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汶羽倡建青年參政階梯

顏汶羽倡政府應思考如何建立參政階梯,令年輕人獲得與政黨、政府、智庫及大專院校工作相關的實戰經驗。陳浩元攝

本報記者周皓宜香港報道

今屆政府重視青年政策,強調要做好「三業三政」工作,鼓勵青年參政論政。青年民建聯主席顏汶羽接受本報訪問時指,政府比以往重視青年工作,但細節仍未到位,在青年參政方面,因區議員的薪酬及營運津貼不足,難以吸引年輕人加入。他強調,應建立年輕人的參政階梯,讓從政變成其發展前景的一個選擇,他亦關注民主派不願意加入政府或行政會議是自我設限,窒礙泛民年輕人向上流動的參政空間。
指區議員助理薪低欠吸引力
身兼觀塘區議員的顏汶羽指,政府單單增加更多議席未夠,要令年輕人找到參政的原因,當中區議員助理及區議員薪酬不足是一大問題。他解釋,擔任議員助理是不少年輕人參政的踏腳石,但現時區議員的營運津貼每月四萬多元,扣除基本開支,付予區議員助理的薪水不多,助理普遍月薪介乎一萬四千至一萬五千元,加上缺乏晉陞機會,易令年輕人卻步。
縱然政府建議由下屆起調整區議員月薪,增至三萬三千九百五十元,加幅僅百分之五點六,只是「追通脹」,「薪酬不足以令大家全職化、專業化去做」。他慨歎,區議員工時長、 薪酬不高,卻要面對不穩定性高及出路不多的問題,「(區議員)四年後選不到怎算呢?」他指,香港智庫不多,區議員要轉至政府工作亦不容易,難以建立政治「旋轉門」,年輕人看不到前景,自然不會參政。
顏汶羽倡政府應思考如何建立參政階梯,舉例成立公共行政學院,培訓政治及管治人才,讓年輕人獲得與政黨、政府、智庫及大專院校工作相關的實戰經驗,又認為政府若能開放民政事務專員等職位給有政黨背景人士,讓從政的年輕人獲更多向上發展的空間未嘗不可。
外界一般認為建制派與政府關係較好佔優勢,顏汶羽則認為是泛民自我設限,像民主黨拒絕加入行政會議、勞福局局長羅致光亦須退出民主黨才可加入政府,「泛民自己封了一條路,與人無尤」,「行會是智囊組織,為何不將市民的意見帶入特區最高層的顧問團入面呢?」,他估計若民主派願意加入行會,「何需約時間(會見特首)約得咁辛苦?」,「這種自我設限窒礙了該政治光譜的年輕人向上流動的參政空間。」
政府推出青年委員自薦計劃,招募青年加入多個政府諮詢委員會,顏汶羽強調,委員會應有不同政治光譜的人士,當政策在醞釀初期能吸納不同人士意見,可減少立法會的審議紛爭。
他以佔中作例子,政府當初倘與學生進行平等對話,學生就不用抗爭,「關鍵是他們走不進建制反映意見」。
他亦建議設立青年政策影響評估機制,審視各政策對青年的影響。

都市網新聞