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聲說自己是「酷兒」 李南屏勇敢打破禁忌

■《合一》於4月24日起至6月5日在列治文美術館(7700 Minoru Gate)開放民衆免費參觀。 ■《合一》於4月24日起至6月5日在列治文美術館(7700 Minoru Gate)開放民衆免費參觀。

【星島記者陳儀芬報道】列治文美術館正在展出華裔藝術家李南屏的展覽 ~《合一》。李南屏最顛覆的地方是身為「酷兒」(Queer),這個英文詞彙本身就有著怪胎的意思,所以長期以來這個族群總難已被認同,更何況是在保守的華人社區中。

簡單來説,酷兒代表的是對性取向及性別認同更多元化的觀點。酷兒族群認爲性別不僅止於男女兩性,而人與人之間的親密關係也並不止於傳統的一夫一妻異性婚姻模式。

李南屏早從少年時就思考:為什麼人類要分男女兩種性別?「小時候和媽媽去寺廟裏,發現神的形象就有男女合一的感覺,我們最常祭拜的觀世音菩薩,雖然多是女性姿態,但也有男兒身出現時。如果你看希臘神話中的Aphroditus,更是典型的男女合體的例子。」

Aphroditus 穿著低胸長裙,挺著一對漂亮的女性乳房,同時亦撩起裙擺,不加掩飾地展露出一具男性生殖器官。李南屏說:「過去的人相信神性是“男女特性的融合”,是美好而自然的。所以說,酷兒簡單說是雌雄難辨、可男可女,但重要的是這個身份更加開放,並不只局限於男女兩性的範圍,是超越身體、重視精神的一種身分訴求。酷兒所宣揚的不僅侷限於對性取向的開放,更要彰顯的是對多元性別的包容,並跳脫出傳統父系社會的規範。」

身為酷兒藝術家的李南屏,發現藝術圈裏有很多像Ta一樣的亞裔都是酷兒,只是大家平常不受矚目罷了,這乃是被主流歧視和被同族裔的人疏離造成的結果。

李南屏說,亞裔受到的歧視處處在,所以就算是土生的亞裔藝術家在藝術圈裏亦受到打壓,「看看檯面上主流藝術界組織中,幾乎難以找到非白人的面孔。」另一方面,亞裔的酷兒容易被自己的族裔社區排擠,「我的家族親友知道我是酷兒時都感到不可理解,覺得我離經叛道,成天關心我是不是討厭婚姻?是不是不想生孩子?擔心我老了沒有照料等等。說到底,這些都有著濃厚的父系社會中的觀念。」單親家庭長大的李南屏更覺得打破這種男女傳統定義是非常有意義的。

原本媽媽對於她學藝術又成了酷兒非常不能諒解,但後來真心擁抱了她的世界。「媽媽現在退休了,也開始學習藝術,我們有了更多共通的話題。」

她說:「身為華人、生處在性別二元的社會,循規蹈矩往往更容易,但人人都可以驕傲地活出自己,因為自己的勇氣和力量,可以鼓勵其他人活出自己更繽紛的人生。」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閱讀

【入油趁早】安省汽油價格周四下跌 周末前將再次上漲

多倫多教育局920學校員工 逾期仍未接種疫苗

陌生漢爬窗闖入浴室 企圖抓住沐浴女子

安省公校增185宗新病例 創今年單日最高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