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警監控器對準臥室 多市男驚揭私隱疑慮

■伯納德發現警用監控攝錄器對準他的臥室。CBC
■伯納德發現警用監控攝錄器對準他的臥室。CBC

一名多倫多男子伯納德(Chad Barnard)住在丹佛大道(Danforth Ave)夾百老匯大道(Broadview Ave)地區。他到街角買咖啡時抬頭看見一個攝像頭,他之後更發現,在他住宅外這個有警方標誌的攝像頭直接對準了他臥室的窗戶。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多倫多警方發言人奧斯本(Connie Osborne)說,這個攝像頭安裝錯誤,從未被啟動過,隨即被迅速拆除了。奧斯本說,上述安裝錯誤的攝像頭將被安裝在切斯特山觀景區(Chester Hill Lookout)。
但是和伴侶在該社區已經居住了9年的伯納德說,他從未接到關於攝像頭的通知。他後來發現,當地市議員方卓怡(Paula Fletcher)對攝像頭的安裝也不知情。
安省投資了200萬元用於擴展閉路監控系統的覆蓋面。這個攝像頭是其中的一個。多倫多警方已經在全市各個地點安裝了34個攝像頭,預計還會再裝40個。
設置地點或需考量
伯納德說,他的鄰居聽說攝像頭對準他臥室的消息,最初嚇了一跳,但隨後卻支持將該攝像頭移往切斯特山,以阻止槍支和黑幫犯罪。這個看法和安省政府的說法是一樣的。
但懷雅遜大學領導力實驗室高級政策分析師馬蘇迪(Joe Masoodi)說,對抗槍支和黑幫暴力案件,比僅僅安裝幾個閉路監控攝像頭要複雜得多。
他說,有多個變量對攝像頭的有效性產生影響,包括是否有人監控攝像頭、攝像頭安裝位置,以及警方有怎樣的干預政策等。
他說,研究顯示,閉路監控攝像頭對預防物業犯罪和盜竊可能有效,但對暴力犯罪並沒有效果。相反,還有可能帶來意料之外的後果。
犯罪活動或轉移更弱勢區
馬蘇迪說,犯罪活動可能轉移到沒有攝像頭的更弱勢地區,一些邊緣化或族裔化的社區可能遭受過度執法。
加拿大公民自由協會(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執行總監布萊恩特(Michael Bryant)也同意這一看法。
他說,一些社區可能覺得攝像頭讓他們覺得更安全,但另一些社區,尤其是族裔化的社區,可能會覺得他們被指責犯了錯。
所以他強烈建議,在安裝攝像頭前,需要對社區進行有意義的諮詢,並要得到社區同意。
布萊恩特說,法律要求,攝像頭的安裝必須是必要的和均衡的,光說用於對抗槍支暴力是不夠的。比方說,在一個警方會進行常規巡邏的地區安裝攝像頭就不是必要和均衡的。他說,如果進行了諮詢,伯納德遇到的情況就不會發生。而伯納德擔心的是管理這些閉路監控攝像頭的規則。他說:「我搜尋到的訊息強烈顯示,規則還沒有到位,對這些警方攝像頭的規管是以後的事。」

■伯納德擔心監控攝錄器的管理規則。CBC ■伯納德擔心監控攝錄器的管理規則。CBC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方便周末購物兼打針 多市五商場設疫苗站

全國添4573疫例39歿 活躍個案逾4.4萬宗

長期新冠症成因未明

安省增727人染疫 7天平均新例續降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