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教練病逝爸爸患癌 加國14歲小飛魚逆境游出彩虹

【星島綜合報道】今年6月,麥甘杜絲(Summer McIntosh)站在多倫多泛美體育中心(Toronto Pan Am Sports Centre)的泳池甲板上,剛剛擊敗了四面奧運會獎牌得主奧萊克夏克( Penny Oleksiak),贏得了200米自由泳比賽,獲得了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參賽資格。

這名14歲的女孩喘口氣,臉上帶着笑容。「你知道, 這太瘋狂了。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氣喘吁吁地說。「對每個人來說,這都是瘋狂的一年。我真的很開心。」

那天是父親節,賽場內的大屏幕上出現了她的父親格雷(Greg),他接受了賽後採訪。麥甘杜絲一看見他,眼睛就亮了起來。她笑着揮手說:「那是我爸爸。」

有一分鐘,格雷幾乎說不出話來,但他鎮定下來。「她很努力,看到她付出的努力得到回報,真是太棒了,這是她應得的。」

這是格雷幾周來第一次下牀。自一月以來,他一直在與癌症鬥爭。

麥甘杜絲的母親吉爾(Jill McIntosh)說:「他應該因此獲得奧斯卡獎,因爲他真的沒有離開過牀,那是他第一次洗澡和穿上襯衫。」

在過去的7個月裏,吉爾一直是全家團結在一起的粘合劑。今年1月,格雷被診斷出患有癌症,這家人決定分開,以將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降至最低。

格雷搬進了多倫多市中心瑪格麗特公主癌症中心附近的一個地方。吉爾和麥甘杜絲在安大略省斯卡伯勒租了一套公寓。格雷和吉爾的另一個女兒布魯克(Brooke)是一名出色的雙人花樣滑冰運動員,曾參加2020年青年奧運會。

「布魯克參加滑冰比賽的時候,我就會去她家裏,把冰箱裝滿。我沒法和她聯繫。然後我戴上三層面罩,陪伴格雷,盡可能地幫助他。」吉爾說。「我得過一天算一天,像個游泳運動員,不要太害怕未來。」

事實上吉爾很清楚,她曾代表加拿大參加1984年奧運會的游泳比賽,她知道如何成爲一名優秀的游泳運動員。

因此,她竭盡所能幫助麥甘杜絲集中精力,朝着取得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的目標努力。但這名年輕的游泳運動員其實面臨着更多的困境,她的長期教練索伯恩(Kevin Thorburn)20204月去世。

對於加拿大游泳界和麥甘杜絲來說,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損失。

「在這場疫症期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挑戰,但她突然失去了教練,對她和所有人來說都是毀滅性的打擊。」吉爾說:「然後完全顛倒了她的訓練方式,這對她來說有點可怕。一切都是新的。然後是她爸爸的病情。資格賽開始,資格賽結束,她應付自如,我爲她感到驕傲。」

麥甘杜絲是你所見過的最適應力強的14歲孩子。現在,她發現自己第一次參加奧運會,在一場疫症中,沒有家人陪伴。

格雷正在康復的路上,麥甘杜絲在去東京之前見到了他。然後,她去了溫哥華的一個集訓營,待了一個多星期,然後乘飛機去參加奧運會。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到來之前,吉爾也飛到溫哥華和她的女兒相處了幾天。

「我媽媽非常支持我。她開車送我,盡她所能讓我感覺自己準備好了。她只是在做一個普通的媽媽。如果我表現不好,他會安慰我,她實在太神奇了。」

麥甘杜絲和她姐姐是最好的朋友。她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一起游泳了。吉爾說布魯克在一開始可能是更好的游泳者,麥甘杜絲也溜冰。兩人也非常支持對方,在比賽時互相關注,總是希望對方得到最好的。

5年前,布魯克和麥甘杜絲在泛美體育中心(Pan Am Sports Centre)的泳池甲板上與奧萊克夏克拍了張照片,這一刻深深印在了他們兩人的腦海裏,並激勵麥甘杜絲去參加奧運會。

現在她將和2016年奧運會冠軍一起參加奧運會。吉爾說:「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我甚至沒有想到她會選擇游泳,更不用說去參加奧運會了。」

她把麥甘杜絲描述成一個外向、傻傻的孩子,但也能輕輕一按開關,在短時間內變得超級有競爭力。「一瞬間,她可以完全專注於手頭的任務。她很擅長做一個愚蠢的、自由奔放的小女孩,然後在某一刻極度專注。」奧萊克夏克也說她是「全是汽油,沒有剎掣」。

疫情對即使是最資深的運動員來說都是挑戰,更不用說麥甘杜絲在個人層面上承受了什麼。但是這個14歲的女孩對她的重大時刻保持了正確的態度。

「我所能做的就是盡力而爲。我會盡最大努力訓練,盡最大努力游泳,」她說。「我仍在『消化』眼前的一切,感覺還不太真實。但我很高興看到我的努力得到了回報。」

圖片:加通社

T09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每逢大戰 魔獸掉牙

省府拒絕專員建議 認為WorkSafe BC不該賠償特殊費用給受傷勞工

全國多2030人確診新冠肺炎 多12人不治 聯邦政府準備好幫助沙省應對疫情

英甲|錫周三門將蝦碌失球 醜出英倫三島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