來,我們的那一份(對華)政策,是差不多7成的黨員同意擺進去政策冊,我們才能擺進去。

另外綠黨的議員,每個人可以有不同的意見,所以到投票的時候,如果有議員不投,你都會看到他投反對票。這個才是真正民主的政黨,如果所有都是上頭說我們一定要這麼做,你們一定要跟著,那怎麼算民主?

 

(資料圖片) T12

訂閱星島網singtao.ca電郵快訊,每天可收到最快新聞資訊: https://cloud.marketing.ccue.ca/singtao_subscribe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決戰卡塔爾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本周末就在萬錦市 四個不能錯過的聖誕活動

【世盃戰果速遞】摩洛哥克羅地亞晉級 比利時跟加拿大出局

亞省發生最高6級系列地震 可能與此有關

TUMS抗胃酸咀嚼鈣片回收 產品夾雜質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