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顧問與人權組織談「開放式工作簽證」新政策

【星島綜合報道】移民部周四宣布,一些身在加拿大的人,簽證快到期,可以申請一種新的開放式工作簽證。星島A1中文電台節目《A1出擊》主持馮凱欣,請來移民顧問黃國為及香港監察(HongKongWatch) 創辦人之一的林綺雲(Aileen Calverley ) ,探討相關新政策。

問:星島A1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馮凱欣

黃:移民顧問黃國為

林:香港監察創辦人之一林綺雲

移民顧問黃國為

問:移民部今天講及的新措施,其實對哪一批人最有幫助?

黃:大約在五月初,移民部長突然宣布一個九萬人的計劃。九萬名額分為兩個部分,五萬是現時手持工簽的foreign workers,亦即外勞;四萬是畢業不久的留學生,當然包括來自香港的畢業留學生。這四萬人屬於第二類,不出23 小時,40,000個名額全都搶去了。

剩下來的foreign workers又有兩個分流,就是在疫情中屬於護理人員,應該沒有太多香港人的了。第二類是essential workers,essential workers的定義是,在疫情中,他們仍是勞苦功高,支撐經濟,超市的收銀員 、理貨員、清潔工,就是essential,所以給配額這類基層一點工作的人,那是破天荒的。如是者,人們就去申請。這類人申請後,一部分人的工簽將會到期,不知怎辦,當初這個項目的設計不容許遞表後,來個搭橋式,等你繼續工作。我們業界當然會說,不能那麽殘忍,當然就向移民部反映意見。移民部長從善如流,終歸宣布,好吧,這類人在九萬人的計劃下,已申請移民,如果在等候審批期間工簽到期,可以拿bridging,就叫搭橋式,也就是說,你可以繼續上班,不用突然停工的意思。

問:那等於說,可以過渡這個時期,中間不用有個空隙或空窗期,以致不知怎麽辦,或是沒能工作。

黃:對,因為空窗期很不人道,不是當初項目的原意,這是自己摑自己嘴巴。

問:這種開放式工作簽證有效期到2022年 12月 31日止,移民部是不是有信心清理積壓個案,所以設定限期?

黃:是的,其實這類申請並不很複雜,所以它給你那張 bridging(證明書),新的那張有效期足夠有餘,不用擔心再要續期。移民部今年的壓力相當大,它要登陸40.1萬名(新移民),暫時頭4個月,只有10萬多一點人登陸,所以它要急起直追,所以,這9萬多配額,政府沒理由不快點完成它的目標。當然這不是一定要達標,一個都不能少。譬如,去年2020年疫情,當初說(接納新移民)35萬人,終歸只有18萬人登陸,相差很遠。這麽說吧,那是工作目標。換句話說,移民部長要向總理負責,盡量準備更多人登陸,在2021年登陸,準備經濟在明年復甦的時候,這些人繼續工作下去,就是這個意思。

問:今日提到的這批人,以你的接觸,多不多人問你,說我的工作簽證快到期,我的永久居留申請還沒審批,中間這段時期,我該怎麽辦?你接觸的人,是不是很多有這個情況?

黃:是的,國際留學生這一群,條件的確寬鬆得很,很多不需要快速express entry,這個不是為香港人而設,只是時間上湊巧,香港留學生都能受惠。部分人開始問,有這樣的事,他們一知道有工簽續簽,可以繼續工作,馬上放心,不用擔心下一步怎麽辦,取個心安。

問:移民部周四(15日)說,要到7月 26日,才有詳情。不過,它今天有多一項資料,說申請人的配偶,同居伴侶,18歲或以上依賴父母供養的,都合資格申請開放式工作簽證。那就是說,整個家庭的人都可以工作?

黃: 對,其實一向都是那樣。譬如主要申請人有資格,有一份工作,可以持續工作,他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自然可以跟隨,配偶橫向申請spousal,子女繼續拿學簽,免費唸書,繼續生活。

問:你預計審批需時多久?因為一批人的工作簽證到期,其實他們都很需要維生。

黃: 首先,他們遞交申請表時,工簽應該未到期。這些簽證申請有一個鎖定概念(lock-in concept)。只要你在簽證還沒到期前遞交申請表,一定是網上辦理的了。譬如,你的簽證下周一到期,我今天遞交表格。你遞交表格後,移民部花費多少時間處理,不要緊,你繼續維持你原本的身份,例如是工簽,全家一起申請,已lock-in了,就是這個意思。

問:可是, 7月 26日才開始申請,一些人會不會過了期。你說在過期前申請,已過期的人又怎麽處理?

黃:暫時我見到的是比較少,當然世事無絕對。通常bridging open work permit讓你繼續工作,要看它宣布的細節,因為這個政策有點是我們業界炮轟它,說不人道,它才彌補,它會不會想到一些方法補遺,我們到時要看看,它有沒有優惠措施。

問:你預計它到時還會有什麽詳情公布?因為它今天說得簡單,例如說你可以申請,期限是明年年底,或是配偶等等。到時詳情有什麽要留意?

黃:通常很簡單,為什麽呢?因為首先你已遞交移民申請,移民部的資料,絕大部分移民材料都已拿到,你已說明現職狀況,以前背景資料統統有,bridging open work permit 申請程序很簡單,簡單如一,二,三。

香港監察創辦人之一林綺雲

問:剛才跟移民顧問談話,了解到周四(15日)移民部最新公布,新的開放式工作簽證可以簽發給正在申請永久居留,而未獲審批的人。如果人們在香港申請這種開放式簽證,情況會是怎樣?香港人就是要拿良民證,看來拿良民證也很合理,可是一些人申請會不會卡住?譬如<蘋果日報>記者員工去拿良民證。還有,網上暫時有一些相當混亂的訊息,因為在疫情期間沒有完全開關,沒有僱主聘請,可否入境?

林:以往都是要有人聘請你,你才能來的。開放式工作簽證(open work permit)的意思是,給你個工簽可以來這裡找工作,給你幾年時間,之後你可以留下來。跟著你找工作,譬如你工作滿一年,就可以留下來,辦移民的了。可是,由於疫情,你要有人聘請你才能在這個封關期飛來這裡。開放式工作簽證就是說,你不需要事前有job offer。如果你已有job offer,在封關期則可以入境。因為現在其他人不可以入境,只是公民或居民可以入境,或者是有親屬,才能回來。

我們曾跟外交部澄清,是不是現在要特別給香港人(通融),他們說沒有聽到這樣的指引。如果有些人收到信,說他有exemption(豁免),可以入境,那麽就可以。其實那個指引周二才推出,我們周三才共享訊息。始終都是要有job offer,才可以即時飛來。不然,你還是要等開關。我們不知道什麽時候,可能是9月。到開關的時候,你拿著那封信,就可以到海關拿個visa,那叫open work permit,不需要job offer。若現在已有job offer,就是在疫情封關的時候,你都可以入境的意思。加拿大的開放式工作簽證,是幫助年輕人移民的方案,其實是很成功的。

但是,它始終有一個問題,就是人們始終要有良民證。我們也跟外交部談過這個問題,這事也惱人。因為對於很多香港抗爭者來說,要申請良民證,其實要去警局,你就是通知警察,說「我要走佬(出走),你快些來捉我啦。」我們都覺得很難做,譬如說《蘋果日報》的記者,他們都想參加這個計劃,他們都想來加拿大,他們就要去拿良民證。那麽,我們覺得,會不會抓更多人?我們有跟外交部談論這事,他們說,都是需要申請良民證。但是,他們都有提到,如果是《蘋果日報》,如果有機會被「國安法」打壓,我們也可以拿出一些特別案例,跟他們討論。我覺得,在加拿大方面,這個方案本來的意圖是很好的,幫助一些年輕人,可堵住缺口(fill the gap),因為拿BNO可以離開(去英國)的人都是24歲以上,加國打開這個途徑,是要給年輕人的。對於一些有機會被捕,或是受政治打壓的朋友,可能未必直接有用。所以,我們會繼續跟政府商討這事。

它前日剛剛公布一些更新訊息,現在可涵蓋副學士(associate degree),因為之前人們問,要到什麽學歷,什麽人才有份。很多人問,包不包括副學士?因為香港有副學士學位。它現在提出新指引,說會涵蓋。在新指引下,還有其他簡單資料,大家可以上網瀏覽。

又有另一個傳言,說現在加拿大開通,人人申請open permit,都可以來加拿大,其實我們都有問外交部,他們說沒有聽到那樣的指引。新指引見載網頁,它清楚說明,來加拿大的人一定要有那封批准來加的信,要有eTA (Electronic Travel Authorization)。沒有那封信,你還是要等到開關,才能來加。

問:剛才你提到良民證,我記得你說過,一些人沒有良民證,也能成功抵加。可是它現在最低的要求,一定要有良民證,是不是?

林:是的,因為有些人拿不出良民證,他們就要經過很繁複的手續,不過最終他們都辦到了。但是,一般人都是要拿良民證,所以人人都要申請。你一提出申請,所有人都要到警察局申請。你一申請,等於驚動了整個系統,警察就知道你要走。我覺得,是否真正需要? 因為BNO,不是人人都要良民證,他們會問你有沒有conviction(定罪)。但是,加拿大很有趣,它要求人們拿良民證。那是很大的分別,因為BNO不是很多人要拿良民證。

那麽,你為什麽要有那樣一個requirement(規例)?說法就是,那是他們一貫的手續,不會取消。你拿不出來,你要解釋,你解釋合理,它就會做一個決定。我們知道一個例子,就是有一個《蘋果日報》記者去辦良民證。我們覺得,會不會很危險?

問:為什麽《蘋果日報》記者去拿良民證,當局會起疑心?他在《蘋果日報》工作,他不是犯法。

林:對,譬如現在《蘋果日報》也有很多高層在囚,他們在「國安法」下被控勾結外國勢力。現在有多個高層人員不准保釋,他們的審訊可能要拖延到兩年後,基本上,他們是在坐牢。那麽,《蘋果日報》那群高層人員做錯了什麽?他們寫的東西,是不是政權不喜歡,他們就要坐牢?這是很大的問題,這是不是罪行?很多《蘋果日報》記者報道很多外國事物,我們都接受過很多《蘋果日報》的訪問,那是勾結外國勢力。還有很多《蘋果日報》記者駐美國,駐英國,駐加拿大,這些記者是否都很危險呢?我們覺得那是一個很大的疑問,有人被捕,被告勾結外國勢力,其他記者申請良民證,會不會被捕?這是我們的疑問。

好像歐盟對香港的決議,其中一項說到歐盟的救生艇,就是特別為記者而設,它的決議也有提到《蘋果日報》,因為不能平白封殺它,close(關閉)一份報紙,跟著抓了它的高層,全部控告他們勾結外國勢力。有哪些傳媒不與外國聯繫的呢?這個令人想不通。

問:你提到歐盟對香港的決議,也有提及幫助香港記者,特別是《蘋果日報》,可以移民到歐洲。歐洲議會上周也有通過議案,呼籲成員國政治代表不要出席明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較早前,中歐全面投資協議已凍結,但近日歐洲具有代表性的商界領袖,例如寶馬車廠,都想繼續跟中國做生意。似乎歐洲想用經濟,向中國施壓,換取人權。

林:歐洲傳統上不太認識整個地緣政治,亦即亞洲,對中國的發展,其實他們不太清楚。首先是歐洲議會,亦即議員,民選議員,他們是一個陣營;另一個是歐盟國家代表;再另一個陣營是各國家元首,另外一批是最有勢力的商界,他們其實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很大,大家各有盤算。說到歐洲議會,大比數通過了多項對香港很重要的決議,包括引入歐盟救生艇計劃,給香港記者簽發緊急旅遊證件。歐盟救生艇計劃現時沒有詳盡資料,說明它會如何處理。但那項決議投票通過後,立陶宛馬上說,它會收容香港人,那些沒有護照的,走不了的,都會收容,但細節如何,我們要瞭解清楚,它怎麽辦到。歐盟議員的決議雖然是resolution,沒有約束性,但對歐盟有壓力。

 

(資料圖片)

 

 

【看星島*知天下】請立即下載「星島新聞(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體驗卑詩文化美 維農賞楓摘果品酒正合時

31歲男子駕駛水上電單車失蹤 1天後屍體被發現

往返多倫多至卡加利 新航空公司推每周2班服務 票價99元起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