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移民更孤獨 統計局籲採取行動

 

【星島綜合報道】加拿大統計局(Statistics Canada)發布新報告。報告指出,加拿大移民中自我報告孤獨的案例在增加。該報告呼籲採取行動,獲取更多數據,解決這一問題。

據Global新聞台報道,統計局在最近發布的報告中採用了2018年社會總調研中搜集的數據,同時使用了其他來源的信息,以評估移民和在加拿大出生者的孤獨狀況。

研究者在報告中指出,新移民和老移民比加拿大出生者報告了更高水平的孤獨。同時,孤獨並不因為在加拿大生活的時間變長而減輕。

報告說,「考慮到孤獨影響身心健康的後果,在接下來加拿大從疫情中恢復的年份裏,需要對移民在疫情前即報告更高水平的孤獨這一問題持續予以關注。」

研究者發現,在加拿大生活10年及更短期的新移民和長期移民這兩個群體,都比在加拿大出生的15歲到64歲的群體報告了更多的孤獨案例。

移民群體和加拿大出生者群體的孤獨狀態在統計數據上差異巨大,其差異程度相當於加拿大出生低家庭收入者(年收入39,999元及更低)和加拿大出生中等家庭收入者(年收入40,000到 99,999元)之間的區別。

在根據年齡、婚姻狀態、母語、教育、就業狀態和家庭收入等區分的不同的移民群體中,自我報告的孤獨狀態都變化甚微。

根據報告,分居、離婚和喪偶者比單身或有伴侶者更加孤獨。研究者同時說,移民中受教育程度更高者孤獨案例更多,這和加拿大出生者是相反的。

哈卡克(Aaliya Hakak)是一名20多歲來自印度的多倫多大學學生,她剛獲得土木工程碩士學位。她兩年前來到加拿大,這意味著她在多倫多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疫情中度過的,這對她影響巨大。

她說,她會很多天都沒有和人當面說過話。她感到如此孤獨,她會到超市去,只為和收銀員聊天15秒。

疫情中面對面課程大部分都被取消。哈卡克說,和同學們通過Zoom或者Skype建立紐帶是很難的事。大家在網上談15分鐘的工作,然後就回到各自的生活。

哈卡克說,她在疫情中從多倫多市中心搬到了士嘉堡。在市中心時,和人交流的可能性更少。現在在士嘉堡要稍好一點,但也仍然有限。

「現在我去咖啡館,收銀員會多花兩秒鐘和我打招呼,在市中心則不會。在市中心我租住的公寓裏,我沒有見過我的房東,現在,在節日裏,我會給房東打電話問好。」

她說,她現在仍在考慮回到印度去,因為加拿大沒有什麼可以提供給她。當然她談的不是就業,她可能可以得到很好的職涯發展,但是她在這裏找不到社交生活和社區生活。

則法爾(Sadia Zafar)是社會服務機構鄰里組織(Neighbourhood Organization)的語言和技能發展項目經理。她同意加拿大統計局報告中的發現。

她說,談到在加拿大安居,很多人自動想到的是找工作、學英語、付房租,但她想到的是移民面臨的孤獨和他們的精神健康。

她繼而談到,由於精神健康在四處都被污名化,可能導致需要求助的人們不願意顯露需要幫助的跡象。

她表示,哈卡克的體驗是十分常見的。

至於下一步該怎麼做,報告說,目前缺乏充足的樣本,尤其對更易感到孤獨的長者更是如此。雖然報告沒有提出具體建議,但研究者呼籲,蒐集更多數據,研究這一問題,並推動人們對這一問題的認知,以便可能採取措施,解決孤獨的問題。

報告說,「自我覺察的孤獨是健康的重要指標。孤獨和緊張、抑鬱、焦慮和其他精神健康上的後果有關。孤獨也和多種身體疾病,例如心血管病、高膽固醇、高血壓有關,並增加發病率和死亡率。」

(圖:Global視頻截圖)T04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The Bay銷售紀念寄宿學校橘色衣服 被原住民抨擊是消費該事件

全國多2030人確診新冠肺炎 多12人不治 聯邦政府準備好幫助沙省應對疫情

外長嘉諾稱會睜大雙眼籌謀未來對華政策

多倫多警方:一名華裔駕車教練涉性侵學員被捕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