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医自购防雾面罩挡病毒 疫下预约数字只剩三分一

张顺彬(右)表示,受疫情影响,有小部分牙科诊所因生意不足而会选择关门。 张顺彬(右)表示,受疫情影响,有小部分牙科诊所因生意不足而会选择关门。

  (星岛日报报道)新冠肺炎疫情虽然稍有缓和,但市民对部分会溅出飞沫的医疗程序仍存隐忧,当中亦包括牙医服务。香港大学牙医学院牙髓治疗科临牀教授张顺彬估计,牙医服务亦受疫情影响,一月至四月期间预约数字只剩约三分之一。他表示,现时不少牙医诊所会自行购置防雾面罩,以阻挡病毒透过飞沫传播,也会减少进行部分溅出飞沫较多的步骤。

  新冠肺炎疫情主要以飞沫传播,而看牙当中涉及雾化程序,更令不少人对看牙医却步。张顺彬透露,受疫情影响,有小部分的牙科诊所因生意不足而会选择闭门,而继续营业的一月至四月期间预约数字亦只剩约三分之一,“十个预约可能有六个都会取消”,而牙医亦需要用到保护衣等防疫装备,也加重营运牙医诊所的负担。面对市民的顾虑,张顺彬直言“牙科没有什么程序没有飞沫”,当中以超声波洗牙及幼水枪等溅出的飞沫最多,但牙医自二〇〇〇年起,已会对应诊患者采取“全面性预警防范措施”原则,即默认患者为带菌者,保障医护及其他病人免成感染,当中包括要带口罩及手套等。

  因应疫情,现时很多牙医也会不做部分溅出飞沬较多的步骤,如改由手工具刮除牙石部分以取代超声波洗牙,“情况就好似‘干洗’与‘湿洗’的分别。”如必须以超声波洗牙,医生亦会在旁放置大容量抽吸管于口中,能有效减少约十倍的飞沫溅出。除此以外,牙医亦会使用橡皮障作隔离,将需要治疗的牙齿隔离出来,令患者口腔中的唾液不会因洗牙程序等而飞溅。

  另外,现时不少牙医诊所亦会自行购置防雾面罩,以阻挡病毒透过飞沫传播。张顺彬形容,面罩为第一度防线,因即使使用ATSM level 3的口罩,但如飞沬超过160mmHg的速度飞溅,同样会渗透进来。以往亦会有个别医生添置面罩,但在此次疫情下,则成为了必须装置。香港大学牙医学院早前曾评估四类型的防气雾面罩,发现由ContourShield及Pacificare于香港设计及制造,并与香港大学牙医学院共同研发的可替换式护罩,能更有效阻止飞沬飞溅至医护人员。

  香港大学牙医学院牙科物质助理教授徐杰汉表示,由于部分飞沬可以飞溅医护人员的额上,故建议面罩也应覆蓋至医生的额头。另外,如医疗程序会产生气雾,则应选择更长的面罩,如长于下巴至少二十五毫米。他解释,如面罩太短,飞沫或会飞溅到医生的颈部和肩部,未能有效保护医务人员。他又建议,面罩最好作一次性使用,因部分面罩设有海锦难以清洁,容易会有病毒残留,加上酒精消毒过后,也会影响面罩的透光度。

  

【看星岛*知天下】请立即下载“星岛新闻(加拿大版)”App:
iPhone:https://apple.co/2IBi812
Android:https://bit.ly/2Pe8anu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疫苗通行证”2月24日推行

全港现数十条传播链 堵截更难

我为人人|睇不见 听不到

家门外连遭两车撞 八旬妇卷轮下惨死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