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移民交棒土炮接力 加拿大乒球放眼未來

[星島綜合報道]王臻(Eugene Wang)和張默(Mo Zhang 已經準備好交棒。

十多年來,這兩位奧運選手一直統治着加拿大的乒乓球運動。自從2000年代初從中國移民到加拿大以來,他們一直處於或接近加拿大乒球排名的頂端。他們已經達到了職業生涯的頂點,當他們即將參加很可能是他們最後一屆奧運會時,他們希望薪火可以相傳。

「我真的希望新一代能夠接我的棒,」35歲的王臻說。「在我心裏,我想培養出一些加拿大球員,他們可以真正爲國家發光,在世界舞台上發光。」

加拿大乒乓球的故事就是一個移民的故事。從歷史上看,這項運動在最高水平上一直被像王和張這樣的第一代加拿大人所主宰。在加拿大的20名奧運會乒乓球運動員中,只有6名出生在加拿大,14名移民運動員中有10名出生在中國。

不過,這種情況正在改變,21歲的加拿大出生的夏仲文(Jeremy Hazin)就是明證。

當夏仲文第一次參加東京奧運會時,他將代表加國乒球新一代。他的父親是巴勒斯坦人,母親是第二代華裔加拿大人,而他正是加拿大體育界長久以來所缺少的土生土長的明星。

以前,依賴像夏仲文這樣的人撐起加拿大乒乓球幾乎是天方夜譚。當加拿大乒乓球聯合會會長成員沙拉拉(Adham Sharara 1968年第一次從開羅來到加拿大時,乒乓球在這個國家更像是一項遊戲,而不是一項有組織的運動。

「當時,它幾乎不存在,加拿大幾乎沒有參加國際比賽。」沙拉拉說。

幾十年來,加拿大人的乒乓球生涯通常在大學畢業後就結束了。乒乓球會太少了,以致沙拉拉經常會找那些來自香港的留學生來和他打球。

然後,在90年代中期,加拿大的移民模式完全改變了。多年來,東亞移民幾乎全部來自香港,現在則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激增。「如果沒有中國移民,就不會有一個叫夏仲文的人,」夏仲文的父親薩姆(Sam)說。

當薩姆在70年代末移民到加拿大時,他「被迫」放棄了在伯利恆由細打到大的乒乓球。他說,大學畢業後就沒有地方玩了。二十年來,由於找不到對手,他完全放棄了這項運動。

2009年,情況發生了變化。夏仲文學校的一位家長說服薩姆來到當地的一家中國乒乓球會。那時候,夏仲文經常和他父親在一起,打乒乓球似乎是他放學後和周末假期時打發時間的生活。

很明顯,從一開始,夏仲文就表現出成爲乒乓球明星的天賦。年輕的球員通常會把球打到對面,出盡他們全身力量打球,就像棒球一樣。然而,夏仲文懂得正確地進行這項運動所需要的技巧。他總能把球送回桌上。

夏仲文記得球會裏的老中國男人經常叫他去和他們一起,他們喜歡和這個小男孩比賽,想鼓勵他不斷進步。一開始,夏仲文會輸,他無法理解那些乒乓球老手喜歡在球上施加的微妙旋轉。不過,幾個月後,他就弄明白了。他很快就開始打敗那些年長的人,每贏一次,就有更多人準備挑戰他。

夏仲文說:「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也許在這項運動中也有天賦。幾周或幾個月後,我沒有經過任何專業訓練就開始打贏他們。」

夏仲文的問題就是加拿大缺乏一個完整的發展體系。另一方面,在中國有寄宿學校,有才能的孩子可以在那裏接受訓練,發展他們的技能。王臻和張默每天要花67個小時打乒乓球,目標是進入中國國家隊,這可能是世界上最難進入的國家隊。對於夏仲文來說,他幾乎沒有任何支援,他的家人不得不投資幾十萬元來支持兒子的運動生涯。

「他只是在錯誤的地方長大,」薩姆說他的兒子,「我知道⋯⋯他本可以做得更好。我是說,你可以這麼說,所有在加拿大長大的乒乓球運動員,如果他們是在其他地方長大的,他們肯定會更好。」

在過去的十年裏,加拿大的乒乓球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在疫情來襲之前,參與人數達到創紀錄水平,乒乓球會的數量超過以往任何時候。

沙拉拉說,東京奧運會的目標是王臻和張默在混雙比賽中獲得獎牌,可惜他們在16強抽籤不幸碰上中國選手許昕/劉詩雯,並以14敗陣。但隨着他倆在不遠的將來會退役,沙拉拉對加拿大乒乓球在巴黎和洛杉磯舉行的奧運會,以至它在加拿大的未來感到樂觀。他預計一群非常有天賦的加拿大出生的球員將很快進入國家隊。

加拿大乒乓球史,應該很快便出現本土乒乓球霸主的競爭。對夏仲文、他的家人和加拿大乒乓球來說,這是值得期待的事情。

圖片:Table Tennis Canada、加通社

T09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加拿大7月份零售銷售下跌0.6%至558億元

黑純一「梗頸四」留憾

英超|紅軍中場艾簡達拿養傷至十月中

德甲|拜仁以寡敵眾挫弱旅 梅拿改寫隊史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