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人打完疫苗患罕有神经系统病 申请政府赔偿或有难度

【星岛综合报道】联邦政府自本周开始接受疫苗损伤赔偿计划 (Vaccine Injury Support Program)的申请,但一些在接种后被诊断出患有罕见严重疾病的人,却不肯定是否能获得赔偿。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今年在加拿大注射的数百万剂量疫苗中,严重的副作用非常罕见。但是,任何疫苗都有可能产生副作用,该项赔偿计划不仅针对新冠状病毒疫苗,而且还包括其他疫苗。

要符合条件,申请者必须在加拿大接种卫生部批准的疫苗,并被诊断为 “严重和永久性伤害”。但假如有人受了严重伤害,有一段时间不能工作,但几个月后最终康复了呢?这有资格获得赔偿吗?

亚省居民海利克森(Murry Hellekson)希望可以获得赔偿。他在亚省埃德森市(Edson)自家附近的药房接种新冠疫苗,之前他是个健康的49岁男子,在当地一家木材厂从事体力劳动工作。他接种疫苗几周后,开始感到一些麻木和刺痛。他的胳膊和双腿失去了力量。

他为此去了当地急症室几次,最后转介到爱明顿的神经科专家,确诊患上格林巴利症候群(Guillain- Barre Syndrome,简称 GBS),这是一种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因为身体的免疫系统会触发攻击神经,如果不治疗,最终会导致瘫痪。

他说自己从未遇过这种病,害怕自己复元不了,甚至开始打电话给亲戚。他的妻子多诺万(Jennifer Donovan)也不得不请假照顾他。妻子对CBC说: “看见自己的丈夫由一个硬汉,一直能走来走去,到现在甚至不能走路。这样,很多事情会在你的脑中闪过。”

49岁壮汉海利克森(Murry Hellekson)得GBS病,如果治不好,最终会导致瘫痪。

 

在医院住了5天后,丈夫回家了。但他可能要停工4至6个月 ...... 这因为他做了正确的事情,就是听从政府呼吁接种了疫苗。

海利克森说:“我认为政府应该是为我们好的。”他的手和腿仍然麻木,必须用柺杖走路。他说:“有些人永远不会完全康复”,但他仍然有信心自己能够康复。

 

15宗GBS病例

40岁的道威(Matthew Dawe)在卡加利接受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后约10天,脚开始麻木,当时他正在遛狗。几小时后,他被送进了急症室,身体的不同部位慢慢失去了功能。

医护人员没有立即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他们甚至认为可能感染了新冠状病毒。但最终他被诊断出患有GBS。

40岁的道威打疫苗后患有GBS病症。

道威说:“你不知道它会在那哪里停下来。”他在入院前几天才跑了5公里。他祈祷自己的治疗能在肺部瘫痪前起作用,否则他将要使用呼吸机。

他的医生和上文提到海利克森的医生一样,向加拿大卫生部报告了这种疫苗的副作用。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但他们并不孤单。截至5月21日,加拿大卫生部的接种疫苗后不良反应事故跟踪系统中显示,在数百名有严重副作用接种者中,有15宗GBS病例。

该部门告诉CBC新闻台,15宗GBS病例里有7宗与辉瑞疫苗有关,8宗与阿斯利康疫苗有关。

患者道威表示自己很幸运,因为在太多肌肉流失前已得到治疗。他是加拿大Shell公司的项目经理,享有福利津贴去应付医疗开支、治疗费用和病假收入等,他知道其他人没有这么幸运。

针对疫情的联邦疾病津贴针对的是病毒,而不是因疫苗而病倒的人。

“苛刻”的标准

这两名GBS病人因在网上寻找资讯而认识,现在他们希望其他人对这种罕见情况加以警惕,也不要掉以轻心,而医生也要多加注意。

海利克森说自己已经厌倦了政客们总是说如果你染疫,他们将如何帮助你的话,但“假如政府给你东西,注入你的手臂伤害了你呢?”他说,政府在开始分发疫苗并大力推行之前,应该已经做好了准备。

患上GBS的海利克森,他的手和腿仍然麻木,出院后必须用柺杖走路。

在大流行爆发之前,加拿大是七国集团唯一没有承担所有伤害责任的政府,以保护疫苗开发者免受诉讼的国家。但是联邦政府的新冠病毒疫苗采购合同,要求加拿大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无过错赔偿计划,这可追溯到12月初,当时加拿大人已开始接种疫苗。

加拿大卫生部在发给CBC新闻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新的赔偿计划会把“严重和永久性伤害”定义为“严重的、危及生命或改变生活的伤害,可能需要住院治疗,或延长现有的住院治疗,并导致持续或严重残疾或无能,或者导致先天性畸形或死亡。”

道威表示,他觉得该赔偿计划的语言有些“苛刻”和主观,听起来像是政府在试图节省开支。他问道:“假如我在8个月内康复,这是否禁止我获得伤害赔偿金呢 ?”他强调:“这不是现实世界的运作方式。如果你要为一毎机构承担所有责任,你不能只是过滤出你想承担的那部分。你想承担永久损害赔偿的责任,但又不想承担疼痛和痛苦?”

道威表示他计划聘请一名律师帮助他申请赔偿,以确保需要时可以上诉。海利克森也有同样打算。

其他司法管辖区的类似赔偿计划可以为患有GBS的人提供12万元左右的赔偿。接种疫苗后死亡的人,就像最近在加拿大发生的几个血凝块病例,可以得到接近25万元的赔偿。

加拿大卫生部拒绝回答CBC今年较早时候提出,有关可用于赔偿的确切数额和总资金的问题。但是,国会提交的2021-22年度开支估计要求获得1,900万元的授权,用于该赔偿项目头几个月的运作。

亚省居民海利克森听从政府呼吁打疫苗而得到罕有的GBS病症,他希望可以获得政府赔偿。

 

规条应灵活但“不对抗”

新的联邦赔偿计划本周启动了其申请网站,第三方RCGT已签约管理该计划,并将根据政府制定的标准监督索赔的处理和裁决。

渥太华医院研究所的流行病学研究员兼医学教授威尔逊(Kumanan Wilson),在这个项目的设计中被征求了意见。他说,希望裁决者采用民法门槛,在裁决中权衡证据,而不是强迫申请人明确证明自己接种疫苗带来的伤害。他说:“与美国的法庭体系相比,法庭体系的对抗性要小得多。这不是对抗性的。这是为了公平。这意味着宽容。”

医学教授威尔逊说,索偿标准中的模糊语言可让解释具有一定的灵活性,特别是有关疫苗副作用的科学继续发展下去。“这是一份活文件,它会改变的。”

他说:“来自公众的反馈将非常重要,”特别是如果疫苗将被要求作为某些领域的就业条件。“我的看法是:这些人应该得到补偿。”

(图片:CBC) T11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全新1元硬币下周一发行 纪念已故爵士钢琴家Oscar Peterson

安德里斯古主场不敌郑钦文 埃利亚西米再凭强发球过关

纽芬兰省山火 气候学家指出 大家要采取行动 应对气候变化

卑诗涉及警员的开枪事故大幅增加 专家吁采不同的犯罪应对方式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