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无大乱不会有大治

区议会选举结束,反逃犯条例示威持续了多月,这次选举被视为对示威的一次表态投票,结果出现建制派大败的局面。

在区议会全数四百五十二个选举议席中,反对派得三百八十五席,较上届多取逾二百席;而建制派则只取得五十九席,较上届减少逾二百席,有八席是其他人士取得。反对派和建制派获得议席的比例接近九比一。

看议席是建制派的大败局,看选票却没有败得那么惨。以票数比例计算,反对派取得百分之五十六点九选票,建制派则有百分之四十二点三,大体上维持一般说反对派和建制派的六、四之比,情况未至于看议席那样一面倒。

从这个选举结果,我有几点观察︰

一、当高投票遇上单议席单票制。香港特区区议会的选举制度是“单议席单票制,全港分为四百五十二个小选区,一区一席,以简单多数票,得票最多便胜出。这是一种跑马仔“领先者当选”(First Past the Post)的制度,亦称“赢者全得制”,英国议会也是这样选举,结果得票和得到议席不成比例,胜者会得到超高比例的席位。而败者如今次的建制派,有近百分之四十二得票,却只取得百分之十三议席。(明年立法会直选却是一种比例代表制)

再加一样是过往区议会选举不太政治化,选民不完全因为政治取向而投票。很多在地区服务较多的议员,有强劲组织票,可以轻易胜出,所以即使大环境是反对派和建制派支持度是六、四之比,建制派过去还可以轻松取得七成以上议席。但正如我在选前所讲,今次加了三十九万个新增选民,若投票率超过百分之五十五,已到了建制派败选的临界点,大量过去没有投票的选民,按政治取向而投票,建制派得到议席很易跌穿半数。今次投票率高达惊人的百分之七十一,显示大量选民按政见投票,重新反映六、四之版图,就令建制派大败。

二、建制选民已盲投止暴票。我选前说很多建制派选民不满特首林郑止暴制乱不力,他们投不投票是其中一个关键,但结果建制派选民已尽力投票。

特首林郑民望低下,是建制派候选人最大的负累。林郑的民望一直急跌未见底,七月初的民调显示,认为林郑应该下台的民众有百分之四十三点八,觉得不应该下台的有百分之四十四点二。但到选前的一周,最新民调显示认为林郑应该下台已升至百分之五十九点七,觉得不应下台的只有百分之二十六点八。林郑的民意支持狂泻不止,成为被认为“保皇”的建制派的硬伤,当中以主流建制政党的压力最大。

从区选两派得票计,觉得林郑应该下台的(百分之五十九点七)刚好也和投反对派的票数很相近(百分之五十六点九)。但投建制的(百分之四十二点三)却远比认为林郑不应下台(百分之二十六点八)为多,可见建制派选民已经相当理性地策略投票,在两者相差的那百分之十五点五建制派的选民中,大部份即使讨厌林郑,也盲投建制派的票,他们是对暴力说不,不想反对派取胜。

三、和理非选民也不割席。从反对派的百分之五十六点九得票可见,和平常支持反对派的民意相若,可见经过五个月暴力示威,加上选前两周的“大三罢”堵路加上地铁阻返工,和理非选民仍不离不弃,这是选民的选择,也是香港人的选择。

在示威活动中,对手的宣传战成功,特区政府好像觉得事不关己,任由警队单打独斗,令假消息遍传,民调显示有百分之四十八市民相信太子站死了人,只有百分之二十九不信,社会仇警情绪高涨,也巩固了和理非的票。到今天政府高层还认为,区议会和平进行政府就功德圆满,不觉得建制派大败和自己有关,这就是问题所在。

最后总结,香港已跌入类似西方的颜色革命漩涡中,在外力的操控下,在扭曲的宣传中,选民作出了自己的选择,而择选的道路,可能只是不断和阿爷进行无意义的战斗。套用中国历史的治乱循环,香港要有大治,可能先要经过大乱的阵痛。 (卢永雄)

全文刊于《头条日报》“巴士的点评”专栏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第5波疫情|一晚封3区 2患者居住葵涌邨逸葵楼强检明早7时解封

六四集会案│黄之锋上诉获批改判囚8个月 梁凯晴上诉被拒

入境处举办“电子化外佣签证申请服务”网上简介会

专栏|特首选举提名期或押后数天

都市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