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杜涉干預司法醜聞 再次凸顯記者監察功能

杜魯多(左)王州迪(右)

撰文:廖長仁

總理杜魯多涉嫌以政治壓力干預司法獨立的醜聞繼續發酵,事件真相仍待調查,但其發展既牽繫杜魯多政府的前途,也直接考驗加拿大的法治基礎,更反映即使一個實施民主制度的國家,也不能完全免於貪腐的可能。一個能有效保持廉潔的民主國家,確保清廉的力量不能只靠執政黨或來自政府內部,必須有獨立的第三方堅持不懈地監督政府施政,而在西方社會中,這第三方就是新聞記者。
首先揭露杜魯多涉嫌干預司法獨立的是《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該報上周四(7日)報道,杜魯多涉嫌向前司法部長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壓,要求她幫助國內大型工程企業SNC-Lavalin免遭刑事檢控,後者在拒絕妥協後被降職。
小杜偷換概念堪玩味
杜魯多同日在一記者會否認指控,稱有關報道不實。不過,頗堪玩味的是現場杜魯多與記者之間的對話。
記者問:「是否曾有任何形式的影響(influence)?」
杜魯多答:「我及我的辦公室從沒有指使(direct)司法部長在此事上作出任何特定的決定。」
記者再問:「是否有施以任何形式的影響(influence)?」
杜魯多答:「我們從沒有指使(direct)司法部長在此事上作出任何決定。」
杜魯多明顯是在偷換概念,但記者不單敏銳地察覺到,並且毫不猶豫地直接質問。不要輕視了這種專業觸覺和水平,正是這種專業精神,確保一個民主政制能維持高度廉潔。
民主政策本身對防止貪腐有一定的作用。就以今次事件為例,兩大反對黨保守黨和新民主黨即群起攻之,要求成立緊急聽證會展開獨立調查,促高級官員作供,務使事情不會不了了之。政黨互相制衡對防止貪腐有重要作用,但作為「局外人」的新聞記者,也是不可或缺的防腐力量。
民主加新聞自由乃反貪腐關鍵
事實證明,單有民主體制卻沒有強而有力的獨立新聞傳媒監察,貪腐的情況仍難受控。例如馬來西亞實行聯邦議會民主和君主立憲制,是一個民主國家,但根據國際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的「2018清廉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馬來西亞在175個國家中排61,比實施有限度民主的香港(排14)低了很多,其中一大原因是馬國缺乏強有力的獨立新聞傳媒。在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2018全球新聞自由指數」(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中,馬國在180國中排145,比香港(排70)低很多,當然也遠不及其他西方民主國家。
西方民主國家能長期有效地(非完全地)限制貪腐,新聞自由的大環境和新聞記者的專業水平是一大關鍵。
有關杜魯多涉嫌政治干預司法獨立的醜聞,反對黨要求成立緊急聽證會展開獨立調查,但由於杜魯多政府是大多數政府,在司法及人權常務委員會中佔多數席位,絕對有能力阻止成立聽證會的要求;但即使如此,也無法阻止新聞記者繼續發掘報道,限制不了專業新聞評論的分析和抨擊。在新聞媒體的監察壓力下,執政黨肯定多了一重顧忌,不能無視國民對司法獨立的重視,以及了解事件真相的強烈要求。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