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要聞

退選一天後改變主意 王小寶考慮重新參選

圖文:本報記者馮瑞熊 因在社交媒體微信的貼文中,點出對手族裔背景而被要求退選的前聯邦自由黨本拿比南選區補選的候選人王小寶,周四出面澄清當日微信是由她的一名義工發出,她未看過該貼文但會承擔過錯,更說將親自向對手、即聯邦新民主黨(NDP)黨領駔勉誠(Jagmeet Singh)道歉。 王小寶也表示,周三晚雖向加拿大選舉局(Elections Canada)遞交退選表,但周四早上已要求自由黨重新准許她參選,但未獲答覆。她說如果不能獲得接納,會考慮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出選,並於2月4日前決定。 周三宣布退選的王小寶,周四突然在位於北本拿比的公共圖書館召開記者會。不過,當記者到達時,該圖書館館長戴維斯(Beth Davies)向媒體表示,圖書館不容許政治集會。及後當王小寶偕同母親及姊姊到達時,只能在圖書館停車場入口舉行記者會,令場面一度混亂。王小寶與姊姊發言時曾情緒激動,記者會最後得以順利完成。 強調自己非種族主義者 這是王小寶周三宣布退選後首度見傳媒。她首先表示,在媒體爆出事件後,部分報道指她是種族主義者,令她感到被傷害。她強調自己不是種族主義者,並指該微信貼文是由她的一名義工發出,目的是邀請華裔支持者參加她的競選辦公室開幕儀式。在記者追問下,她表示自己由於忙於競選,發出前未看過該帖文。但她承認犯錯,更指除在聲明中向駔勉誠道歉外,還會親身向他道歉。她指出,該帖文是以中文寫出,點出她是華裔加拿大人,對手是印裔加拿大人。被問到為何要指出對方是印裔,她解釋這是華裔媒體的文化和習慣,表明被報道者的種族背景,例如華裔或韓裔。 王小寶證實,周三晚已向加拿大選舉局遞交了作為聯邦自由黨候選人的退選表,但也說周四早上要求自由黨重新准許她參選,並且表示尊重自由黨的決定。被問到是否會以獨立候選人參選時,她指在遞交退選表時,選舉局人員曾問她是否會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她說當時自己很沮喪,她的競選經理代答不會,但一天之後,她表示會考慮以獨立候選人出選。她指社區人士一直很支持她參選,現正諮詢社區支持者及團隊意見,看下一步應該怎樣做。 反駁遭保守黨拒絕 至於聯邦保守黨指她曾爭取該黨提名但被拒,王小寶稱看到有關報道時頗驚訝。她指保守黨去年初曾與她接觸,與自由黨同她接觸的時間差不多。王小寶說保守黨其後要求她出選本拿比北-西摩選區(Burnaby North-Seymour),並給予她10萬元經費,但她未有回覆。在研究兩黨政綱後,最後選擇了自由黨。 《星島日報》記者周四曾向聯邦自由黨查詢,該黨發言人卡利(Braeden Caley)重申,王小寶的網上言論與自由黨的價值觀不一致,也接受她的辭職,指王小寶不會代表該黨出選本拿比南區補選。他補充稱,在王小寶向加拿大選舉局遞交退選表後,該局已證實她不再是自由黨候選人。記者追問自由黨是否會派出其他候選人,卡利稱在適當時間將會研究這個問題。

加國倘禁華為參建5G 盧沙野警告面臨後果

本報綜合報道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周四警告渥太華,不要禁止華為科技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參與加拿大5G網絡建設,否則會面臨後果;又提醒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下周出席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時,小心說話行事,不要公開尋求盟國支持。盧沙野這番談話,讓本已緊張的加拿大與中國關係又添風波。 盧沙野罕見召開記者會,並在會中警告加拿大,若禁止華為將承擔後果,但並未提到細節,呼籲渥太華要「就此議題作出明確選擇」。 一些西方國家陸續禁止華為參加5G網絡建設,加拿大正在研究其安全影響,至今尚未決定如何處理。 盧沙野並提到,當加拿大外長方慧蘭出席瑞士的世界經濟論壇時,最好不要試圖尋求盟友支持來反對中國。他說:「達沃斯論壇是討論經濟問題的地方,我們希望在論壇上,不要討論除了經濟以外的其他問題。」 方慧蘭:續和盟友討論形勢 他表示,如果加拿大有誠意化解問題,就不會做這些事。中國希望加拿大在採取任何行動之前都要三思。面對盧沙野的警告,方慧蘭說,加拿大無意改變做法,「我們將持續和盟友談論此一情勢。」但方慧蘭拒絕透露對華為5G技術的審查細節。另一方面,加拿大繼續尋求盟國支持,向北京施壓。 加拿大外長方慧蘭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6日通電話,雙方對近期有加拿大公民在中國被捕及判處死刑表示關切,質疑背後有政治目的,又談到孟晚舟案。據報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緊急要求6位資深駐外大使作簡報,商討如何化解加中危機。 加拿大外長方慧蘭17日向媒體表示,「加拿大與中國關係長遠深厚,這是一個艱難時刻。加拿大很清楚自己的原則和立場。」她重申,加拿大政府正致力向盟友解釋,中國的「任意拘留」威脅所有國家。 她下周到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將向國際政商界領袖提出有關事件。她又感謝近幾天來自美、英、德、法、荷、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的支持。 對於方慧蘭的言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指對方「有點太著急了,以至於口不擇言」。華春瑩說:「中國公民(孟晚舟)僅僅是過境轉機就被加方無理扣押,連加方都承認她沒有違反任何加國法律,這是加方對中國公民構成嚴重威脅!你明白嗎?構成威脅的是加方,不是中方。」 為了展示對安全性的重視,加拿大華為公司周四宣布,已獲得中國母公司支持,可以分得5年20億元的投資資金,以僱用更多軟件工程師,使其設備更加安全、具彈性和高效率。華為總部尚未決定有多少資金和人員,可以配置在加拿大,目前加拿大華為公司僱用約1,000人,其中500人屬於研發人員。 自從加拿大應美國要求,逮捕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後,加中關係急轉直下。中國已警告加拿大,除非孟晚舟獲釋,否則將面臨後果。 中方隨後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為由,逮捕兩名加拿大公民--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以及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 vor)。接著重新審理加拿大男子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的走私毒品案,將他改判死刑。 面對加拿大質疑中國濫用權力、法治不公,盧沙野強調,逮捕康明凱和斯帕弗,都是有法律根據的,他們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但是加拿大拘留孟晚舟毫無根據,因為她沒有違反任何加拿大法律。 方慧蘭則回應,從一開始加拿大就明確支持康明凱和斯帕弗,呼籲中國應立即釋放兩人;至於謝倫伯格案,加拿大長期以來就反對使用死刑。「無論哪一個地方採用死刑,加拿大都反對,特別是當它被用來威脅對付加拿大人時。」

西非遭綁架加公民 滿身彈孔慘死異邦

本報綜合報道 周二在西非國家布基納法索(Burkina Faso)遭一批武裝分子綁架的加拿大公民,已證實遇害身亡。外長方慧蘭表示,加拿大政府將與布基納法索當局合作,將暴徒繩之以法。 據加通社報道,該名遭綁架的加國公民伍德曼(Kirk Woodman)的屍體,周三在該國烏達蘭省(Oudalan)被找到,身上滿是彈孔。他的家人周四上午得知這個噩耗。 伍德曼來自哈利法斯(Halifax),生前任職一間位於溫哥華礦業公司。周二晚間,他在靠近尼日爾邊界的一個礦場,被十幾名武裝分子擄走。 從事採礦業逾30載業界知名 伍德曼在採礦業工作已經超過三十年,在家鄉新斯高沙省的地質學界很有名。他遇害的消息被披露後,總理杜魯多和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先後發表聲明,譴責暴行,並對他的家人表示悼念並強調會與布基納法索當局合作,找出兇徒,繩之於法。 方慧蘭表示,加拿大政府將與布基納法索當局合作,將暴徒繩之以法。 伍德曼的家人也發出一項聲明,稱他是一個充滿愛心和勤奮的丈夫、父親、兒子和兄弟。家人感謝各界愛心和支持,同時也希望在這個困難和悲傷的時刻,外界尊重他們的隱私。 布基納法索的治安在過去幾年不斷惡化,靠近邊境的地區尤其危險。由於伊斯蘭激進武裝在過去幾個月重新活躍,政府已在去年12月31日宣布北方數省進入緊急狀態。

從政這條路不好走 姐姐不忍妹妹參選

圖文:本報記者馮瑞熊 因微信事件而要退選的王小寶,周四會見傳媒時,陪同她的不是競選團隊或支持者,而是她的姊姊王美玲和母親李玉珍。王美玲在記者會初時情緒頗為波動,極力澄清妹妹不是種族主義者,更指自己是不支持她參選的。 王美玲坦言,她一開始就不支持妹妹參選。她指她們家庭沒有甚麼特別背景,都是從中國農村成長的小孩,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所以很珍惜加拿大給她們的一切。她指從政這條路不好走,本來是不支持妹妹參選,但因為她有這個心,也不能阻止她。她說曾向王小寶表示,從政不是唯一服務社會的方式,也可以循其他方式包括替慈善機構義演,去服務及融入社群。 在訪問中,王小寶稱現時第一選擇仍是代表自由黨參選,第二是以獨立候選人參選,她說自己屬於隨緣的人,將遵從自由黨黨部的決定。她又說自己是樂天的人,所以對今次事件不會太介懷,更表示「要來的總是要來」。 她說很熱愛加拿大和社會,除開辦日託中心,她和姊姊更創立民族民間藝術團,為社區義務演出,以音樂和藝術為人們帶來歡樂。

吳曙方決定以獨立身份 出戰本拿比南補選

本報記者沈雯潔報道 2017年5月代表卑詩綠黨參與省選落敗的華裔社區活躍人士吳曙方周四接受本報記者採訪稱,決定用獨立候選人身份出戰本拿比南選區(Burnaby South)國會議席補選,稍後將藉助推特(Twitter)和臉書(Facebook)公布更多資料。他指出,該選區華裔候選人王小寶日前宣布退選的遭遇,成為其參選主要因素。他認為,華人應積極融入主流社區,推特和臉書是面向公眾的最佳交流途徑。 微信非面向世界的平台 原自由黨華裔參選人王小寶,藉助中文社交媒體微信向當地華人拉選票,並稱其主要對手新民主黨(NDP)黨魁駔勉誠(Jagmeet Singh)為「印裔辛格」 ,事後被媒體揭發,王小寶於本周三發出聲明宣布退選。吳曙方稱,王小寶事件是促使其參選的導火線,且不談她是否利用種族背景獲取選票,但她是華裔,駔勉誠是印裔也是事實,事後卻被稱作「文字遊戲」。吳曙方認為,各大政黨都在玩弄政治遊戲。 吳曙方稱,他堅信海外華人的生存之道是落地生根,而不是用圍墻把自己圈住,僅面向單一社區。此外,微信並不是面向世界的平台,然而主流社交媒體例如臉書和推特是讓市民直接發聲的工具。吳曙方於周四下午通過推特發文,表達其決定參與補選的意願,還設立競選活動的電郵地址。 強調表達民眾心聲 談及選舉政綱,吳曙方稱,他計劃擔任民意代表,把市民的心聲匯報給政府高層。他說:「選舉平台很容易修改,政黨在選舉前的承諾上台後很容易改變。為履行對選民的承諾,我接下去會通過敲門和走訪民眾的方式,匯聚市民意見,再把民眾想法反映上去。」 吳曙方表示,由於剛剛作出競選決定,計劃將於2月4日開始走訪民眾。他曾於2017年5月代表卑詩綠黨參與選舉,當時也是在本拿比南區敲門及聆聽選民的意見,在當地有一定選民基礎。他強調,選票多少是其次,表達民眾心聲是其主要願望。

持械闖加拿大輪胎店 女子判4項恐襲罪成

前年夏天,在安省士嘉堡一間加拿大輪胎(Canadian Tire)持械攻擊店員的多倫多女子德摩舒(Rehab Dughmosh),被裁定多項恐怖襲擊罪名成立。 陪審團周四在審議了一個小時之後,對德摩舒案作出裁決。德摩舒最初面臨21項指控,但現在她面臨4項指控,包括2項持武器攻擊和1項攜帶武器的指控。德摩舒此前承認,所有這些行為都是以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ISIS)的名義,是「為了伊斯蘭國」。 她還被控在2016年4月企圖離開加拿大前往敘利亞實施刑事犯罪行為。 德摩舒周四出庭時沒有提出申訴請求,但無罪申訴請求已代為提交。在法庭上她沒有為自己辯護,並拒絕向陪審團做出結案陳詞。檢控官威克利(Jason Wakely)在周四的結案聲明中指,呈交法庭的已認可的事實陳述,是提交本案的唯一證據,它顯示德摩舒犯下了所有被控罪行。威克利稱,德摩舒的行為再清楚不過地顯示,她做這些是為了恐怖組織伊斯蘭國。 高等法院法官弗雷斯特爾(Maureen Forestell)向陪審團稱,如果事實被承認,將不需要進一步的證據來證明。綜合報道

豬八戒壓軸當主角 2款豬年郵票發行

圖文:本報記者 加拿大郵務公司(Canada Post)為慶祝豬年來臨,今日正式發行2019農曆新年-豬年郵票,喜迎新春佳節。本次發行的兩款郵票設計,均以古典名著《西遊記》中的「豬八戒」為主角。 加拿大郵務公司昨日在大多倫多文化中心,為最新推出的豬年郵票舉行了隆重的揭幕儀式。多倫多市長莊德利(John Tory)在講話中,讚揚加拿大郵務公司以郵票這一特殊的平台,為超過51%人口為移民的多倫多,帶來了各族裔相互了解的機會。 加拿大郵務公司傳訊及公共事務副總裁Jo-Anne Polak表示:「加拿大郵務公司很榮幸,能夠與加國的華裔、韓裔、越裔和其他東亞裔社區一起,同慶新春佳節。自從1997年推出第一款牛年郵票後,這個年度系列郵票,越來越受大眾歡迎。豬年是12生肖中的第12個,豬年郵票則是加拿大農曆新年系列票中的第11套。」 伍啟榮教授師徒合力設計 豬年郵票由安省勛章獲得者、約克大學設計系華裔教授伍啟榮(Albert Ng),與他18年前教過的高材生、韓裔設計師白昇宰(Jai Paek)及團隊共同設計。前者亦負責書法字體,後者則負責郵票插圖。 全套郵票及相關收藏品,從設計到完工,耗費了整個團隊3年時間。伍啟榮曾以《西遊記》的孫悟空為藍本,設計了猴年郵票,本次的豬年郵票再次取材於《西遊記》,以豬八戒的形象,分別設計了兩種造型,一種是豬八戒在天庭,率領八萬天河水兵時的「天蓬元帥」造型,另一種是他被貶下凡間後,隨唐僧取經的佛家弟子造型。 伍啟榮還表示,全世界有大約120個國家,都發行了農曆新年郵票,本次他的團隊向郵務公司提交了兩個設計方案,包括一個富現代特色的豬仔錢罌,及具傳統色彩的豬八戒人物。郵務公司最終選取後者作為豬年郵票的圖案。他稱,豬曾被人們貼上懶惰、貪吃的標籤,但其另一面則代表著溫柔、樂觀、善良和信任等品質。今天發行的豬年郵票中包括Permanent(永久)國內及國際郵票小本票(booklet),以及包含25枚國內郵票的傳統塗膠版票(pane),上有四款中文祝福語;另外,還有多款集郵收藏品,包括未封口的國際郵票官方首日封,及適合用作傳統的紅封包等。 公眾可登入canadapost.ca瀏覽本系列郵票及相關收藏品。全國各地郵政局有售。

告高冰塵誹謗獲賠1元 潘妙飛不滿再上訴

本報記者馮瑞熊報道 商人潘妙飛控告媒體人高冰塵(又名黃河邊)誹謗及損害名譽一案,卑詩最高法院法官去年底裁定高撰寫的兩篇文章含有誹謗性陳述,但指未對潘構成損害,判高賠償一元予潘。潘妙飛不服裁決,向卑詩上訴庭提出上訴,上訴包括推翻原審裁決和賠償金額。原告高冰塵稱對上訴感到意外,但表示自己是被動的,只可以選擇應戰。 卑詩最高法院的裁決是去年11月30日頒下,而據上訴通知書顯示,潘妙飛的上訴文件是去年12月27日在法庭登記。據上訴通知書顯示,上訴是要推翻原審裁決、向潘妙飛的賠償金額、就繼續向潘妙飛作出誹謗的禁制令,以及原審法庭和上訴庭判給潘的費用。 代表潘妙飛律師稱由去年12月28日至今年1月8日,曾多次嘗試向高冰塵送達上訴通知但不成功,其中一次送信人曾將有回電號碼的卡片交給高的女兒,但高沒有回電。對此,高冰塵承認他9歲大女兒曾收過該卡片,但後來忘記通知他,所以他沒有回電,他也不明白為何要以此方法將上訴通知書送給他。 對上訴感意外 對於上訴,高冰塵表示有點意外。他認為原審法庭的判決完全可以接受,做到「各自表述,各有下台階」,故此不明白為何要上訴。不過他指上訴是對方的權利,他是被動的,只可以選擇應戰。 2016年12月,潘妙飛入稟卑詩最高法院,指高冰塵多次在社交媒體發文,散布他身為富豪隱瞞收入以領取牛奶金,在中國欠下巨額稅款,更在本地花錢購買僑領身分等,令他名譽受損,索償36萬至45萬元,並要求被告刪除之前所有關於原告的文章及播報內容,以及永遠禁止被告再撰寫有關原告的文章。 被告其後在聆訊中表示,他的文章的資料全來自中國官方平台,又指原告要求的賠償不合理,並不反映所聲稱遭受的任何損害。 法官在裁決中稱,被告所寫的其中兩篇文章包含了關於原告的誹謗性陳述,但法官不認為,原告能充分證明他在聲譽或個人遭受任何實際損害,所以象徵式賠償一元。法官又下令被告要從其網站刪除該兩篇文章,但不會發出禁制令。 《星島日報》記者周四曾聯絡潘妙飛代表律師,希望取得回應,但至截稿時仍未獲回覆。

美商戶公然盜圖 小杜一家上廣告牌逾2年

總理杜魯多和家人2013年拍攝的一張划船照片被公然盜用,竟然出現在美國肯塔基州某出租獨木舟商家的巨幅廣告牌上。 肯塔基州路易士維爾(Louisville)以南兩小時車程處的一個國家公園外,赫然豎立著Mammoth Cave Canoe and Kayak公司的一塊巨幅廣告牌,廣告牌上照片的主角是坐在獨木舟上划船的杜魯多一家四口。廣告牌對面的小木屋旅館負責人向加通社證實,這幅以杜魯多作招牌的巨型廣告牌確實存在。他稱,過往沒有注意過,現在才知道原來照片中人竟是加拿大總理一家。 杜魯多證2013年攝於育空 這幅照片至少在2016年已在該處出現,當時有一位細心的臉書網友拍下照片並上傳,還以法語留言。另有一位網友於去年6月將這個廣告牌的照片上傳到了推特上。 本周三,當有網民在Reddit和推特上再次上傳該照片時,這個故事彷彿獲得了新生。卑詩省一位播客在肯塔基州的朋友將該照片發布到推特上,並直接將杜魯多設為標籤。 照片的主人杜魯多在推特上發文回應,他說︰「這是2013年在育空地區(Yukon)拍攝的照片。那是加拿大值得探索的壯麗美景。」杜魯多最初發布這張照片是在2013年8月,當時他在推特上興奮地宣布妻子將生第三個孩子的消息,並以此照片作為配圖。綜合報道

浪費食物加國居季席 家庭年損失1,766元

加拿大在全球浪費食物最多的黑名單上排第三位,僅次於中國和美國。每年有超過一半的食物被浪費,相當於3,550萬噸食物,足夠全國每一個人食5個月。每一個家庭日常購買的食物,則有21%腐壞或丟棄,平均每年損失1,766元。 協助非牟利團體獲得食物的慈善機構Second Harvest,與專門研究減少食物浪費與環保的VCMI顧問公司,首次以具體數據揭露加拿大浪費食物的真實情況。兩個機構將在下星期到渥太華,向聯邦農業和漁業等相關部門提交報告,希望作出改善。 本國產量夠5,200萬人食用 Second Harvest行政總裁Lori Nikkel表示,民以食為天,食物浪費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加拿大每年生產的食物足夠為5,200萬人食用,加國人口只有3,700萬人,卻有400萬人要捱饑抵餓,是極為不合理的現象。報告用蕃茄為代表,是因為蕃茄是最常食用的新鮮蔬果,也被廣泛製造為加工食品。 報告指出,加拿大是繼中國和美國之後,全世界浪費食物最多國家的第三位,每年有58%的食物倒入垃圾堆填區,多達3,550萬噸;當中有32%,相當於1,120萬噸食物是可以避免浪費(見附表)。 她說,很多人知道這些統計數字後都極為驚訝。浪費食物是一個社會問題,也是一個經濟問題,更是一個環保問題。每個家庭每年平均有超過1,000元的食物,最終倒入了垃圾桶。食物在垃圾場會產生溫室氣體。加拿大每年浪費食物所產生的二氧化碳,相當於亞省、沙省和緬省所有車輛一年的廢氣排放量。 是制度和系統性問題 VCMI行政總裁Martin Gooch指出,食物浪費包括過程之中的損壞(Lost)和浪費(Waste)兩部分。加拿大的食物浪費是一個制度和系統性問題,寧可掉丟生產過剩的食物。政府部門有官員贊同甚至鼓勵食物浪費。企業文化也認同浪費食物,認為可以刺激經濟。因此各級政府的法例和規定並不重視浪費食物。他說,加拿大的食品標籤並不合理,很多食物根本沒有貯存期限。除了少部分食物被聯邦政府規定有「食用期限」(Expired Date)之外,其他食品標籤上的是「最佳食用日期」(Best Before Date)。超過最佳食用日期的食物並不代表腐壞,但每日都有很多商店和消費者,大量丟棄這些所謂「過期」食物。25年前開始在澳洲研究食物從生產到消費者,有多少浪費的情況。所有數據全部是業界以匿名方式提供,因此非常確實。本報記者

談加國拘孟晚舟感覺 像「被朋友背後捅刀」

(本報綜合報道)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接受加拿大媒體集體採訪實錄: 《多倫多星報》:我希望了解,在孟晚舟女士被拘押事件上中國為什麼沒有將反對聲音主要指向美國?是美國指控孟女士涉嫌欺詐。加政府表示加必須遵守《加美引渡條約》,中國卻為什麼相信加總理對法院可以施加影響? 盧:對於加拿大在美國的要求之下扣押孟晚舟女士,我們不僅向加方提出交涉,也向美方提出了交涉,不存在矛頭主要指向誰的問題。你有這個感覺可能是因為孟晚舟女士現在被扣押在加而不是美。至於有人說中方認為特魯多總理或加拿大政府對加法院有影響力,這不是中方說的,這是加拿大的法律以及《加美引渡條約》有關條款顯示出來的程序。畢竟現在加拿大是由自由黨政府執政,作為一起外交事件,中國政府只能找一個主權國家的政府進行交涉。 《環球郵報》:您是否能說明中方逮捕加公民康明凱和斯帕沃爾是對加方逮捕孟晚舟女士的報復,或者中方在釋放上述二人之前加方要先釋放孟女士?您是否能說明去年12月1日孟女士被拘捕以來,中方拘捕了多少加公民? 盧:關於「中方對兩名加公民採取強制措施是對加方逮捕孟晚舟女士的報復」的言論,這不是中方說的,而是加媒體說的。我本人無論是對媒體還是在雙邊場合,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恰恰相反,中方認為這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孟晚舟女士沒有違反任何加拿大法律就被加拘捕,而兩名加公民是因為從事了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活動而被中方採取強制措施。孟女士是無辜的,而從現在的報導看,兩名被拘加公民是受法律指控的。至於孟女士被拘捕以來,中方到底抓了多少加拿大人,我沒有數字。但我從加方報導中得知,有加方官員稱,目前在中國有200多名加公民被拘押,同時在美國有900多名加公民被拘押。中國是一個法制國家,不會隨便抓人。任何國家的公民到了中國,只要遵守中國法律,他們的旅行安全是有保證的。 加拿大電視台:孟晚舟事件發生以來,您曾用很強硬的語言將加方反應比作「白人至上論」,中方認為應採取什麼措施解決這個日益惡化的外交爭端?這對兩國貿易關係會造成什麼影響?杜魯多總理曾訪問北京,對開展雙邊自貿談判充滿希望。但目前談判停滯了,是否要等孟案解決後才能開始? 盧:我注意到,加媒體對我上週發表的文章反應很大,主要是針對我使用了「白人至上論」這個詞彙。請你們注意,我用這個詞彙的時候不是以一種推崇、讚揚的口吻,而是以批判的口吻,而且我並非指責加整個社會,而是指某些人。我批評某些人的時候是有根據的,你們可以從我的文章裡一條一條的看,哪一件不能印證某些人是具有這種過時思維的?我也知道加政府和社會各界都堅決反對「白人至上論」,但反對不意味著加社會不存在這個問題。有些人就是根深蒂固地存在著這種陳腐思想,一旦外部環境、條件發生變化,他們就會不知不覺地流露出來。前不久,加公共安全部長古德爾在里賈納大學的講話裡明確指出,「白人至上論」是當前加社會的一個主要關切。 至於當前中加兩國發生的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會不會對雙邊自貿進程產生影響,我認為這是必然的。說實話,中加雙方本來對推動自貿進程都持積極態度,而且進行了四輪探索性討論,解決了大部分分歧。但後來出現了一系列新的因素,對該進程造成了乾擾和破壞,這些因素都不是中方造成的。中加彼此是重要的貿易夥伴,應該說在貿易領域中國對加拿大的重要性比加拿大對中國的重要性更大一些。根據最新統計,2018年兩國貿易額有望突破1000億加元。加對中國出口的增速遠遠高於從中國進口的增速。加政府一直講要推進貿易多元化戰略,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加貿易多元化戰略的一個主要方向。中國政府一向重視同加拿大的經貿關係,會一如既往地推進兩國經貿合作。如果條件成熟,我們也願意繼續推進雙邊自貿進程。 新時代電視台:請問大使,最近發生的孟晚舟案、加中外交風波等會對在加華人有什麼影響?加中兩國的想法、立場多有不同,您對生活在加拿大的華人有什麼建議? 盧:在加拿大生活的很多華人,他們的祖籍國是中國,國籍國是加拿大。我們希望華人在加拿大生活得好,事業工作發展順利,也希望在加華僑華人能夠充當中加友好的紐帶,為促進兩國友好交往和合作發揮你們的作用,甚至可以為緩解當前兩國關係的緊張發揮積極作用。當然,加是多元文化社會,相信華僑華人在這裡的生活不會受到太多影響。 加通社:大使先生,很多加民眾都在談論加中兩國司法體制的不同,您能否向加民眾解釋中方的司法體制?您認為中方需要多長時間才會就康明凱和斯帕沃爾是否違反中國法律進行裁定以及審判?此外,孟晚舟案在加得到公開庭審,目前她被保釋並居住在家。但自從上述兩名加公民在華被拘後,加方對二人的領事探視次數十分有限,二人也未再公開露面。對於這種不同,您有什麼評論? 盧:中加兩國社會制度不同,司法體制當然也有不同之處。但雙方都表明各自國家是法治國家。中加司法體制有不同之處,也有相同之處。比如,加拿大堅持司法獨立,中國也是,中國司法機關獨立行使權力。加政府不能干預司法,中國行政機關也不能干預司法機關辦案。加拿大講究程序合法,中國同樣也講究程序合法。但孟晚舟案和兩名加公民被拘是兩個性質不同的案子,因此處理起來兩國就有所不同。對於兩名被採取強制措施的加公民,中方指控他們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這不同於一般的刑事案件,中方需要進一步深入調查。所以,不能因中方對兩名加公民採取的司法措施不同於加方對孟晚舟採取的司法措施就指責中方做法不對。中方是按照國際慣例和通行作法對待兩名加公民。事實上,中方現在對兩名加公民採取的、你們認為所謂不正常的司法措施,在美國等西方國家處理類似案件時,都有類似做法。 《華爾街日報》:在當前形勢下,您是否擔心加拿大加入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禁止華為參與5G項目?如果加方禁止華為設備會有什麼後果?對加中關係會有什麼影響? 盧:我一直擔心加拿大會作出與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相同的決定,我認為這種決定肯定是不公正的,因為他們的指控沒有依據。我長時間跟?這方面的報導,“五眼聯盟”國家指控華為設備對他們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但從沒有拿出證據。上個月,華為輪值董事長在對記者發表談話時也感到很冤枉,他說美國都沒用過華為設備,怎麼知道華為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他說,如果美國有證據,哪怕不願給華為看,也可以給有關國家及電信運營商看。西方國家的法律最講究證據,為什麼在這個問題上卻不那麼講究證據。這讓我懷疑有關指控是別有用心的。事實上,有的國家並非出於國家安全、而是出於其他考慮才提出禁止使用華為設備。僅僅建立在猜測基礎上的指控是站不住腳的,也是不能長久的。我們希望加政府和有關部門能夠做出明智的選擇。至於如果加政府禁止華為參與5G項目會有什麼後果,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肯定會有後果。 《人民日報》:大使先生,剛才您提到2018年中加貿易額有望超過1000億加元。如果中加關係這種局面持續下去,未來會不會對中加經貿等領域合作產生影響? 盧:當前中加關係的現狀確實對中加雙方交往和合作造成很大衝擊,這是我們所不願看到的,責任不在中方。但中國政府願同加政府共同努力、共同尋找有效的途徑來解決目前面臨的問題。但是解決問題需要誠意,需要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是非曲直搞清楚,要抓住問題的癥結,分清彼此的責任,是誰的問題誰就要負責解決,而不能說自己的問題一筆勾銷,卻要對方解決自己的關切。我們希望通過雙邊渠道冷靜地處理有關問題,而不要訴諸麥克風外交,這樣把問題炒熱反而無益於解決問題。我們希望能夠通過雙方的相向而行、共同努力盡快把這些問題解決掉,使兩國關係回到正軌。 中新社:在加拿大媒體上,有聲音認為,在孟晚舟事件上,中方對加拿大的司法體制、加拿大國情還缺乏了解。還有聲音認為,從歷史和現實來看,加拿大是西方國家中對華最友好的國家,中方不應對華為事件「反應過激」。您對此怎麼看? 盧:所謂在孟晚舟案上,中方對加拿大的司法體制不了解,潛台詞就是希望中方應接受加方對孟晚舟案的處置方式。據我了解,加媒體還有另外一種聲音,認為加方本不應這樣處理孟晚舟案。很多加拿大、美國著名學者和評論家表示,如果認為孟晚舟案僅僅是簡單的司法案件,那就太天真了。中方從一開始對此案的定性就沒錯,它是一個政治問題。中國政府一開始就對加政府的處理方式持批評態度,不是因為中方不了解加司法體制,而恰恰說明我們對加司法體制很了解。加拿大的確在中國人民心目中有非常好的形象。可以說,在西方國家中,中國人民認為加拿大是最好的朋友,比如白求恩醫生就是一個中加友誼的象徵。正因為中國人民把加拿大視為在西方國家中我們最好的朋友,所以在發生孟晚舟事件後,中國人民在感情上受到很大的傷害。在中國有一句俗話叫「為朋友兩肋插刀」,但現在很多中國人的感覺像是「被朋友背後捅刀」。這種情況很不好。我剛才一再強調,希望能盡快妥善解決此案,修復兩國關係,恢復兩國人民間的友好感情。 加拿大廣播公司電台:近期杜魯多總理同多國領導人通話,期間談及中國及法治精神等,您如何看待杜魯多總理的這些溝通,中國會不會因此被孤立? 盧:中國不會在國際社會孤立。國際社會有那麼多成員,中方不會因為僅僅幾個國家的反對就動搖我們的立場。國際社會不是僅有西方國家,中國的朋友遍天下,橫跨亞非拉都有。在國際上拉幫手無助於解決當前問題。這就像我剛才所說的,實際上會激化矛盾,還不如雙方踏踏實實地坐下來,誠心誠意地來談。 加拿大廣播公司:您剛才提到目前加中應以真誠的態度、基於事實探討解決問題。但孟晚舟女士的案子是公開透明的,那麼中方對兩名加公民的指控是什麼呢?如果孟晚舟女士釋放,中方是否會釋放兩名加公民? 盧:加方對孟晚舟女士沒有任何指控,她沒有違反任何加法律。從一開始,中方就表示兩名加公民涉嫌參與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活動。我相信,隨著調查深入,對兩名加公民的指控會越來越清楚和明確,中方會嚴格按中國的法律和司法程序來處理兩名加公民案件。至於你說的,如果加方釋放了孟女士,中方是否會釋放兩名加公民,我在一開始就強調這兩個案子是沒有聯繫的。但既然要解決相互的關切,雙方只有坐下來談。 加國傳媒:孟晚舟女士被無端抓捕後對中國影響嚴重,很多人對加拿大印像是非常恐懼,他們會擔心在加人身安全是否有保障,尤其是企業家和留學生。您對他們有什麼想說的嗎?您對此有何看法? 盧:任意拘捕一個沒有違反有關國家法律的跨國公司高管,這在世界上是前所未有的。這的確會對中國人尤其是商界人士造成很大衝擊,他們難免會對到相關國家旅行的安全問題產生關切。正如中國政府日前發布的旅行安全提示中所說的,建議中國公民赴加旅行要多加註意自身安全。當然,我也注意到加政府也更新了赴華旅行提示。我要重申,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也是高度法治化的國家,我們歡迎各國人士赴華旅遊、經商、就學,只要沒有違反中國的法律,安全是絕對有保證的。 《渥太華生活》:大使先生,您能否為我們介紹一下當前加中政府就解決近期案件的最新進展,雙方交流的層級是哪一層?加方是總理還是外長在同中方溝通?另外,近期加公民謝倫伯格在中國被判死刑,加總理杜魯多和外長方慧蘭均對此表達了關切,也請求中方寬大處理,請問謝倫伯格有無近期被行刑的危險?中方是否會考慮加方寬大處理謝倫伯格的請求? 盧:中加雙方就近期事件保持著暢通的溝通渠道。我也曾與方慧蘭外長幾次通話。兩國總理、外長因日程原因迄今尚未接觸上。媒體上也沒有看到相關報導,總理與外長級別應該是沒有接觸。通過目前中加雙方的接觸,雙方對彼此的觀點非常清楚,我希望雙方的接觸不能只停留在表達立場上,而應更進一步,展示解決問題的誠意。 至於謝倫伯格案,大家都知道,毒品犯罪在世界各國都是重罪,中國法院根據中國的法律對其判處死刑是合乎中國法律規定與司法程序的。我看到加媒體有很多說法,有人說中國對他判處死刑速度太快。但如果你仔細閱讀中國法庭發布的有關文件,就能看出此次判決遵守了中國《刑事訴訟法》所規定的所有程序與時限要求。所以一項判決是否符合法律規定,不在於作出判決的時間長短,相信加方對此可以理解並且予以尊重。對於謝倫伯格先生而言,他還有上訴的機會。正如在一審判決後,他也提起上訴才有了現在的重審。至於該案的最後結果,要看下一步他是否會上訴,以及上訴後法院會作何裁決。 彭博社:孟晚舟案非常複雜,可能會拖延數月甚至數年,中國是否有耐心在等待該案判決期間不採取進一步惡化局勢的行動?此外,加方認為加公民康明凱享有外交豁免權,為何中方認為他沒有? 盧:中方認為,孟晚舟案從一開始就不具有合理性。從加拿大方面看,她沒有違反加任何法律。從美國方面講,美國指控她違反了所謂的製裁伊朗法案,而這是美國國內的法律。美國的長臂管轄沒有任何國際法依據,這是將國內法凌駕於國際法之上。如果所有國家都像美國一樣用長臂管轄實現自身目的,世界就亂了。相信加方也不會希望某個加公民因吸毒或販毒,當他在第三國旅行時被中國政府抓捕。所以孟晚舟女士的案子不應持續很長時間,應很快做出了斷,就是將她釋放。至於康明凱先生的外交豁免問題,中國也有很多國際法專家,他們研究了《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認為,從這次康明凱訪華的身份、持有的護照、簽證都意味著他不享有“外交豁免”。至於加政府講的,在他任駐華外交官期間從事的活動具有所謂的餘效豁免。實際上根據國際法和國際慣例,如其活動不是執行職務也不能享有餘效豁免。 《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規定,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不屬於執行職務的行為。美國、加拿大以及其他西方國家有很多類似判例,都認為外交官從事危害駐在國國家安全的行為不是執行職務的行為。

2加人每天受審4小時 麥家廉籲各國向華施壓

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透露,被中國拘留的兩名加拿大公民每天平均受審4小時。他呼籲各國政府和企業高管向中國施壓。 麥家廉周三在安省參加自由黨內閣會議的一個小組討論後,向媒體透露了被拘捕的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的最新情況。 領事官員每月只能見一次 麥家廉說,二人每天被中國司法官員平均審問4個小時左右,而且不讓律師列席審問過程。根據中國的司法制度,審訊可能會持續多達6個月。中國當局只准許加拿大領事官員,每個月會見一次上述兩位被關押的加拿大人。 在加拿大警方去年12月初按照美國司法機關的要求,拘捕了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後,中國警方就以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罪名,逮捕了康明凱和斯帕弗。 麥家廉強調,目前需要通過盟國、企業界和媒體,多渠道、多方面地告訴中國領導人,拘捕關押加拿大人的做法,不利於中國的國際形象。他說,加拿大政府正在採取措施,從多方面爭取其他國際領導人和外交部長的支持,但只是「剛剛開始」。麥家廉在回答記者問題時說,杜魯多會在最適當的時候,直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溝通。綜合報道

昨日要聞

微信打族裔牌惹爭議 自由黨王小寶突退選

本報記者王學文報道 聯邦自由黨本拿比南選區華裔候選人王小寶,周三發聲明宣布退選,且就自己日前在中文社交媒體微信貼文,提到有關該選區另一候選人、聯邦新民主黨(NDP)黨領駔勉誠(Jagmeet Singh)族裔背景的言論道歉。聯邦自由黨稱,王小寶的言論與該黨價值觀不一致,並接受她辭任候選人。 王小寶於1月12日在微信朋友圈貼文,邀請選民參加1月13日其競選辦事處開張儀式。她在文中寫道:「本次競選,勝選機會百年難遇,華人選票超過2萬,選票比例佔40%,若可提高投票率,作為選區本次唯一華裔參選人,拿到1.6萬張選票即可勝選,完全可以左右選情,成為歷史成就者!本次競選我的終極對決對象為NDP對手印裔辛格!『打敗NDP,爭取拿下國會議席』!」 承認措辭沒經深思熟慮 貼文周二被傳媒報道,旋即引起爭議。王小寶周三早上發表聲明向駔勉誠道歉,並指出本拿比南區的多元特色是真正力量的源泉。她在聲明中說:「在努力講述自己的故事以及不同背景的人們參加補選的重要性時,我在網上進行評論且指出了駔勉誠的文化背景。我的措辭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也不代表我的本意。因此,我向駔勉誠真誠地道歉。我非常尊重駔勉誠,他是他的黨派的領袖,且服務公眾,我從未想要以任何方式削弱這一點。」 聲明還稱,在與支持者討論之後,她決定退選。但她相信杜魯多及自由黨團隊是為卑詩省民和所有加拿大人做事的,不希望自己的言論影響有關工作。 自由黨稱言論不符黨價值觀 聯邦自由黨發言人卡利(Braeden Caley)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王小寶的言論與該黨的價值觀不一致,並接受她辭任自由黨候選人。當被問及該黨是否會在補選中選出新候選人時,卡利稱黨部會在適當時有更多討論。根據本國選舉法規,自由黨必須在投票前21天,即2月4日前提名新的候選人。 此外,王小寶在宣布退選前一日即周二解釋說,她只是想表達不同背景的人參與這次補選的重要性,但她應該使用不同的措辭,原來的用詞應該被撤掉。總理辦公室拒絕評論王小寶的言論和退選,並將問題轉給自由黨。而卡利在聲明中說,杜魯多和聯邦自由黨一直主張無論何種背景,所有加拿大人都可以全面平等地參與民主。 民意調查機構Ekos Research總裁格雷夫斯(Frank Graves)認為,自由黨恐怕不夠時間尋找合資格候選人來挑戰駔勉誠。而在2015年大選中僅以547票敗北的自由黨候選人潘克洛茨(Adam Pankratz),告訴《星報》記者他無意參選。而上月在黨內提名投票時負於王小寶的艾度吉(Cyrus Eduljee),周三尚未作出回應。 學者指打種族牌令人不安 西門菲沙大學(SFU)政治學教授耶然(Sanjay Jeram)指種族是政治的現實,特別是在一個多元地區,但王小寶的評論有些過分。他說,候選人有責任證明政治是代表選區所有市民的,而不是某一個特別群體,更不要將一個群體和另一群體對立起來。 據《星報》報道,蘭加拉學院(Langara College)研究大溫南亞社區的社會學教授普拉絲(Indira Prahst)稱,從未見過這樣的「種族遊戲」。她表示,這是華裔和南亞裔之間的跨種族主義,並對王小寶的語言感到不安。她說這不是隱晦的種族問題,而是非常明顯的,王小寶在打種族牌,是一種對付駔勉誠的政治策略。 包括駔勉誠在內的該區另3位候選人,都回應說政治不應以族裔作為投票基礎。另外,聯邦保守黨移民評論員林寶萊(Michelle Rempel)也透露,王小寶曾試圖爭取該黨提名但被拒絕(詳另文)。記者周三曾多次聯絡王小寶,希望她就上述評論做進一步回應,但至截稿時未獲答覆。

海關移民部連環烏龍 危險人物變永久居民

本報綜合報道 根據媒體獲得的一份文件顯示,由於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和移民部門的連串犯錯,一個有可能對國家安全有威脅的人,竟然獲得加國永久居民身分。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透過《資訊自由法》,獲得一份經過大幅修改的文件顯示,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局長奧索夫斯基(John Ossowski)在2018年初時,曾就2017年出現的一次錯誤,向聯邦公共安全部長古迪爾(Ralph Goodale)提交一份簡報。 該份簡報指,由於聯邦移民、難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簡稱IRCC)和邊境服務局犯下多個錯誤,導致一個可能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人,成功獲得加國永久居民資格。不過,由於私隱緣故,文件中沒有透露該人的姓名、年齡及性別。 此外,該份文件沒有透露該名人士為何被視為有「安全威脅」,也沒有說明該名人士如何取得永久居留權,因為當局認為公開這些資料,會損害到加國的國際和國防事務。 類似個案可能比想像多 亞省皇家山大學(Mount Royal University)司法和政策研究副教授森德伯格(Kelly Sundberg)認為,事件反映,加國各個情報機構之間明顯缺乏溝通。他又認為,加拿大人預期每個執法、情報及邊境保安部門,都必須在毫無障礙下進行合作和分享資料,如果在行政架構和司法方面出現問題,國會必須正視。 聯邦公共安全部發言人柏斯理(Scott Bardsley)向CBC表示,由於一些個別錯誤,一宗永久居留的申請個案被疏忽處理,但各部門已作出相應改動,防止類似事件發生。 邊境服務局局長奧索夫斯基在文件中向古迪爾表示,局方已更新針對高風險人士和貨物的資料系統,並改善乘客資料系統。 森德伯格指,CBSA的這些重大改動令人憂慮,因為單一事件絕不會引發如此大的變動,類似的失誤個案可能遠比想像中多。 聯邦保守黨黨領謝爾(Andrew Scheer)在社交媒體表示,杜魯多口口聲聲說邊境安全沒問題,但類似事件卻不斷發生,加拿大的國家安全正受到威脅。

聯邦保守黨施壓移民部 嚴把難民關防罪犯混入

聯邦保守黨周三發表聲明,要求聯邦移民部對非法越境難民申請個案,加強進行安全審查程序,避免再次發生犯罪分子混入,及類似華裔少女申小雨遭殺害事件。 聯邦保守黨移民評論員林寶萊(Michelle Rempel),在公安副評論員莫茨(Glen Motz)及本拿比南選區聯邦保守黨候選人申哲熙(Jay Shin)陪同下召開記者會。 林寶萊說:「最近,從美國非法越境的難民不斷湧入,情況變得更糟。本國移民系統安全審查篩選顯然失敗,竟然有被視為國家安全問題的人,可在2017年獲得永久居民。」 防止申小雨式悲劇重演 她表示:「上個月,一個被美國發出逮捕令的索馬利(Somali)人,承認與犯罪團伙有關係,並非法越境進入緬省。」 她說:「當然,本拿比的居民非常了解,2017年曾發生一宗悲慘而可怕的謀殺案,令一名無辜的年輕女孩喪生,這就是安全審查不力的後果。」涉嫌殺害13歲本拿比華裔少女申小雨的,是來自敘利亞難民阿里(Ibrahim Ali)。 林寶萊指出:「允許危險人士自由進入國內,加拿大人正擔心會有更多類似案件。這就是為甚麼今天我要求國會公民和移民委員會(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Committee)及公共安全和國家安全委員會(Public Safety and National Security Committee),立即就如何加強安全審查程序,展開聯合研究。」 她並批評,聯邦自由黨政府遲遲未彌補《安全第三國協議》(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漏洞,與美國重新展開簽署雙邊協議。林寶萊說,雖然聯邦聲稱非法越境難民對安全審查和難民輪候沒有影響,事實上,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的安全審查及難民聽證都面臨嚴重延誤。 圖文:本報記者張文慈

近6成人指缺新油管為危機 半數選民認為小杜未盡責

橫山輸油管將是今年聯邦大選的熱門議題之一。安格斯列特的最新民意調查發現,近六成民眾認為缺乏新的輸油管是一個全國危機。有半數選民不滿總理未有盡力提高原油輸送量。 卑詩著眼經濟環保平衡 調查顯示,雖然有65%人認為能源工業是加拿大七大工業類別之中最重要,但各省民眾對興建新輸油管的立場卻相當壁壘分明。全國平均有58%人覺得缺乏新輸油管是一個危機,亞省居民的支持率更高達87%,其次是沙省的74%。最有趣的是,魁省民眾竟然是全國最不相信危機論,只有40%認為這是一個危機;比卑詩省的53%更低。其他省份均為61%。 有69%人相信缺乏新輸油管將影響全國,但認為對所居住省份有影響的比率降至58%,認為會對個人家庭有影響的更跌至35%。 研究指出,有53%民眾支持原油東運(Energy East)和橫山(TransMountain)輸油管計劃,只有19%人完全反對這兩條輸油管;其他人則只是贊成興建其中一條輸油管。 缺乏油管每天損失8千萬 亞省省長諾特利(Rachel Notley)表示,缺乏油管是導致加拿大西部精選石油(Western Canadian Select)的價格,遠低於其他級別石油的主要原因,價格差距令每天的經濟損失高達8,000萬元。 安格斯列特研究所主管庫爾(Shachi Kurl)指,認為油管不足是危機的民眾,不再局限於亞省和沙省,而是全國民眾的共同看法。庫爾認為,杜魯多政府在油管問題上面對很多難題,因為在能源發展和環保之間仍然有不少激烈爭論。 但該項調查亦顯示,不同年齡受訪者對輸油管的看法有很大差異,在18至34歲的受訪者中,有54%的比例認為,缺乏輸油管並不是危機;在年齡超過55歲的受訪者中,有高達67%認為是危機。 民調顯示,亞省民眾認為振興經濟的關鍵是增加原油輸出。卑詩省民著眼經濟增長與環境保護的問題。魁省則相信應該發展水力發電。 各省選民對省的問題也意見不一。亞省和沙省自然是能源和輸油管。卑詩省民更關心生活費用。魁省和大西洋省份則是醫療服務排第一位。 該項民調在2018年12月21日至2019年1月3日期間進行,有4,024名加拿大成年人參與,受訪者均為安格斯列特論壇(Angus Reid Forum)的會員。 調查誤差率為正負2.5%。本報記者

王炳章女兒探父未成 北京轉機被扣留2小時

報道指,中國著名民運人士王炳章的女兒王天安,周三在北京機場轉機時,被中國公安帶離機艙,並一度被扣留兩個小時。 本身是加拿大公民的王天安,在發給《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的電郵中稱,她當時與丈夫和11個月大女兒,由首爾乘坐飛機,準備經北京返回多倫多時,6個公安突然進入機艙,把她和女兒帶走,期間不准她使用手機或電腦聯絡加拿大駐華大使館,又說要將她送回首爾,被扣留時間近兩個小時。 王天安表示,對於中國當局的做法感到震驚,認為是對她及家人無理的折磨和欺凌。她又形容中國當局殘忍,被扣留期間不允許她從丈夫那裏拿尿布袋,為女兒換尿片。 王天安又稱,期間她反覆詢問,為何她不能回到加拿大,因為她無意留在中國,在中國只是過境,公安表示正在調查她的案件,但就沒有提供任何資料。有人形容,王天安此次被扣留,是中國報復皇家騎警於上月初在溫哥華國際機場,應美國要求,拘捕華為太子女孟晚舟。孟晚舟被指違反美國對伊朗實施的制裁。 王天安一直希望能回到中國探望被囚父親,但多次申請中國簽證均被拒。早前,她終於成功取得中國簽證,但她和家人在抵達杭州機場時,被拒入境。 王天安認為,中國正在懲罰她,以報復與加拿大之間的糾紛,以及上周她曾與《環球郵報》談到,被拒入境中國探望父親一事。 王天安續道,感覺就像是一次非常刻意的報復,她很害怕,因為這是一個沒有法治的國家,她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 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後,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先後被拘留,另外卑詩省民謝倫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因走私毒品,被判處死刑。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周三表示,她歡迎其他盟國對加國支持,又稱中國的做法對所有國家構成威脅。對此,中國不以為然。 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周三表示,他一直與中國當局保持聯繫,重點是3個加拿大人的安全。到目前為止,他的首要任務是盡一切努力確保盡快釋放康明凱和斯帕弗,並協助挽救謝倫伯格的生命。據悉,總理杜魯多周三與6個資深大使會晤。綜合報道

華社熱議退選 參政考驗智商情商

王小寶因在微信朋友圈發表涉及種族的言論而退選,這在微信多個本地群組內也引發熱議。 有人評論華人參政不易,呼籲大家支持;也有市民認為政客不能隨便講話,智商和情商是參政的必要條件。 聽聞王小寶退選,有網民稱「很不幸」,但表示這一事件也再次凸顯一些華人參政經驗不足,對加拿大政治大環境的無知與忽視。 另一網民則對王小寶退選感到非常遺憾和可惜,她表示,其實華人參政非常不易,需要得到本族裔民眾的支持,更需要用心理解本土文化及理念,以及核心價值,漸漸融入主流並得到認同。 她還表示每個黨派的華裔候選人都是華裔精英,應該給每一位參與者正面的鼓勵,令華人參與政治的熱情更高。 不過,亦有市民批評說,政客不能隨便講話,記者就喜歡捕捉這些東西,還有一幫華人傻乎乎地幫著設陷阱。 還有人指出,講話的智商情商是參政必備條件。不落陷阱是政客本能。本報記者王學文

駔勉誠不願看到 政治挑起人與人對立

王小寶周三突然宣布退選,另外三位本拿比南選區候選人紛紛發表評論,指政治不應以族裔作為投票基礎。 聯邦新民主黨(NDP)黨領駔勉誠(Jagmeet Singh)周三在本拿比參與活動時,回應王小寶辭選事件稱,將人以種族為界限進行劃分的政治,不是我們國家需要的政治類型。出生於安省士嘉堡的駔勉誠,是加拿大首個非白人聯邦黨領袖。他說,不希望在2月25日他首次爭取國會議席的補選中,種族會成為一個問題。他還表示,儘管沒有當面受到王小寶的評論,但卻擔心政治會挑起人與人之間的對立。 湯普森為王小寶感難過 加拿大人民黨參選人湯普森(Laura-Lynn Tyler Thompson)表示,發生這樣的事情非常不幸,她為王小寶感到難過。 她說,大家都是加拿大人,選民在為代表自己去渥太華發聲的候選人投票時,應該看他的價值觀,不應以種族甚至宗教作為基礎。 從事媒體工作18年的湯普森還表示,她相信王小寶所說是在特定語境之下。而在她自己過去的工作當中,也曾被人曲解她的一些說法,她亦從中汲取教訓,深知自己說每一句話都要多加注意。 申哲熙矛頭指小杜 湯普森又認為,王小寶加入自由黨是一個錯誤,因王小寶的價值觀與自由黨根本不同。她指若王小寶從此次事件中汲取教訓,未來仍是有希望的候選人,而她則會「帶著微笑」歡迎王小寶加入人民黨。 聯邦保守黨候選人申哲熙(Jay Shin)則表示,當他聽說有候選人說出種族言論時感到震驚,且不解為何自由黨這麼遲才作出反應。 他說,發生這樣的事情對任何人都不好,這不屬於加拿大政治的範疇。他還認為身為自由黨黨領的總理杜魯多,也應該立即辭職。他說,多元文化是加拿大也就是本拿比的特色,他會努力與選區內的每個人對話,致力於解決所有選民的問題,而不只是某一個群體。這次王小寶所犯的錯誤,以後也不應再次發生。 他認為,候選人的議題更為重要,還表示自己會給選民選擇的權利,降低他們的稅負,發展本地經濟,保障公眾安全。圖文:本報記者張文慈

微信助選漸普及 不慎使用幫倒忙

隨著社交媒體的普及,遂成為選舉拉票的主要工具,近年本地的各級選舉中,微信就扮演著重要角色,在動員和宣傳上發揮作用,不過有利也有弊,通過微信助選也產生了不少反效果,有助選者為候選人幫倒忙。 一頭熱 沒意識違《選舉法》 去年10月卑詩省市選期間,加拿大溫州同鄉總會在微信上發布信息,鼓勵選民投票予指定華裔候選人,並給予20元補助。 消息發出後,引起公眾嘩然,因為根據《選舉法》規定,選民不能因受賄,而作出投票或不投票的決定;也不能因為收到好處,就用投票或不投票的方式贊成或反對特定候選人。列治文、溫哥華、本拿比市府,以及列市皇家騎警對有關懷疑操控選民的做法展開調查。 溫州同鄉總會隨後解釋,原以為送出的20元只是交通補助,沒有意識到違反《選舉法》,悉知做法惹議後已立即取消補助計劃及停止提供任何交通補貼。調查後,皇家騎警表示,沒有證據證實事件涉及刑事或違反卑詩省本地政府選舉法例。事件中,部分涉及的華裔候選人,澄清與事件無關,並指事前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會在該微信宣傳上出現。 經一事,長一智,相信經過王小寶及溫州同鄉會事件後,政客及助選團在應用社交媒體時會更加小心,以避免觸犯法例或誤闖選舉雷區。綜合報道

保守黨促杜魯多 就王小寶言論道歉

聯邦保守黨周三要求總理就王小寶種族言論公開道歉,並透露王曾試圖爭取該黨提名,但遭到拒絕。 聯邦保守黨移民評論員林寶萊(Michelle Rempel)在記者會上公開表示,王小寶所涉及的種族言論,無法令人接受,並要求總理杜魯多對遲遲未對王相關言論採取行動公開道歉。 林寶萊表示,保守黨是唯一公開對王涉及種族言論提出譴責的政黨,並公開要求她辭職退出選舉。 曾爭取聯邦保守黨提名被拒 林寶萊並透露,一年多前,王曾試圖爭取聯邦保守黨提名,但被拒絕。 有關聯邦保守黨當時為何拒絕王小寶的提名,林寶萊在接受《星島日報》記者訪問時表示:「據了解,我們(指保守黨)對候選人採取非常嚴格篩選,當時她曾與我們展開有關討論,但我們質疑她的判斷,所以沒繼續。」 林寶萊表示,在王小寶退選後,本拿比南選區補選,將成為主要是聯邦新民主黨候選人駔勉誠(Jagmeet Singh)與聯邦保守黨候選人申哲熙(Jay Shin)兩強競爭局面。本報記者張文慈

樓盤賣家秘裝攝錄機 探買方虛實成功抬價

本報綜合報道 以往地產代理帶買家到放售樓盤視察時,業主多在家中等候,潛在買家也變得慎言,但現在經紀帶客視察樓盤,業主或不在屋內,潛在買家就會暢所欲言;有安省地產經紀「踢爆」,有樓盤業主在屋內安裝監控系統,待買家離開後聽買家說過甚麼,再按買家所言調整賣屋策略,有經紀促請當局就此立例保障買家私隱。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一位在安省咸美頓市工作的地產代理向媒體稱,最近2個潛在客戶聲稱,懷疑帶這2個客戶「睇樓」期間,雖然業主不在放盤樓房內,卻能完全掌握他們在屋內所說的一言一句,她相信業主在屋內不起眼位置安裝了保安監控系統,擷取了潛在買家的言行,調整售樓攻略。 她舉例說,有一潛在買家,在業主沒有身處樓盤期間,在樓房內提到他們可以負擔得起此售價,並指樓價相當「划算」,即使屋價再貴一些也願意購置;結果賣家忽然抬價,令客戶失了預算,雖然之後雙方成交,但事件令買方心中有刺。 另一個案是她的一名潛在置業客戶,到業主不在的樓盤視察期間,欲試用其中一座家居電器,地產代理指這事只有自己及客戶知道,但之後業主聯繫買家,提到潛在買家欲試用其家電一事,令買方感到相當愕然。 該地產代理稱,她與該2名受影響潛在置業者,有理由相信業主在屋內裝置了保安監控系統,即使她帶客「睇樓」時業主雖不在場,物業也可完全掌握他們的的對話與一舉一動。 該地產代理表示,雖然業主有權在物業內安裝保安監控系統,但當樓房正處於給予潛在買家視察期間,買家私隱也應該獲得保障;她指出當潛在買家與地產代理身處內密談交易內容時,不會想到會遭賣方竊聽,即使她深信賣方並非有意利用保安系統竊聽,但至少應該讓潛在買家及地產代理,清晰知道物業內安裝了保安監控系統。 她建議安省消費者服務廳應該在樓房買賣雙方現有機制與規條下,設定針對放盤樓房內安裝保安監控系統設施條例,並由安省地產業議會(Real Estate Council of Ontario)嚴格執行。 安省消費者服務廳長秘書胡利(David Woolley)回覆CBC查詢時表示,樓宇買賣雙方,都必須嚴加遵守本國私隱法,絕對不可在其中一方不知情下,擅用擷取得來的視像或聲音,進行與商業利益有關的行為。 安省地產業議會的Kelvin Kucey則在聲明中表示,他同意放盤一方應該將可供地產代理隨時帶客「睇樓」的房屋標列項目內,表明屋內安裝了監控攝錄與錄音系統;他指出現時家居監控攝錄系統相當普遍,部分樓房裝置了這些系統不足為奇,但賣方有必要讓買方清楚知道有此系統,以免將來導致爭拗。 律師指說明符雙方利益 私隱律師湯遜(Kirsten Thompson)形容事件可說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因為物業仍屬於放盤業主,其有權在自家樓房中安裝任何監控系統,業主可將此視為保障自家財物的措施;但在潛在買家來說,的確會感到私隱遭侵犯。 她認為立例要求放盤業主必須在樓盤標列中,特別提及家中安裝了監控系統的建議,是一個相對能切合雙方利益的做法,當局或有必要認真考慮此提議,以符合樓房買賣雙方利益。

縱有證據指遭竊聽 律師指難推翻合約

特約記者楊婉文 對於有報道指,有樓房賣家監聽買家看樓盤時與經紀的對話。有律師認為,就算如此也難以推翻相關買賣合約。 前安省地產協會主席費利斯周三接受多倫多Newstalk 1010電台訪問時表示,曾經有買家在看樓盤時,談論自己房屋燒了,很想買樓,及願意出價多少買該單位,後來發現這番對話遭賣家錄音。雖然買家不悅,但最終樓宇也完成成交。 地產從業員黃志豪周三接受多倫多星島A1中文電台時事節目《A1出擊》訪問時表示,遇過類似情況。現時不少房屋都安裝了閉路電視,有些賣家可能為防放盤時遭人破壞私人物品或偷竊,而安裝這些設備。業界沒有慣例,經紀帶客看樓盤時,要提醒客人,不要表達自己很喜歡那層樓或願意出價多少等,視乎經紀經驗而定。但他們都會提醒客人,樓盤可能有閉路電視,有任何問題,離開樓盤後上車再說。 他認為,當局修例,強迫賣家表明,樓盤是否有監控裝置是好事。但實行有難度,因為難以証明賣家說法是否屬實。 議價過程未必構成欺騙成份 律師秦怡敬向該節目表示,難以界定賣家是否侵犯買家私穩。她質疑,聯邦私穩法,是否適用於樓宇買賣,因為法例一般適用於商業活動。她解釋,屋主賣樓未必構成商業活動,因為樓宇是自住,因此相關法例不一定適用於賣家監聽買家。況且現今科技進步,智能家居等電子設備,都可能有監聽或錄音效果,買家看樓盤時,不能期望自己私穩有全面保障,要有泄露私穩的心理準備。 秦怡敬又說,就算相關法例不適用,若當事人認為私穩遭侵犯,也可能循普通法,去提出民事訴訟索償,因為過往已經有案例。但要視乎究竟賣家聽到甚麼,例如買家提及出價底線等,而令買賣出現不公平等問題,這又是更複雜的問題。 若要推翻有約束力的買賣合約,就要循過往案例去推翻,例如賣家是否蓄意欺騙買方或有疏忽等。 但她認為,未必那麼容易推翻相關合約。就算買家有證據,證明賣家利用竊聽到買家底價的資訊,而不肯減價,也未必能推翻合約,因為這是議價過程,未必構成欺騙成份。 她認為,買家看樓盤時,要慎防提及秘密事宜。

列治文「上車盤」搶手 近30樓齡柏文年漲四成

綜合報道 卑詩省列治文一個女長者最近收到最新物業估價資料,發現她近30年樓齡的柏文比去年漲價近四成,也相等於平均升幅的4倍。有地產經紀表示,這類可負擔的「上車盤」目前十分受歡迎。 區報《列治文新聞》(Richmond News)報道,現年80歲的麥克馬納斯(Louise McManus)表示,居住在這個位於列市莫法特路(Moffatt Rd.)的兩睡房柏文單位,已有25年,四周環境寧靜,街坊也十分友善,她打算一直居住至終老。 舊柏文單位面積大 近市中心 可是,她最近收到卑詩物業估價處的估價單,發現其物業估價比去年上漲了37%,相等於列市柏文估價升幅的超過4倍。同時,物業估價升至513,800元,相等於2016年267,400元的差不多兩倍。 助理物業估價員史密斯(Brian Smith)指出,估價主要是根據物業的所在位置、面積、建築物狀況及樓齡等因素。列市MacDonald Realty地產經紀Andrew Leong表示,樓市是一個金字塔,價格越高,能夠負擔購買的人越少。 以麥克馬納斯的柏文為例,單位面積較新建柏文大得多,加上步行20分鐘左右便可以到達市中心的布里格豪斯車站(Brighouse Station),在市場上有一定吸引力。

溫市九成人家近公車站 半數居民平日綠色出行

綜合報道 根據最新一項運輸交通研究結果顯示,在公共交通服務便利方面,溫哥華市獲得高度評級,九成市民住所鄰近公車站,而半數居民日常以步行、踏單車或乘搭公車上下班。總部設於美國的運輸與發展政策學會(Institute for Transportation and Development Policy),分析了北美28個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統及市民日常通勤數據,包括20個美國城市、4個墨西哥城市,以及4個加國城市,即溫市、多倫多、滿地可及渥太華。 紐約膺北美公交最便利之城 該份研究報告指出,在溫市,52%居民日常乘搭公車、踏單車或步行上下班。90%溫市居民的住所鄰近高用量公車站,即由上午7時至晚上9時期間,平均每小時至少有5班巴士到站。而「鄰近」的定義則是居民可以在10分鐘或以下,步行或踏單車到達車站。 除此之外,差不多兩成(19%)溫市居民,可以在10分鐘或以下時間內,步行或踏單車到達捷運車站,包括輕鐵、地下鐵路或直通巴士,比率為北美城市中第5高。緊隨其後的是滿地可,18%居民可以在10分鐘或以下時間內,步行或踏單車到達捷運車站。 而紐約市則名列北美之冠,近半數(48%)市民可以在10分鐘或以下,從住所步行或踏單車到達捷運車站。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