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市逾300人烛光晚会 纪念7.21誓捍港人自由

■钢琴家兼画家蔡维纪(右)手持为元朗7.21事件绘画的画。他将捐出另外两幅作品义卖。本报记者摄
■钢琴家兼画家蔡维纪(右)手持为元朗7.21事件绘画的画。他将捐出另外两幅作品义卖。本报记者摄

超过300名市民昨晚在多伦多北约克的赖士民广场(Mel Lastman Square)集会,为香港的元朗7.21事件举行祝祷烛光晚会。温哥华也有快闪活动和集会,纪念元朗7.21事件。

加拿大港加联会长冯玉兰表示,最近几乎每日收到香港的求助电话,近日更接到多名香港区议员的求救。她称香港政府强迫区议员辞职,否则要追讨过去两年多以来合共超过100万元的薪酬。反映出中国和香港特区政府是有意赶尽杀绝。
她说,据悉“开放工作签证”已经有数千人申请,“开放留学签证”的数目则尚未知,但估计人数不少。现时逃离香港的人以去英国最多,但当中有很多人并不是以英国为目的地,是为赶在8月1日香港新法实施前离开,取道英国、台湾和其他国家的人,准备在加拿大9月国门重开后,便寻求前来定居和安全庇护。
加开放签可能已数千人申请
她说,港加联和多伦多香港家长组在昨日也正式展开筹款运动。筹集的基金将延续向政府和国会的游说工作,移民部的救生艇计划和开放签证,正是港加联多年游说的成果;也因应本国开关在即,设立安全屋协助和支援抵埗的香港民运前线人员;并且在适当时候举行展览,透过图片、电影、政治漫画和其他文宣作品向加拿大社会介绍香港的情况。
冯玉兰称,加拿大极有可能在今年9月大选,对香港民主运动最坏的情况是自由党取得大多数议席。目前的少数政府执政对公民社会的游说最有利。
多伦多香港家长组发言人谢先生说,1992年移民加拿大后仍然两地往返,2014年参加雨伞革命,对香港感到很失望,因此决定辞工返回加国。香港家长组在2019年以前主要协助政治庇护,联邦政府推出救生艇计划后,便协助很多只身在加拿大的年轻人。今年7月以来,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人前来多伦多,今年以来已经有20多人需要安全屋。全家人一齐抵达的基本上已经预先租屋,也有部分人可以在亲友家中栖身,但他们仍然需要安居服务。
他说,目前的安全屋有4间房,最多可以容纳8人,年龄最低只有16岁,最大也只是25岁;很多人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害怕与外人说话,仍然担心会被国安拍摄而不敢出席集会。
很多人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冯玉兰说,烛光晚会是要让加拿大政府和社会,以至全世界的人知道,公民社会绝对不会忘记两年前的7月21日,在香港元朗发生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的事件,并且要追溯责任。集会也是一次誓师,港加联和多伦多香港家长组以及众多支持、关心香港的人,会继续坚守国际前线的岗位。
在温哥华,温支联等团体昨天也举办快闪活动,汽车游行和烛光晚会,以纪念元朗7.21事件,并谴责香港警黑勾结,制造血案,人神共愤。

■多伦多香港家长组发言人谢先生向市民介绍义卖物品。本报记者摄
■多伦多香港家长组发言人谢先生向市民介绍义卖物品。本报记者摄 ■香港守护孩子的成员在会上朗读7.21事件首名被袭击市民的经过。本报记者摄 ■香港守护孩子的成员在会上朗读7.21事件首名被袭击市民的经过。本报记者摄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孟晚舟两米高同时获释 论者指如冷战时换人质

渥京将推第3针计划

加中美快刀斩乱麻 孟晚舟获释已返华

孟晚舟发表感言 感谢加拿大国民关心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