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編輯推薦 圓圓專欄

圓圓專欄

從驚駭歸於平淡

雖然看過羅拔烈福上了年紀的作品多失望,總是出一部看一部,因為《The Way We Were》,這戲於我之永恒,在於一個永恒的主題:「與左膠之戀」。香港「佔領」後,有不少文章、影片出,可未見有小說,如果有,會不會是「與左膠之戀」?像《The Way We Were》。戲結束,男女主角分手後在一個不期的場合重逢,雨後的街景,見到了,各自離開,然都會記得「我們從前」。即是怎樣?女的左到不行,男的受不了。例牌解釋是:(不分男女)雙方如果愛得夠,左不是問題。大團圓結局是齊歡笑,同慶賀,是另一回事了。看畢《The Old Man And the Gun》,第一個反應不是戲的好壞,而是想起另一部戲《The Darkest Hour》,關於邱吉爾在二戰前決定英國參戰否的一小時,戲中的邱吉爾直如真人表演,及至在頒獎禮中看到飾演者真人Gary Oldman的原樣,嚇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他有哪點似邱吉爾,半點都沒有,該片的化妝師Kazuhiro Tsuji得獎,沒有再實至名歸的了。片中的羅拔烈福年74,可是出場一見為之嚇一跳,滿面皺紋,像面具不像真人,後來有解釋,因情節倒序到他60的歲數,二者要有層次,以加皺紋來區分,然而就是60時都太老,不禁想到邱吉爾的化妝師Tsuji,是makeup ARTIST,沒話說。或者不覺間已變得重口味,近來的戲總嫌平淡,像《The Bookshop》結局精采,但過程淡至悶的程度,總要吸引人堅持到結局啊。《The Old Man And the Gun》根據真人真事拍成,主角一生打劫,卻不動武不流血,判坐牢就逃獄,反覆不知多少次,是個傳奇人物,可拍來平鋪直敘。幸而戲中的「晚情」因為平淡反而可感。驚駭一生的強盜得過一段平淡日子,才是主題吧。 圓圓(2018年11月9日見報)

真相為我用

英國保守黨於9月30日在伯明翰舉行黨大會,邀請數名香港人前往發言(或觀察),會上中國央視記者孔琳琳突然鬧場,涉嫌動手打義工,被工作人員帶離,驚動警方,但未採行動,直至10月中,警方起訴孔琳琳,定在11月初過堂。期間中國官方的反應分兩段。頭幾天英方未提訴時,中國發言人說:如果孔真的打了人,為甚麼警方任其「無起訴釋放」?提告了,說:英國態度前後不一致,令人不解;明明就是義工打人在先,惡人先告狀,支持孔保留反訴的權利。網絡世界中,「有圖/有影有真相」,這一單,都有了,官方怎還可以依一己的願望評議是非?孔琳琳鬧場的一幕,上網即得,那個潑辣法,余亦科班出身之前輩,未見過這樣的街市囂張大媽式鬧事行家,真是後進可畏。孔先得到的待遇是「保釋」,跟住有「候審」,未聞甚麼叫「無起訴釋放」,如果認定已得釋放,怎不當日就打道回京?全世界得見的事,都可以另有陳述,沒得見的事,有多大可信度?劉曉波病至後期住院的豪華、名醫圍在病床邊、與妻相依歡笑拍照發給媒體,是真的或布置?桂民海在電視鏡頭前批評他的歸化國瑞典政府多管閒事;李波說他用自己的方法返回中國,奇的是香港沒告他非法出境,也沒聞他太太到警局消案;大亨在法國光天化日、遊伴者眾的情形下爬牆跌死了;50來歲的民企大亨自動退休,引發傳言滿天飛,當事人不解釋,一切盡在不言中;身為律師的薄太太,來一齣「出位官太情殺案」,情夫還是個英國人,離奇過雅嘉黛姬斯蒂的推理小說;好不容易得到國際刑警一哥的位置,其人在國外打著份工一向稱職,反而一返祖國就被抓起來了……這事那事,有多少可信度? 圓圓(2018年11月8日見報)  

只是副業

卑詩大學於1992年頒授「榮譽博士」予查良鏞博士(他自己攻讀取得者為劍橋歷史學博士),主禮人介紹他是「新聞工作者、學者、出版人、小說家、翻譯家、電影人(movie maker)、時評家……成就無人能及……」看過《長城畫報》嗎,我是從小看到它停刊為止,這就除了明星,還記得其他名字,姚馥蘭(your friend)、林歡,那裏想到做事時,這兩個名字的真身是查生查良鏞,是我的老闆。「姚馥蘭」寫影評和關於電影的題材(以在《新晚報》發表為多),「林歡」則是編劇和導演用。如果只寫影評,在介紹中就說是影評人;如果是編劇,就介紹為編劇;如果是導演,就介紹是導演。都是呢?用「電影人」。查生也是個電影人,這副業確實少人提及。他編過七部劇、合導或導過的有兩三部。即時(非補看)看過的林歡導演作品,有1960年的《王老虎搶親》,彩色片、大製作,當時的地方曲藝電影很流行,邵氏就拍不少,長鳳新(幾家左派公司組成)出品、林歡合導的《王老虎搶親》是越劇,江浙一帶的地方曲藝,依足傳統,全女班演出,主角是夏夢,還有不是賣座保證。為數不多的林歡電影作品中,有兩部的主角是夏夢,《王老虎》外另一部是《絕代佳人》(沒看過),大家就擠眉弄眼了:追夏夢!1984年嚴浩導演的《似水流年》首影,應邀赴會,場中得遇監製兼投資者夏夢,人頭湧湧中她不知誰是誰,膽粗粗問:「金庸當年是否追你?」夏夢笑著說:「那些人就愛亂講啦。」都付諸《滄海一聲笑》(黃霑為《笑傲江湖》寫)。 圓圓(2018年11月7日見報)

當對方不在乎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的「民主牆」受到校方干預,學生代表絕食抗議,約兩天半後,校方退出「牆管理」,可以說這是一次成功的絕食。如果校方夠狠,一於不理,學生怎收科。以目前香港當權派的威勢實力言,如明知拒予外國記者會的頭目工作簽證必是世界事件,也照拒不誤,不理個別大學生絕食,是內政,如何處理應更自如,校方何以還是妥協?巧的是,高琨在同時間出殯。在香港,高琨是前中大校長,當年他對學生政治表態有多包容忍讓,這陣子,相關記述看多了;因光纖,高琨同時是屬於世界的,他出殯,全世界會知道的同時,也知道香港至今天仍然有大學生需為在校內發表意見絕食,會以為走錯了地方。英國在「愛獨」時期,有已被定罪的恐怖分子在獄中絕食至死,戴卓爾首相由之,世界並沒有強烈反應,因「恐怖」在先。香港學生甚至還沒開始抗爭就絕食,「暴政在實行中」的印象就難免。這是校方(官方)的策略。然而絕食是險著。須有「我死了,你在乎」的前設,對方不在乎,所謂「你死你事」,這就死?不死,怎收科都不妥。「接力絕食」是沒有更大的笑話。每人絕食24小時可以感動人、達到目的?100萬人參加也不會有效,好心別再鬧了。加拿大還有「魚湯絕食」奇招。2013年哈珀時代有人絕食,明言只喝魚湯,這就完全顛覆大家對絕食的理解。發起人及其團體在沒有得結果前自己結束行動。六四學生的絕食行動反而曾得到過當局的回應。記得吾爾開希穿睡衣見李鵬的場面嗎?上文是因絕食送院,期間李鵬召見,睡衣就去了。今昔怎比較?   圓圓(2018年11月2日見報)

由四個字開始

粵語都漸被邊緣化了,消息傳來,香港中聯辦人員正努力學粵語,不是真的吧。如果不是真的,有關方面會出來否認,沒聞否認,或者是真的。因為是真的,就顯得奇怪。高高在上的京官,講官話就夠了,學粵語則甚,莫非轉用軟功?要投入老廣/老港的生活方式,要講粵語才地道倒是真的。舉例以說明之。香港人或經常或久不久都要上茶餐廳來個菠蘿油或西多士,不說粵語,就要說「方包片沾蛋漿後油炸,上面塗黃油和糖漿」,落單的強哥金毛強說:「講人話,唔該。」這「唔該」是所有外省人到港學粵語的第一句,是粵人互動時特有的表態。「唔該」不完全等於也等於「謝謝、請、勞駕、借個、打擾了」,它內裏有一個曲折的情緒過程。其意是:你沒有義務為我做這件事,而你居然做了,我又接受了,我原是不配的、不該接受的,接受了,就說一句「唔該」。當人們唔該來唔該去時,氣氛就平和了。強哥的「唔該」,表示拜託、幫幫忙、我有D唔爽了…… 第二句是「疏利」,不用發正音說sorry,甚至不用知其意,總之與人略有碰撞、行事少少失手如打翻茶水諸如此類,說「疏利」加笑笑,架就吵不起來。只看江湖片學粵語,粵語就是粗的、惡的,然而粗中有細、有善。惡人說:「我女人都照打」,即是說他不會打女人;那麼還有「好男不與女鬥」;「這事做不得,我仔細老婆嫩」,愛家的男人,有個譜;「看我不打到你阿媽都唔認得」,阿媽都出場了,打不下去了;聽完電話,對老大說:「阿媽叫我返屋企食飯」,大佬就會放人;女人一句「我叫非禮?」往往有效,只是,現在或者不行了。 圓圓(2018年11月1日見報)  

登月種種

人類登月是個大題目、硬題目、陽剛題目,於我卻能引發很多題外話。1980年初訪侯斯頓,參觀太空中心時有二事令我驚訝不已,從未忘記。一是展覽廳入口處,有一幅中國男子的古裝彩色畫像,文字說明謂畫像中人是中國人孔明,他發明了汽燈,利用熱氣向上產生的推動力,足以載物,讓燈自行升上天空,這對人類的想像力很有啟發…… 這事一直記得,可是,向人提到,沒一人參觀過侯斯頓太空中心者見過這畫。90年代中再訪太空中心,並沒見到該畫像。又一事是參觀所見的太空中心的控制室,隔著大玻璃窗,看到控制中心裏面人頭湧湧,各忙各的之中,有交流有互動,自然如真實,布置一如電影所見,多個大屏幕有各種畫面,都是有關太空或飛行者,這當然不是為遊客而設的「景點」,是真的控制室,為之驚訝不已,這都是國家機密啊,怎隨便讓人參觀。最驚人的關於登月一事,是有人揭秘謂人類曾登上月球是假的,是在荷里活搭景拍成的宣傳片。不止三幾個人說說而已,還拍紀錄片,在影院上映,我算是「戲院掃把」,戲都散場了,掃把還在那,可就沒去看那戲。只用常理判斷,登月這事如果是假的,只有一國所說可信,就是蘇聯,要當年的蘇聯才有那個儀器和知識去驗明真假,蘇聯對此事的挫敗感有多大可想而知,如能證實美國人作假,怎會沉默。真實中岩士唐被追問作假一事,晚年的他當場就動了真火。以第一個登上月球的太空人岩士唐(Neil A . Armstrong,1930-2012)傳記拍成的《First Man》,因都知道行動成功,不能加油加醋拍成娛樂片讓人緊張剌激一番,至少有五分一時間我是閉上眼睛的,因搖擺度大,會暈浪。最後一幕很動人,夫妻「重逢」一言未發就能感動人。 圓圓(2018年10月31日見報)  

我要,我要你的……

華夏民族與以色列人是否全世界最有智慧的民族?不敢說,然有一共通處,二族在一宗絕對正確的訓世智言上,完全一致,這智言,絕對放諸四海皆準。以色列人:若要人怎樣待你,你就要怎樣待人;華夏民族: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樣偉大的發現,卻由一則不光彩的新聞而來,即中國央視記者孔琳琳大鬧英國保守黨一次會議的現場。從網上所見,孔琳琳在大叫大喊,可是說話內容是甚麼,總聽不準,最清楚一句是you have no right,當時的場境是她已被人抓住手臂,無法打人,身體仍作衝前的努力,嘴裏重覆這話很多次,觀者的理解是:他人無權以抓住她雙臂的動作來阻止她打人或發言、或(及)台上的講者無權(作反中)發言;再有就是多次重覆democracy一字,聽上去似是democratic ,然參照上文下理,可理解為這兒是英國,講民主,他人(你們)沒有權阻止我做我要做的事。中國的記者到了英國,原來是有right的,然則英國的記到了中國,可有right?沒幾天就有答案:英國駐香港(中國)記者馬凱(Victor Mallet)被拒工作簽證。英國是民主政體,在民主國家,人人、公民連外國人有人身不受侵犯之權,然侵犯其他人的人身者,就會失去某些權,有沒有right是這樣定的;中國人在英國要求享有民主,中國人在中國或外國人在中國,可以享有民主嗎?這樣的邏輯,就是:我沒甚麼給你,而你有的我都要享有一份。文首提到的智慧名言,出於經典,不必多說。民間亦有同義的智言。將心比己,三行佬開門口,過得自己,過得人地——教育局長說:廣東話不行了。 圓圓(2018年10月26日見報)

獨樂樂

本欄日前有文題名《四派》,把香港政壇人物及其各自主張的政見類別分成四派,沒何目的,聊聊而已,不意竟引起友儕的興趣,尤其對第三派即獨派的與趣——不是對獨有興趣,而是對主獨者的動機有興趣,或對我主觀地把主獨者的目的,說成是在於讓香港一拍兩散的看法有興趣。很多國家在香港都有巨大的利益,就一點:香港是加州新鮮農產品的最大市場。這只是美國在香港的小部分經濟利益,還有其他,不細表。總之,美國沒有香港,所失不菲。是以當知道一國兩制可以接受,即發表「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e Act),聲明美國對香港的政策不變,因為香港在兩制中仍享有自由與人權,民主也在推進中,為表態支持,發表兩利的「政策法」。鬧港獨,中國必不容,不容的手段會很強烈,最烈是不顧一切收回香港。因為在港的巨大利益,美國不願香港有使其不得不退出的理由,聯合聲明公布,認定可以business as usual ,即以Act表態:維持與香港的關係,是以有人索性把該Act譯作「香港關係法」。其他國家與中國的關係,都看美國的,因獨導致中國收回香港,至時香港與所有中國城市無別,美國連各國與香港維持原來關係已無意義。過去大半世紀以來,通過香港,中國得到很多方便與利益,香港供中國利用的理由失去,因為香港鬧獨立,中國會不惜失去利益而以強力手段壓獨。只要港人不鬧獨,「收回」不會發生。理性的港人即使反共,也必反獨。主獨者的看法是:好言好語要求民主,終歸無功,唯有豁出去,獨立或促美撒銷關係法,最終激使中國收回香港,只要對中不利,獨派就樂。   圓圓(2018年10月25日見報)

懷舊

看到男主角接受打針的場景不是醫務所,所打必為毒針,就在那一刻 ,哦,這是《明日之歌》(1967)的現代荷里活版,而《明日之歌》是《金臂人》(The Man With Golden Arm,1955)的國語版。看《A Star Is Born》想起這些。Lady Gaga當主角的電影,18 歲以上不宜,是以從沒想過要看這戲,這就磋跎到十月中, 觀後感完全出乎預料。Lady Gaga演一夜之間成為巨星的女侍,造型正常,完全沒有古靈精怪,演得還很好; Gaga夫人的歌藝更不用說了,大聲大到像打雷,一秒間給你沙啞;曲有旋律、歌詞有意思有文采,聽歌已值回票價。三戲的故事都是講一個天才音樂人,與一個由仰慕者發展成情侶/夫妻的故事,可惜沒有大團圓結局,男主角因酒與毒而沉淪,女主角自己固然有天分,更因得到男主角的賞識、提拔而成星,《明日之歌》和《金臂人》的男主角(金漢、法蘭仙納杜拉)都是鼓手,《A Star Is Born》的男主角則是結他手兼歌手,飾演者/導演Bradley Cooper高大威猛靚仔識演戲,得過三次奧斯卡提名,之前看過他的《American Sniper》演美國大兵,在本片中不搶戲,讓Gaga多方位表演。有風度。看過戲,馬上給一友打電話。國語粵語鬥氣中,戲言國語有何難哉,70年代粵語片式微,港產國語片是主流,加上當時台灣流行文化(歌、影、小說)侵略香港,都聽國語歌看國語電影,國語講得大多可到survival水平。談話中提到的電影就有《明日之歌》,居然還能哼幾句主題曲,是靜婷唱的,不是記性特別好,而是當年的歌,有曲、有詞,特別是詞,流暢、連貫、精煉,聽過就記得。粵語須好好使用、堅持,但,不必與國語為敵,何不以「兩樣都講得好」為目標? 圓圓(2018年10月24日見報)

不領情

約3或4年前,香港-大陸走水貨一行相當熱或「紅火」,多個出入境關口擠甚,一些新界城鎮像元朗、上水、甚至去到屯門等,擠到當地居民生活受擾、遍地垃圾、連食店都擠到爆,生活甚是不便。有人建議在邊界建一購物中心,水貨客不用老遠出到各大小城鎮甚至出到九龍買貨。不只說說而已,購物中心真的建成、開張,好了好了,水貨客都集中到這兒購物了,他們方便,居民生活從此回復正常。只是,想得太好。購物中心建成了開張了,就差顧客。顧客少到甚麼程度?一檔主說:試過一天只賣出一瓶水。水貨客實在太難招呼了。都來研究下:為甚麼水貨客不到特別為他們設的場地購物?他們同時愛遊玩,這一水去九龍、下一水去銅鑼灣、再下一水去香港仔,順便食海鮮,這不是搞笑,是講風涼話。原因是:他們比購物中心的開辦者精明。把我們困在一起,專門為我們而設的買賣,其必有詐,還是先睇清楚;我們行家這麼些年做買賣,沒試過在香港買到假貨的,幫襯那家店還是照舊最保險;香港人迷信「大公司」,傳染給大陸人,都相信大公司相信名牌,不好意思,還相信外國貨,任你批評崇洋媚外吧,然而就是不算很「外」的香港,也能做到貨真價實,說這是澳洲奶粉就是澳洲奶粉,不會騙你;這些店,幾時去到都人山人海生意滔滔,有本地人有大陸人,那麼就是不會專騙咱大陸人;購物中心沒說只賣貨給大陸人,但本地人就一定不會去,大陸的東西只給大陸人,那就是說,假的機率甚高,搞不好又是三聚氰氨,一場出境來到香港買東西,還擔心所買又是中國製造,當我傻的嗎;不是水貨客只買物自用者,來香港,自然要體會一下香港氣氛,街上走走,拍個照,吃個下午茶,呆在邊界幹甚麼。 圓圓(2018年10月19日見報)

四派

隔洋觀香港政事與政人,總結出有四派:第一派:絕對愛國。今天的祖國富強與先進,是歷史上未曾得見的。香港回歸祖國,祖國對香港做的一切都是為香港的好,身為香港人,自當支持祖國的一切,這包括中國在國內、在香港、在國外所做的一切,一定是好的、對的。第二派:他們追求民主,抗拒共產主義,承認中國在香港的主權,相信「中國有民主、香港有民主」,接受香港能維持政治與生活方式不變、港中的政治政制分開的承諾。中國重視香港而「維持現狀,充分利用」,這在韓戰時最能體現。就是現在,禁運往中國的高科技與產品,因為有香港,所謂禁運形同虛設。這一派但願中國指揮下的香港政府推行的政策以堅守聯合聲明與基本法為要。他們作為反對派,走不出以堅守基本法應許的民主進度如達到一人一票選特首(解讀為民主)為目標。他們相信保住香港有利用價值,民主在望。第三派:認定「中國有民主 ,香港有民主」是夢話。因為有香港,對中國的禁運封鎖終歸無效的這個功能,有助中國富強,卻阻窒香港有民主。第二派爭取力促真正落實基本法,第三派認為這於香港有害無益,主張讓中國沒有香港可利用,達到這個目的就是:獨立,中國不容而收回香港,香港無用、中國無益,最好。第四派:由第二派衍生出來。他們念及香港有700多萬人。香港維持現狀,700萬人才有相對合理的生存空間。要達到這個目的,只有香港對中國有利而值得存在,中國真正遵守基本法,香港就存在。過程中固有種種不暢順,妥協還未必有成,備受批評「不中用」,為700萬人,他們認為是值得的。 圓圓(2018年10月18日見報)

精采的行為藝術

偵探片和偵探小說看到半途認為已知「誰幹的」,到後來,「果然是」的那種小人得志自得其樂,難以形容,不謙虛,這種樂趣,常有,因而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好叻。然而就是我,都遇到難題了。Banksy是英國知名前衛藝術家。「前衛」的意思,就是普通人多看不懂其作品,或自以為看懂了卻不喜歡。而其作品,以任何形式呈現,可以是紙上布上的繪晝,可以是雕刻,最多的是街上塗鴉(溫哥華Main 街有這樣一個藝術中心),這樣的作品漸走進主流,即作品有價,在著名的拍賣行出市。誰是Banksy?沒有查不到的資訊的今天,都未能找到其真實可信的生平,只知大致上生於1973-1978之間,白種人,有一隻銀牙及銀項鏈及其他銀飾物,14歲被開除,因小故曾入獄,就這樣了。他是怎樣得藝的、他對藝術有何見解、他怎樣解釋他的作品,除了極少數人,無人知他甚麼樣子——直至2018年10月5日。倫敦。蘇富比古董藝術品拍賣行。Banksy的作品Girl with a Balloon叫價現場。無名者以100萬英鎊投得,叫賣員敲錘作實之言一出,奇怪的事發生了:壁上鑲在木框上的紙質作品,徐徐下移,往下部分都變成條狀的紙碎,碎到一半,停住,變成上半是在畫框內的沒被弄成紙條的紅汽球,下半是在畫框下方、手中拿著紅汽球、已碎成紙條的女孩。在場的人的下巴都掉了下來之際,工作人員把畫拿走了。據說, Banksy一早在畫框內裝上碎紙機。但,碎紙機何以在不確定的時間運作,沒得到拍賣行的合作,這事辦不到。拍賣行否認參與其事。以我看了該段錄影多次,移走畫框者的表情,十分可疑。這畫,估計必大升值。畫中女孩形象為歌劇版的雨果原著《悲慘世界》的主角,紅汽球則是50年代法國電影《紅汽球》的主題道具。Banksy只是再創作。 圓圓(2018年10月17日見報)

校園的言論自由

不久前曾在本欄提到加拿大的大學的左風已經到了神經質的地步,引發一個助教告大學,提出300多萬加元賠償的官司,不止加拿大,世界學界都矚目,實在茲事體大。這事有了意料不到的發展。Jordan Peterson是多倫多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他在自己的網頁中表達不能接受英文代名詞不分性別的做法,為「同派」嚴厲抗議,JP教授大為出名,且在外國受到正面的回應。Lindsay Shepherd在安省Wilfrid Laurier U新聞系任助教,她在一次資料提供中播了JP教授的發言,被一個學生告密,助教被炒,她向媒體道出其事,其中最不利校方的是,她同時也播了反對教授的錄影,校方不問情由就炒了她,其中一個理由是:她是JP教授的門生,播毒播到我們學校來了。LS在本埠西門非沙大學畢業。連這也不先查一查,實在太粗疏。安省省府換了進步保守黨,省長是福特,有很多作為,其中一項竟然是關注到大學校園的言論自由,不用說,因為上案實在太矚目。一個叫做「保守」的黨,要做甚麼,可以估到啦,同樣可以估到的是:必遭反對,可福特不是省油的燈,且看他怎應對。美國大學校風更左,校內經常發生不同立場的學生的言語抗爭甚至肢體衝突,芝加哥大學在2014年後的兩三年實在鬧得兇,校方於2016年頒下University of Chicago Statement of Free Expression ,大原則在校方要維持校內的言論自由,如有失,校方有責。福特及其政府引芝大的「宣言」用在安省的公立大學校園內,責成校方須維持校內的言論自由,須為此做年報,如有失,校方會受到削撥款的處分等等。遭反對必然,然說左,左得過芝大?芝大行得通,加拿大的大學也應行得通。不知香港的港大、中大等行得通否。 圓圓(2018年10月12日見報)

生意是生意

USMCA (美、墨、加)這個名字當然是侵侵起的,MCA或CAM沒所謂,US排在首才重要,America First,記住了。初時說,加拿大不讓或嚴限美國奶產品輸加,是三國自由貿易協議的一大障礙,到協議出來,粗略得來的資訊,並不覺得奶產品有那麼重要,一條「橋」就可解決:政府補貼奶農不就得了,一如政府現在的做法。美國大豆不輸中國,美國政府補貼豆農,沒問題。協議沒提到中國,然當論到USMCA其事時,無論加拿大或香港,就我能看得的,少有不及於中國。多奇。在所謂日落條款(結束)中,有一條如是說(簡化):三國中任何一國如與非市場經濟體(non-market economy)簽訂自由貿易協議時,其他二國就可離開(協議再無約束)。誰是「非市場經濟體」,都理解為:中國。有一事要搞清楚:「與非市場經濟體簽自由貿易協議」,不等於「與非市場經濟體做生意」。簽約不等於做生意。要老百姓清楚其事,且看事發的時間表。USMCA在9月30日達成初稿。10月2日加拿大/卑詩省有大事公布:加拿大最大($400億)的私營投資項目「加拿大液化天燃氣公司」(LNG Canada)於是日開工!又如何?該公司有荷蘭(最大)、馬來西亞、日本、韓國和中國5家外國企業投資,看到了沒有,其間有中國,這就是與中國做生意,而不是與中國簽自由貿易協議。兩回事。加拿大選擇公布的日期有鋪排。在國際合作中佔一席位的消息傳開去,中國很高與。美國一定還會與其他國家簽同類協議,每一份協議肯定都會有不容「非市場經濟體」的條款,簽協議的參與國看似只有在美國和中國之間作選擇,後果如何?好的是,自由貿易協議不同於實質做買賣。 圓圓(2018年10月11日見報)

EQ 與公關

近來發生的很多事,不論是過程或結局,本來可以不是這樣的,卻變成現在這樣,想不通,繼續想,還真讓我想到了,是EQ,也可以是公關。美國那個準大法官被翻30多年前的 #MeToo事件,開審那日,平日常看的英文線路連美國的、加拿大的如CBC 、CTV 、CNN等等,全部都在直播準大法官在被盤問,主要是原告在作供三十年前發生的事,實在受不了她演技式的哭訴,場外胡鬧式的集結,轉台之餘不禁想起發生在90 年代的原版:大法官提名人遭女子告其性侵,著名的Anita Hill VS Clarence Thomas 案。時維1991年老布殊在位,委任Thomas任大法官,為當時是法學院教授的 Hill 反對,理由是他曾性侵她。聆訊下來,Hill未得直,Thomas獲委任。辯方最有力的理由,是Hill在她所提的事發生後,她仍隨他過檔到另一律師行。多年過去,仍記得Hill作供的狀況,她淡定、溫文、沒有提高聲線,基本上沒有表情,事後也沒有多言。同樣的,Thomas也平和應對 ,雙方都沒出惡言。聆訊結束,二人都回到原先的崗位,沒有被媒體追訪,幾乎沒人再提這事。這就是文明。因當事雙方EQ高,無意造成的公關效果就好。「瑞典客棧」的事才過去,馬上來一單央視記者打人事件,網上都填滿了,有筆的都在寫,有嘴的都在說。慚愧,並不知道英國有關注香港狀況的會在開著,直到出了央視記者大鬧會場才知道,推而至其他人,全世界沒幾個人知道香港近況,現在,因為一個中國記者的鬧場,大家都知道了,「聯合聲明已成歷史文件」讓世界更了解中國,與中國打交道都須加倍警醒,其意義遠大於一個記者撒潑。 官方為兩宗事件的鬧事者出頭。沒有再低的EQ,沒有再糟的公關。 圓圓(2018年10月10日見報)

分工是個好辦法

中興事件鬧得正熱時,讀到一文,作者自稱是中國芯片科研人員,在政府經營的研究機構工作,非常吃力,因總得不到預期的成績,發感慨說:(大意)不管我們突破何種障礙、到達某一階段,都發現這物已存在,而且有專利,令人十分沮喪。這話很坦白可信,也有值得嘆息之處。實情就是這樣:起步晚了,無路可走了,唯有買來用,再不然,只好抄。只是,芯片出事,被美國拒售則非因「買」有罪,買賣是生意,不犯法,中國被美國為難(奧巴馬時代已被罰,可是又重犯,被侵侵高調處理),是因中國買了美國的芯片,再轉賣給伊朗,而伊朗,是美國的敵人。當發生中國專家把美產芯片擦去招牌當作自行研發、生產醜聞傳出,上述機構停辦,或索性不研發不生產了,買就是。日前在鳳凰電視看到一個節目,講者自己是個科學家,先簡介電腦源起、芯片作用等,主要介紹三名中國電腦科學家,都是中國出生、隨父母到台灣、再到美國,其中以薩支唐最突出,他返台研發芯片生產,其「台積電」芯片公司是世界三大芯片生產者之一。我的感想是:主講者在安慰中國人, 別氣餒,中國人的頭腦不比別人差。講前,主持人有一段話這樣說:研發晚了,中國用外國芯片,外國可以用中國的東西,大家分工,豈不是好。文首道出中國研發的困境在:不管去到哪,都已有專利註冊的製成品在,只有中國研發超越現存的所有,中國才算有自己的成品。分工確是一個好辦法。然而中國在新科技上如果有自己的領先研發成果,無論何領域,真讓別國使用?非常好奇。 圓圓(2018年10月5日見報)

老公會不會殺你?

雖兩案發生相隔多時,香港兩宗大學教授殺妻案碰巧同時庭審,一宗已經夠轟動,何況兩宗,成為全世界華人的話題自不待言。事關人命,本來該責「剝花生」為不良、拿人命來閒聊實不宜,但,這樣的案、尤其涉案者的職業,知之者怎忍得住不發表意見。一次眾女生就此事議得正濃之際,有人提出一個問題:你老公會不會殺你?當然,大前提是假設與夫的關係已經變得很差。都說「不會」,理由是:他膽小又冇「橋」;都一把年紀了,怎麼樣過埋佢就是,犯不著那麼大工程;離婚就是,有甚麼大不了;殺人太麻煩,很少會真的做的;走不掉,殺了人很少走得掉的……大家都沒有答正問題。問的不是「無端生事你老公會不會殺你」,答者沒有及到前置條件是:「當關係變得很壞時」,才到「你老公會不會殺你」。許教授與妻的關係最壞的時段已經度過,經分析離婚非選項時,許也走出了抑鬱症,表面上維持著「一家人」,那時間的許太,相信「且就這樣,等子女全成年再作道理」,她一定沒料到丈夫在計劃謀殺她,如果料到,怎會同住一屋。結論是:夫要殺妻,妻事前是不可能知道的,如果知道,肯定離得越遠越好,絕對不會再同住一屋。是以,當夫妻關係變得極壞時,丈夫「不會殺我」不能確定。「妻子不會殺我」同樣不能確定。妻女死,認屍時,許教授抱著女兒大哭,對妻子則沒賜一顧,這舉動讓探員看到了,覺甚不尋常,於是作大膽假設,經小心求證,得以破案。這個關鍵小節很有意思。很細微的小節就可以「出賣」真相;再者,原來真實生活也需要演技。 圓圓(2018年10月4日見報)

國教添一章

「瑞典警察殺人事件」還沒過去,9月26 日在《星島》看到一則異曲同工(不是好的那種)的同類新聞,是這樣的:中國遊客在瑞士公園,大媽甲以鈔票逗天鵝,天鵝真的把鈔票啄了去,在旁大媽乙幫忙,抓住天鵝頸挖回鈔票。不就是又一把花生可剝,可看畢感覺不是很好,不免想到大叔看脫衣舞時把錢塞給舞孃事件。 不同的是,大叔真的把錢送給了舞孃,大媽只要派錢逗弄「低端」者的樂趣,卻不願真的把錢送出去。事實上天鵝不辯銀紙或任何紙,常識論,以一把青草逗天鵝才合宜,怎會用鈔票?其間有一種奇怪的獨特的「中國倫理」。「我有錢,我可以做任何事」、「天鵝很高貴嗎,有錢使得鵝跳舞」、「真要我的錢?想吓好」。嚴重說,這也是一種小型的「為富不仁」。有錢的愛天鵝的文明方法是捐錢作保育之用。這個國家的人民為甚麼經常做這種事?走過貧窮已30年,國家緊抓人民的思想教育,為甚麼一走出國門,國人的行為作風行事方式價值判斷都與世界不同,因而鬧出種種讓人笑不出的笑話?大明星蕭芳芳寫過一本名《洋相》的書(1992,中大),教人西洋社交禮儀,現在,富起來的中國人全世界趴趴走,可就「洋相」出盡,是看一遍《洋相》的時候了。然中國人在外國出的事兒,不盡出出洋相而已,更多是出醜、犯規、討厭,皆因國民質素低、行為操守缺, 這些需要自小學習,「國民教育」內容除了教愛國愛黨,也應加入個人行為如公德心、守秩序、正確對待自己與他人的私隱、禮貌等等,最最重要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圓圓(2018年10月3日見報)

從嫁粧到塌樁

關於香港在公共交通建設發生的問題,以我的知識,只去到還能明白人工島的防波堤安放不妥、到鋼管接合不依規定外,已到了極限,後來發現的偷工減料、不依照原圖則建造、大廈有裂縫等等,已經lost track,只有結論:嚴重。與現在這些大工程可比的,有「埃及妖后的嫁粧」(肥彭語)之稱的現機場建設。使用初出現大混亂外,香港機場排名一直在前5名,往、離機場全程流暢自然,可批評的是場內服務員太周到,有回提早抵達,想四處參觀下,可能被大鄉里神態出賣了,稍停步就有姐姐上前問:「有乜嘢可以幫到你呀?」,兩次之後就只好去check in了。記憶中,新機場在建造過程未聞出過醜聞。之後,曾特上任,又記得他的施政大計中有一項是要在香港建立驗證服務,遠在海外聞言,為之大聲叫好!甚麼是驗證服務?最厲害的要數美國食物與藥物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有多厲害?本省研發出改造基因蘋果,削開不會變棕色,成功後要等多年才得FDA通過可食用,當然得支付巨額驗證費,今年初在美國出售。「通過FDA驗證」的權威無可挑戰。香港如發展各種驗證(非限食物藥物),實力無可疑。別的不說,就說產地與醫術源發在中國的中藥,連藥材與中成藥,中國人要來香港買,因為香港可信可靠。推廣至驗證文憑、資歷、產品成份、體檢、各種化驗、查證建築物等等,實屬名利雙收的產業。可一直未聞這方面的業務消息。代客驗證沒成事,也許還是好的,要不然,發生今天高鐵地鐵不但錯漏百出,且超資無限。自己都搞不掂,誰來幫襯。   圓圓(2018年9月28日見報)

嚇壞警察

「地方」一詞有很多解釋,現在只用其中一種:與中央相對而言行政管治有分別的那重意義。中央是中央,非中央就是「地方」。地方還可以細分,大可以很大,國民政府時代稱新疆為「新疆地方」、稱蒙古為「蒙古地方」;小可以小到省、市、鎮、鄉、村、里、保、甲、街坊等等。當由下而上或由小到大時,一個「地方上」的小民,為個人冤情受欺壓被不公對待,要得到上層官府的注意並還我公道,怎辦?保長甲長就可以把你攔住了,更別說上得到城去。有錢人一路買通而得直,沒錢的連官面都見不到。精明人想到用另類手法引起注意。在官府門口搞局,哭喊、滾地、下跪、暈倒等等不一而足,又會在官老爺的橋子經過時攔路哭求,這些,戲曲看多了。這方法就叫做「喊地方」。發展下去,成為一門專業:代客「喊地方」,變奏成代客哭喪扮孝子等等。訛詐手段「碰瓷」,是從「喊地方」演化出來的,不是新中國的發明。反而較文明的申訴方式「上訪」是現代中國的。人民在地方上遇不平,申訴無門,唯有去遠一點、去到皇帝所在的京城,相信這就可以得回公道。當然想錯了,這叫「尋釁滋事」,申冤者連同他們的代表律師,反被關起來。或有人想:國內喊不管用了,到外國喊去。是以有中國一家三口大鬧瑞典旅館事件。事隔多日,甚麼意見都有人講過了,可議論的已不多,本人想到一點:一家三口中的子,是年輕人,當然知道現今世界處處眼目,一言一行都會被錄下來,怎會做出實錄所見的種種如呼叫殺人、年輕當事人自己躺地,還摩一摩額角以示跌傷了,幾個警察在旁呆站著,肯定不知發生甚麼事。一下子似變成喜劇。   圓圓(2018年9月27日見報)

返來了

以前,講香港最勁的風球,都是「溫黛」,從2018年以後,名字被「山竹」取代。隔著一個太平洋的我們,都能在某種程度地體會到其威力,有親友在香港的,沒有不去電打氣。事前,香港做得很好。山竹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世界第4大、大過同期美東的Florence,沒死一人、沒大停電、沒塌崩式的破壞,萬幸中事前工夫做到足必須肯定。山竹造成的最大的破壞是樹木被吹倒極多,加上沙、泥、石、玻璃、水浸使馬路不能通車,學校停課兩日,合宜,但,沒停工,全港人的怒氣為之沸騰。特首領導抗風有功,本來好不英明神武,一句「無停工機制」,即變「過街」。是的,香港政府自古以來,就沒在任何情形下公務員可合法停工的制度或明文法,殖民地政府才不理你死活,怎會顧慮到員工的安危?是以向來沒危急停工之法,完全合理。可現在回歸祖國,人民共和國愛人民,特首即使無法可依,在危難中自作主張宣布「政府部門所有非緊急服務員工今天停工一天」(私人機構必會跟從),一定得中央肯定、表揚,並得全民的歡呼喝采。但特首沒有這樣做,她忠誠地依足殖民時代的老黃曆,可惜了。她有其他理由可用:災難的嚴重性有層次,與遭嚴竣恐襲(毒氣、大範圍槍擊等)、大地震、核電廠爆炸泄漏比,山竹不算頂級災難。這就有說服力。可她面帶笑意說「不介意被拿來出氣」,後果就是自討的了。山竹令「香港人返來了」。先是難民帶頭自發清理街道馬路,跟著各區各屋屯都有居民自發的清理隊,用小刀小鋸鋸樹,合力把障礙物拖到一邊,婦孺就撿樹葉垃圾,有的在海邊撈飄浮物,有人送水送食物……想起佔中。 圓圓(2018年9月26日見報)

行事「像」

8月7日侵侵在新澤西州一家哥爾夫球場宴請十多個大公司CEO,席間的被議論主角是時下最紅的中國和習主席,其中侵侵說了這樣的話:「Almost every student that comes over to this country is a spy……」於是熱切等待,等中國作出強烈回應,可沒等到,只有留美中國學生有零星發言,遠未到強烈程度,冇嘢睇,眾一哄而散。當然,人家都冇講明是何國,中國及中國留美學生何必出來認。夜間口水佬節目這樣講下也就罷了,現在是美國總統這樣講喎,這也受得了。原因半須由侵自己負責,他常胡說八道,講完不算數,大家對他說甚麼都已有點麻木了,或者很快就忘記 。然則這回非同小可啊。何大夫所做的,是涉嫌代表某國行賄非洲政要,關你美國甚麼事,可他人在美國就被美國抓了。原來美國有法律謂:在美國所做不公義之事同樣觸犯美國法律。這一出事,引來各國強烈反應,澳洲已展開的中國關注行動做得更出面更不客氣,直情立了一條法來專門針對中國的滲透,該法名為Scheme,已在本欄介紹;德國立法限制外國投資其企業股值由不得超過25%減為不得超過15%。所防者何?你懂的。轉賣芯片被罰事件由奧巴馬時代的低調,到侵侵時代的大事張揚令中國面子盡失,更導致全世界已發展國家紛紛對「中國影響」提高警覺。海外一些中國來移民或學生的言行,也須負責。有一種說法:一些人因對中國不滿而千方百計要移民,移成了到了外國生活,變成「中國偉大」的代言人。聽過phone-in節目中有人批評加拿大的醫療制度和醫術有多糟糕,中國有多好;有大學生脅迫他人移走民主女神像……那又何必移民?或者因形勢不得不移,然而就難免讓人想像:這些人,是間諜不成? 圓圓(2018年9月21日見報)

怪事時時有

怪事時時有,今夏特別多。且看這些一宗宗。香港要為在港方高鐵的中國人員提供飯盒,以每盒100港元計,一年是1億港元強。嘩嘩嘩,還得了!一日後,更正為中國負責自己員工的膳食。一位教法律的議員在更正前即發表高見,說:何止要供飯盒,還需供湯水。現在,人家唔俾面不吃你香港的飯盒,太難堪了。馬屁拍得太早已經夠沒面子,更暴露了她無視港人利益,只會慷選民的慨為自己爭寵,下回還投她的票?台港人現在可以申領「中國綠卡」,事前的promotion 說:有了這證,子女可以得到9年免費教育、有事得到法律援助和醫療服務等等。每個香港人都知道只有中國大陸兒童要到香港上學;知道中國律師是隨時會被失蹤的高危行業,自己都保不了,怎援助你;醫療就更不用說了。差距人盡皆知,照樣道出作為福利向港人推銷,話說出來臉不紅心不跳,服。日本大風災,全世界連中國遊客受困,祖國有的是錢,租用巴士隊接同胞離去。車子到,有台灣人問:「我們可以上車嗎?」話事人說:「你感覺自己是中國人,就上車吧。」可謂神來之句。不過有些懷疑不是真的,是好事之徒、還是對中國有意見者的生安白造。幸而看過《戰狼2》,現在可以為中國平反。戲中受暴亂影響的中國人,得到祖國派來的飛機接走,有人說:「非洲人站到一邊」,因飛機只接走中國人,主角戰狼馬上更正:「每個人都獲接走」。中國人一樣實踐普世價值。《戰狼2》是獲高度讚揚的愛國樣版戲,上述話事人之言不可信。好久沒提侵侵,這回,他真受傷了。被匿名稿爆他在白宮原來被愚弄被操控!受傷的狼會做甚麼?難料啊。 圓圓(2018年9月20日見報)

未能停的黑鬥白

美國女子公開賽中「細威」輸了不是新聞,她罵人、講粗話、扔球拍才是新聞,再發酵到性別歧視+種族歧視更是大新聞。當今能搶得侵侵、習習和金金的版面和時段的,就她一個了。可惜不是好的那種。細威教練以小動作指路給拍到並播出,裁判不罰還真說不通,細威因而發爛渣,再升到種族與性別雙重歧視去,輸了也當贏了。到澳洲一漫畫家的細威形象被誇張表達,引起同情,細威風頭出足成個星期。誰是賽事冠軍?唔知?。剛看過《BlacKkKlansman》,對比電影與細威事件,又真是天作之合般奇巧。電影根據上世紀70年代由警察主導潛入美國科羅拉多州一市的三K黨、進而揭發該黨罪行的經歷,由黑人警察的真人真事寫成書《Black Klansman》,再由著名黑人導演Spike Lee拍成電影。該片得今年康城大獎。無疑SL是成功導演(說「最成功的黑人導演」就涉歧視),不過,事業中避不了種族的是非,奇的是,以前涉歧視猶太人,本片的猶太人卻是主角黑人警察的好拍檔。澳洲漫畫家把細威繪成一大團人型物體彈在半空中,又黑又醜,當事人看到固然氣死,旁人看到也覺過分,英國大作家J.K. Rowling(Harry Potter)就公開幫細威說話。電影正好有一個白種女子,又肥又醜又蠢,負責搞笑就好了,偏讓她擔重任:負責放置炸彈,幸而有這樣一個成事不足的白人,炸彈傷害未如所料般大,而她本人則被自己炸死了。片中的三K黨多的是white trash(黑人對低下層白人的形容)。「心理行為與社會地位都得體者,自然就知平等待人才算上等人」。然。白黑還在某種程度上互相歧視著也屬實。 圓圓(2018年9月19日見報)

宣揚馬克思

香港學生進大學的資格考核分兩類,第一類是香港本土的,第二類屬世界性,全世界承認其資格。第二類又分兩種,其一是IB課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心思細密者從今年香港各大學收生名額中分析,發現香港各大學的熱門學系,所收新生中,第二類獲錄取的人數量之多,不成比例,即從香港系統考核進入「名大熱系」,比例上不及通過世界性資格考核者,簡言之,就是「本地薑唔辣」。這樣有何壞處?香港的IB課程都設在私立或國際學校,學費昂貴,學生都來自中產以上的家庭,升大學時,他們進入名大熱系機率又高,造成的惡果是:名大熱系被中產出身的子弟佔去多數,其他階層出身者,較難上游,這不公平。香港政府沒辦免費的IB課程才是不公平,應該學加拿大,公立學校的IB課程是免費的。不過,香港政府如果知道IB的害處,就會抹一把汗,說:慶幸沒辦。IB課程是上世紀60年代末聯合國為員工子弟辦的中學課程,因員工不知派到何地工作,子女學業語文不銜接,便由瑞士設計一種比高中略深、如以美國大一的水平為準,全球統一評核,全世界承認,因有統一考核機制保證品質,開辦不難。IB有必修課名Theory of Knowledge,教甚麼?教學生從科學、哲學、歷史等等基礎學科學習思維、質疑、辨識、批評。這又如何?美國有一個極右組織名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十多年前提出要禁辦IB課程,爆發點在匹茲堡的校區,以IB課程「非美國、反基督、宣揚馬克思思想」,告上法庭,IB沒被停辦,抵制則未停止。香港官辦IB,單就馬克思思想就與習主席一致,還有更好的嗎,何解「慶幸沒辦」?猜不透,撼頭埋牆。   圓圓(2018年9月14日見報)

加拿大經驗

歷史太長,且不說,講最近的。魁北克省對上一次獨立公投在1995年,經歷過這次事件者,一定留下永誌不忘的記印,每個移民相信均未經歷過這樣的事。投票日在是年的10月30日,奇觀開始在投票日之前數天。當時,全國各省人民,是人民,在沒有官方支持、號召、協助下,自發、自費、伙友、曠課(很多是大學生)飛到魁省的滿地可,在廣場集結,演講、唱歌、展現(當年)全世界最大的一面國旗楓葉旗,用各種方式傳達一個訊息,就是勸或求魁省人不要獨立,「不要離開我們」、「加拿大需要你」。電視見之已受感動。投票的結果是50.58%(統) : 49.42%(獨),差500票,魁獨未成事。好險!當時的總理克里田被罵太疏忽,他鎮定想辦法,終於在2000年通過針對獨立的《清晰法》(Clarity Act),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分離談判時,聯邦、全國各省和原住民特區都是持份者,通得過公投也通不過最後投票,永遠是12:1,怎獨。上一屆的魁省政府由主獨的黨執政,都沒有提獨。反而亞省一個國會議員不久前說「西部獨立」,誰睬他。「香港獨立」正熱鬧,一個書獃子鬧出國際新聞,美國總統、國會都驚動了,比起我們1995年的規模算得甚麼,然加拿大就能以情、理、法止獨。魁省獨派也深思應對之道,然一定走不出法之外。香港(連中國)官府對港獨及一切反對派的手法,不與之比加拿大,但看效果。人民和政府都不要任何省離開加拿大。政府沒有用高壓手段阻獨,沒有要拉要鎖要封殺,通過議會以立法使國不能分;人民則動之以情。這是國家團結的先進經驗,但願中國汲取。   圓圓(2018年9月13日見報)

結局完全出人意表

看《The Bookshop》前,對片子所知不多,只知道故事背景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英國海濱小城。講書店的電影,以閱讀為業者,總歸要一看。廣告所見一日才放映兩場,小眾趣味,觀者必少,是以最後一分鐘才進場,嘩,少有的上座有八成,好一會才找到一個後一點的位置。到山上的神秘人物出現,就開始自己編劇。所本者乃英國小說家狄更斯的《孤星血淚》(Great Expectations)。該書最獨特的細節是永恒的新娘。做新娘的那天而婚卻沒結成,固執的新娘就把時間留在該日,幾十年穿著婚紗(聽古不准駁古)。電影中的山上神秘老人,一個人住在古老大屋,衣冠楚楚,排場一絲不苟,言談舉止一派貴族風範。書店女主人往見,那場景不就是《孤》的主角Pip往見新娘?書店經營受阻被欺壓,小城的權勢集團要使用書店所在的古老大屋,逼到書店要結業。就在編:這神秘人會救她。這是一場誤會的雙重出現。《孤》中的Pip,以為讓他發達、進入上流社會的是新娘,事實上卻不是,是誰?是他自己和讀者都沒注意到的另一個人,沒注意,不等如不可能,得知當時發生過甚麼事,就覺必然。本片還不止這樣簡單!有多複雜?不可說。可說的是:要密切注意在書店幫手的小女孩。先注意女主角燃點暖爐的動作、小女孩不讓那個「爛癱」享受暖爐而把它帶走,之後又很吃力地把暖爐帶回書店……時間一下子過去,場面是一家具規模的現代書店,「推薦」桌上的新作品作者名字是Penelope Fitzgerald,也是《The Bookshop》的原著作者,情節推動觀眾的必然聯想是:該小女孩就是作者!到這個時候,時空、事實、虛擬都混在一起。想起英國又一大作家Agatha Christie。 圓圓(2018年9月12日見報)  

票會投給誰?

一些不知是何派的香港人,以仇視大陸來的新移民、甚至視遊客為鬥爭對象。不止仇視而已,更付諸行動,可見的是在2014、2015年間的中環拖旅行箱抗議太多中國遊客,在邊界滋擾水貨客。「滋擾」是輕化的說法,他們做得到打人、把人推倒在地,直到有被推倒的是長者、被滋擾的母女是香港人其幼女且被嚇哭事發生後,行動才得平息。滋擾正常遊客不對,滋擾水貨客就算是為警執法甚至為民除害?走水貨不是光彩營生,可並不犯法。他們在法定的範圍內帶貨出境,如一日進出境不超過若干次、帶貨不超過限量,所謂螞蟻搬家似一日多次兩邊走,所得不過買菜錢吧。當中50%以上是香港人。「大陸人破壞香港」是失實陳述,更與史實不符。常聞論者說:多少經濟、實業、學術等各界精英來自大陸,在他們的努力、英國殖民地政府的管治和包容下,香港得以發展,得以造成至於今天的主要因素。都是事實。然而過去近70年來自大陸的,更多的是大量普通人。必須有普通人才能組成一個社會,營造出一種氣氛,創出世界奇蹟。這些普通人在半世紀前不就是今天的「大陸人」。要凸顯香港人的優越,是活出來、示範出來、再而影響大陸人。仇恨不是。李柱銘提出要爭取新移民,再對沒有了。務實地說,新移民在7年後都會手中有票,他們的票會投給誰?如果新移民切實感受到因為香港有自由、法治、秩序、安全、公平及可以爭取到一定的民主,就使整個社會環境和生活質素變得文明現代化。如果民主派讓他們有此感受,那麼,票會投給誰? 圓圓(2018年9月7日見報)

兩種「本土」

香港民主運動元老級領袖李柱銘,日前在一次演講中說:本土化是錯誤的方向,主張香港人須嘗試把香港的核心價值向新移民灌輸。再同意沒有了。當然,「本土化」的定義尚須稍加說明。李柱銘主張的「向新移民灌輸香港的核心價值」,不就是「本土化」的又一種解釋。李柱銘言及的「本土」,指的是香港自2014年黃傘運動 後一些年輕人在失望中興起的一種還我「原本的香港」的情緒,可以說就是「本土」。經「港獨之父」梁特首於2015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港大學生報有人倡港獨,一些本就想還原香港的激進分子,應聲地「你說獨就獨給你看」,不管怎樣,走不出只是一種情緒。是「本土」的升級版。李柱銘演講中的向新移民灌輸「香港的核心價值」,不也是把新移民本土化?當然,李柱銘的意思是讓新移民在思想上、意識上也像香港人那樣,崇尚民主自由、守法、具世界觀、努力工作、尊重他人、有公德心、最愛捐款等等。每天有150個中國人到香港定居,七年後成為永久居民,也就是成為香港人,這是不變的事實,真是中國稀釋香港人口結構的政策,不能改變,就得接受。因為新移民被中國期望而歧視之排擠之,似有不公,須知「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積極的做法應是像李柱銘所說,以香港價值把新移民同化成香港人,當心懷香港價值、喜愛香港的生活方式時,政治或投票的取向,對民主派有利。通過傳播媒介在加拿大看到、知道的香港人對待新移民的一些事例,如果事發在加拿大,老移民或在加拿大出生者,用這樣的態度對新移民,像仿效新移民的口音、取笑他們土……難以想像會有甚麼後果。   圓圓(2018年9月6日見報)

狼與人

這部電影關乎狼怎樣演化成為人類服務的獵犬的故事。這部電影關乎人類在種植供食用之前,動物是全部食物的來源,有人對獵殺動物有障礙、那他怎樣生存的故事。這部電關乎想像力,如果無法想像二萬年前的風景,讓這齣電影代勞。這部電影關乎少年成長的故事……《Alpha》8月底上畫,總算趕在暑假中,錯過了就可惜了。很久沒看過這樣「正氣」的電影。故事發生在二萬年前的北歐,少年Keda是某部族首領的兒子,首領,是全族最勇敢的人,繼任的兒子也需要勇敢,可是,Keda對殺動物有心理障礙,怎樣克服?在一次狩獵中Keda丟失了,回家途中遇上一隻狼,狼與人經歷千辛萬苦終於回家。就這樣簡單。主角是一人和一狼,然主角的定義可以擴闊,那麼,天空、大地、原野、動物、山、風、雪等等,都是主角。誰知道二萬年前的大自然是怎樣的?或者也不是《Alpha》所展現的那樣,然電影所見,就十分有說服力,讓人相信未有污染之前,大自然就是這樣的。電影的廠景在卑詩省本拿比攝製,外景多在亞省,片中的路標是重要角色,那也是加拿大風景,曠野外的旅人看到原住民以石砌的指路標Inukshuk,就知「快到家了」。主角Keda由澳洲人Kodi Smit-McPhee飾演,形象、演技不可多得,肯定前途未可限量。全片演技最好的,是那隻沒有名字的狼。注意最後一景:有數隻狼。好評如潮。英雄所見。 圓圓(2018年9月5日見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