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出總統選舉被操縱論 特朗普純出口術為救票

特朗普最近多次表示總統選舉可能會被操縱,卻沒有提出證據。圖為他向粉絲致意。 美聯社

撰文:廖長仁

「11月8日,我們最好小心一點,因為選舉可能會被人操縱。我希望共和黨人盯緊一點,否則我們會被人奪走機會。」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最近這樣說,引發人們關注「總統大選可能被操縱」的議題。

今屆總統選舉真的可能會被操縱嗎?三位研究美國政治的專家學者均異口同聲說:「不可能。」基於美國總統選舉制設計獨特,投票程序並非由聯邦政府集中處理,而分散到各州自行組織,再加上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詳另文)的間接民主選舉架構,令大選難以被人操縱。特朗普的「操縱說」缺乏證據,純屬出口術式政治伎倆。
每逢選舉年的「十月驚奇」(October Surprise)幾成眾所期待亮點之一,不過今屆特別引人入勝,由性騷擾醜聞到電郵門,精采程度跟大受歡迎的美國政治鬥爭劇《紙牌屋》(House of Cards)內容不遑多讓,不過就以特朗普的「操縱說」令不少觀察家不安,事關總統選舉結果對全球有深遠影響,如果借事先張揚的「操縱論」去鼓動己方陣營選後鬧事的話,或成為美國選舉史上一大「敗筆」。
選舉系統高度分散難做手腳
加國三位研究美國政治的專家,指美國總統選舉不可能被人操縱。卑詩大學(UBC)政治系教授兼民主制度研究中心總監(Director of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Democratic Institutions)卡梅倫(Maxwell Cameron)表示:「一般而言,選舉系統越是高度集中,越容易受到操縱,但美國總統選舉系統高度分散(decentralized),就是各州的選票設計以至使用的投票機也不同。」
維多利亞大學(UVic)歷史系助理教授科爾比(Jason Colby)進一步解釋說,票站的安排並不統一,「各州點票程序和點票結果主要由各州的州務卿負責,各自把點票結果交上聯邦,美國目前大部分的州務卿都是民選產生,少數由州長委任,這些州務卿和州長中有不少都跟特朗普一樣,同屬共和黨人。」既屬同一政黨的人,那又何須「造假」?
科爾比說:「美國總統大選基本上是同時舉行50場選舉,而這50場選舉的設計和負責人不同,要操縱選舉結果,要分別向50場選舉、從上到下進行滲透。」這樣的買票高成本先不論,光是所花人力已不菲,而且人多就極易露馬腳了。
低下階層視特朗普如救星
既然總統選舉系統被操控的機會微乎其微,為甚麼特朗普這種胡謅,在選民中仍有市場?科爾比略帶無奈地稱,操縱之說明顯是政治伎倆,提高自己陣營士氣應付挑戰,「但我們得承認,選舉期間往往會有一些不完全理性的現象」。
卑詩西門菲沙大學(SFU)政治系教授海拉(Anil Hira)則認為,特朗普拋出的這種陰謀論得以發酵,跟他那方支持者的結構以及希拉莉形象有關。海拉說:「特朗普有很多忠實支持者是教育水平較低一群,一般而言,陰謀論在這類群體中較易受落,再加上當中很多來自藍領階層,這班人在過去幾年經濟動盪中受盡苦頭。」
海拉續道,就以底特律為例,由汽車重鎮淪為鬼城,人口銳減一半,留在當地的工人難以轉型,特朗普承諾把製造業職位從國外搶回來,對這些人非常吸引,認定他是救星,「特朗普的選情落後令他們非常焦急,心理上對選舉受操縱之說更易受落。」
海拉又指,藍領階層本身對以紐約華爾街代表的大商家、大財團存有疑心,甚至認定華爾街是導致經濟飄搖的罪魁禍首,「希拉莉本身和華爾街走得很近,一向予人不誠實形象。在對著一個有錢有勢且感覺不太老實的候選人時,(特朗普提出)選舉被操控之說更容易有說服力。」
美國選舉雖說難以操控,但隨著陰謀論延燒,選舉結果出爐後會不會引發示威或騷亂,甚至對美國民主制度造成更深遠影響?
選後縱有騷亂應只屬短暫
卡梅倫表示,這要視乎選舉結果有多接近,「如果特朗普以些微票數落敗,而且高調地質疑結果,部分人可能會情緒高漲,發起示威甚至騷亂。但除非有確切證據顯示出現舞弊,否則騷亂料只維持一段短時間。」
科爾比和海拉都同意這看法。科爾比說,美國是個成熟的民主國家,做任何事都講法理依據,無論哪個參選人勝出,絕大部分人都接受結果。
海拉則指出,民主政制建基於信任,選舉被操縱之說對這份信任或造成衝擊,但美國民主選舉制度有長遠運作良好紀錄,不可能一下子動搖得了。
今屆美國總統選舉氣氛非常熾熱,加上特朗普那種「口沒遮攔」式拉票言論,添鹽加醋之下,選民情緒也給拉抬至空前高漲,且看美國選民是否能發揮「高手在民間」大智慧,臨危不亂,再次展現全球民主老大哥的真我風範。

■電郵門近日再次成焦點,令希拉莉的選情添新變數。網上圖片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