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起大落 秦城監獄關八年

李銳一生大起大落,跌宕起伏。1943年延安「搶救運動」中,李銳被誣為特務,遭關押一年多。文革中,他又被關在秦城監獄8年多。
2010年,李銳在與朋友聚會時曾講述在秦城監獄的遭遇。1967年11月11日,李銳從「流放地」安徽磨子潭被「請」上一輛吉普車來到合肥,然後被一架專機送到北京,直接投入中國級別最高的監獄——秦城監獄。在那裏,李銳度過8年單牢生活。
牢房中,除一張矮木板床外,沒有任何物件,被褥很薄,且沒有枕頭。李銳說,好不容易攢下一些手紙當枕頭,都被查房的沒收。沒辦法,他只好把鞋脫下來當枕頭。獄中規定夜間睡覺必須面朝門上的哨兵觀察孔,因此整夜不許翻身,不得仰睡。
雖然經歷一些磨難,但由於問題簡單,刑訊和逼供等李銳都沒有受過。1972年以後,秦城囚犯的待遇有所改善,可以有限制地看書。負責審問李銳的人,從他北京舊居中找了《馬列選集》等十來本給他。
1973年的一天,李銳在房內跑步不慎摔倒,手腕碰破了,護士給了他一瓶龍膽紫藥水和幾根棉簽。於是,李銳突發奇想:此可作奇墨怪毫也。從此,他每天靠牆坐在矮床上,捧著原本的《馬列選集》讀,用棉簽蘸著紫藥水,把他幾年來吟得的一首首「鐵窗詩作」,寫在兩本《馬列選集》的空白處。1975年5月,58歲的李銳走出秦城監獄時,還帶著他在獄中用棉簽蘸著紫藥水寫成的四五百首舊體詩詞,這就是《龍膽紫集》。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