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妇从中国斗到温市 法庭溅血一被刺命危

事发后,警方接报到场。图为在3月时,多个温哥华警员在温市中心的卑诗最高法院外。CBC 事发后,警方接报到场。图为在3月时,多个温哥华警员在温市中心的卑诗最高法院外。CBC

温哥华的卑诗最高法院发生血案, 华裔女被告刺伤另一个华裔女子,伤者有生命危险,疑凶当场被捕,被控告严重伤人。

刺人者和被刺者都是53岁。两人的争拗纠缠多年。在周二早上,陆静(Jing Lu,译音)准备要求法官,把沈嘉琳(Catherine Shen,译音)判处监禁,理由是藐视法庭,而事件发展至最后,是沈嘉琳被指袭击陆静,令陆静受伤送院,伤势严重,且有生命危险。沈嘉琳被戴上手铐,带离法庭,并被落案控以严重袭击伤人罪。
该事件引发有关温哥华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大楼内保安问题的关注。在该法院,公众在大部分情况下可以入内,无需经过检查是否藏有武器。
16年前已网上“交锋”
自2005年以来,陆静和沈嘉琳一直在中文网上论坛上“交锋”,互相作出尖锐的评论,当时两人在网上认识,并正准备从中国移民到加拿大。她们互相指责自负和做事偷偷摸摸,又攻击对方的家庭,据称沈嘉琳曾致电陆静儿子就读的高中,以核实陆静的儿子是否真的被美国著名哈佛大学录取了。
陆静声称,沈嘉琳指她太穷,无钱买屋,而沈嘉琳则声称,陆静指她不时穿着宽松的运动服装,使她看上去像个卖车票的老姨妈。
两人的争拗其后无可避免地交由法庭解决,她们互相控告对方诽谤。
此外,两人在法庭上都是自行辩护,没有聘请律师,并各自提交大量很大程度上被指难以理解的申请和誓章,来支持她们的指控。
2020年4月,法官阿黛尔(Elaine Adair)试图解开此次冲突的根源,在裁决书中写道,原因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个谜,陆静和沈嘉琳均表现出公然和极端的行为,其中许多行为可以被形容为执著于非理性。
法官指两人执著非理性
阿黛尔称,她们都声称对方的行为对自己造成了严重伤害。但是,没有人承认其实在很多方面犹如对方的一面镜子。结果是,两人都感到“被对方欺负、虐待和骚扰”。
阿黛尔又称,两人各受到诽谤:陆静被形容为“骗子、邋遢和贱人”,而沈嘉琳被形容为“上海最有名的贱女人”。
不过,阿黛尔表示,在涉及损害方面,很难想像,除了陆静和沈嘉琳本人之外,是否有人会关心究竟谁是对的,陆静抑或是沈嘉琳,或是否有人会在乎她们对对方的看法。
最后,阿黛尔下令陆静向沈嘉琳支付8,500元,又下令沈嘉琳向陆静支付9,000元。沈嘉琳要支付多500元,是因为在陆静提出首宗诉讼后,沈嘉琳仍然在网上发布带侮辱的说话。
根据法庭文件,陆静上个月向法庭申请对沈嘉琳作出最严厉的处罚,理由是沈嘉琳未有支付一笔250元赔偿金,并拒绝从网上论坛删除令人讨厌的评论。
陆静在申请文件中写道,沈嘉琳不尊重法官裁决和法律,应把沈嘉琳监禁。
沈嘉琳以长达25页的文字作反击,指责陆静是“满口谎言的邪恶人”。
在事发的周二早上大约10时,沈嘉琳与陆静在该法院大楼3楼,准备出庭,向法官提出论据。而伤人事件就在这时发生,沈嘉琳被指刺伤陆静,负责保安的庭警立即冲前,把沈嘉琳制伏带走。
法院安全措施受关注
沈嘉琳周三在温哥华省级法庭简短提堂。她目前仍被拘留,并将于周五早上出席保释聆讯。
卑诗省律政厅长发言人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已知悉事件,并正审查详细资料,以查看法院是否有必要采取进一步的安全措施。目前,所有武器都被严禁带入法院,但是除了在一些引人注目的刑事案件,例如涉及帮派成员,或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被引渡等案,庭警才会检查进入法院的公众是否带有武器,其他一般案件就没有定期检查公众。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新变种来势猛 加急颁禁令

新变异株命名Omicron 美对非洲八国旅行限制

多市令12岁以上学生 运动比赛须完全接种

约克区中学恢复4堂课制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